Buy American. I am.

美國和海外的金融市場一團糟,金融問題已殃及經濟。短期內,失業率將上揚,商業景氣轉弱,報紙頭條仍會怵目驚心。所以,我已不斷買進美股,是用自己的帳戶。以前除美國公債外,我沒有別的投資。(這不包括我在波克夏公司的持股,那已預定捐出來做公益。)如果價錢仍具吸引力,我波克夏以外的資產很快會全部轉成美股。

為什麼?有個簡單的買進規則:別人貪婪時應恐懼,別人恐懼時應貪婪。現在瀰漫的是恐懼感,即使投資老手也逃不過。投資人提防借貸比率過高或競爭力弱的企業是對的,但對許多體質健全公司的長期展望憂心忡忡卻沒道理。這些企業的獲利偶爾會打嗝,但多數大公司會在五年、十年或二十年後締造新的獲利紀錄。

有一點要說清楚:我無法預測股市的短期走勢,不知一個月或一年後股價會漲或跌。然而,行情可能在市場信心轉強或經濟改觀前就走高,也許漲幅可觀。你若要等知更鳥啼鳴,春天可能已結束。

來談一點歷史:大蕭條期間,道瓊指數在1932年7月8日跌到41點的谷底。但經濟持續惡化到羅斯福1933年3月就任總統時。不過在此之前,股市已勁揚30%。又如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美國在歐洲及太平洋戰事皆不利,但股市在1942年4月觸底,比盟軍時來運轉早得多。再者,1980年代初,買股好時機是通膨肆虐而經濟重挫之時。簡言之,壞消息是投資人最好的朋友,讓你可用低價投資一小塊美國的未來。

長期來說,股市新聞會變好。在20世紀,美國歷經過兩次世界大戰和其他代價慘重的軍事衝突,以及大蕭條、十幾次衰退和金融恐慌,還有幾次石油危機、一波大流感,及總統丟人現眼後辭職下台。但道瓊指數照樣從66點漲至11,497點。

你可能以為,20世紀漲幅這麼大,幾乎不可能賠錢,但就是有些人虧錢。這些倒楣人只在覺得放心時買股票,一瞥見令人不安的新聞就賣出。今天,手中持有現金及約當現金的人覺得心安,其實不該如此。他們選擇了可怕的長期資產,幾乎不生財且注定會貶值。沒錯,政府為緩解危機而採行的政策勢必引發通膨,進而加速現金帳戶的實際價值下滑。

股票未來十年的表現勢必勝過現金。現在緊抱現金的投資人,是賭他們稍後可算準時機再進場買進。在等待好消息時,他們忽視冰上曲棍球巨星葛瑞斯基(Wayne Gretzky)的建言:「溜冰時要滑向曲棍球餅預料會到的地方,而不是現在的位置。」

我不喜歡對股市發表意見,容我再次強調,我不知市場短期走向。然而,我會仿效一家餐廳的作法,這家餐廳在空盪盪的銀行大樓開業,廣告標語說:「錢放哪裡,就在哪裡吃。」今天,我的錢和我的嘴都嚷著要「股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