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Daily Journal問答錄

2020年2月12日,96歲的芒格出席洛杉磯召開的DailyJournal股東大會,以下為問答全文。

問:過去你提到過價值投資者是一群捕撈鱈魚的漁民,他們可能在不同池塘里進行捕撈。你也曾討論,在足夠長的時間里,投資者實現的投資回報將反映出企業的利潤。因此,鑒於許多高質量的企業都在美國。我們花一些時間來分析研究美國本土企業不是更好嗎? 當然,我也知道賭馬的賠率很重要。所以我很想聽聽你怎麼衡量一匹馬的質量和賠率。

芒格:兩者當然都很重要,但本質上來說,所有的投資都是價值投資,因為人們總是想通過更少的投入獲取更多的回報。但你不可能一次看遍所有投資機會,就像你不可能同時在12個州跑完不同馬拉松一樣。

所以你必須要有一個系統來篩選投資領域,這就是你的獵場,但每種情形下,記得你都是在尋求價值。

我感興趣的是你談論美國。我不同意你的看法,我認為最強大的公司並不在美國。我認為中國公司比我們更強大,他們增長得也更快。我有投資在中國,而你沒有。我是對的,你是錯的。好吧,你們可以笑,但我只是說了一個簡單的事實而已。

李錄在這里,我在觀眾中看到了他的臉。他是整個房間里最成功的投資者。他在哪裡投資?中國。他做得很聰明,他也很擅長。

如果你知道該去哪個獵場,那非常的有幫助。事實上,在更容易狩獵的地方我們都會做的更好。我有個漁夫朋友,他說:「我有一個簡單的捕魚成功法則:去有魚的地方捕撈。」你一定想去有市場的地方捕魚,就是這個道理。如果你自己所在的地方釣魚很糟糕,你也許應該換一個地方釣魚。

問:您分享過很多關於印度和中國的觀點評論,我很想聽聽您對於您友好的北邊鄰居的一些想法?無論是關於加拿大的政治體系、銀行系統、住房部門、資源產業還是衛生保健體系?歡迎您分享任何有關加拿大的智慧的洞察和觀點。非常感謝。

芒格:非常感謝你給我這個機會。我很偏愛加拿大,我認為加拿大的醫療體系總是有效的,而且他們的藥價比我們的也更加的明智合理。我認為這些年來我們和加拿大相處得很好,這太棒了。

你應該對加拿大感到很滿意。我並不覺得像我們一樣需要說兩種不同的語言對人們有什麼幫助,這是個不幸的事故。事實上,我很喜歡加拿大,而且在某些地方做的更好。

問:計算機和人工智慧在投資方面也比人類做得更好。為了保持競爭力,分析師、投資組合經理和投資管理行業應該做些什麼?

芒格: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投資管理行業的人應該做的是,為未來更艱難的時期做準備。我認為這種指數化的事情會一直一直持續下去,而且我認為,在許多高薪的hedge funds和PE領域的過剩問題,會在某些特定時候導致很多麻煩,令人痛苦。

我看到的每個地方的捐贈基金經理都有一個相同的口號:他們希望投資經理更少卻更好。這對投資經理不利,其他人現在都在編制指數。你還想知道其他的小道消息嗎?

消息就是,如果你以我們書呆子的思維方式思考,並堅持足夠長的時間,你會做得很好,但如果你和這一群人一起前行,前方會經歷痛苦。

問:我有一個關於斯多葛學派(Stoics)的問題。您之前提到過,所有關註瞭解您的人都知道,您的人生證明瞭這樣一個理念: 不做受害者而是做幸存者。這種觀點在我短暫的一生中幫助了我。你能不能詳細說說它是如何幫助你的,以及它是如何幫助你度過你的一生的?

芒格:當然可以。有些人確實是他人的受害者,如果不是因為這些人的義憤,我們就不會有我們需要的改革。但是這需要和另一個事實一起來看:如果一個真正的受害者一直被困在「受害者」的感覺里,這只會適得其反。最好的辦法就是:對任何事情都抱著樂觀的態度,負重也要前行,堅持下去。

因此,我不喜歡政客們通過試圖讓別人覺得自己是受害者而獲得成功,他們讓我渾身起雞皮疙瘩。誰想成為受害者而不是幸存者呢?當然,如果受害者的感覺讓你認識到自己的糟糕處境,並試圖去改善它,這是可以的。

但如果深陷「受害者」感受之中,認為全都是別人的錯,這是一種適得其反的思維方式。人們甚至都不願意待在你身邊了,這是十分愚蠢的。然而我們的政客們卻以此為基礎,有的人則通過做一些非常糟糕的事情來讓他們的事業成功。這些人還認為都認為他們在為這個世界而工作,你知道這很瘋狂。這絕對是瘋狂的。

問:我的問題是關於金融科技,您關於加密貨幣的立場是非常明確的,但是其他一些金融科技技術,您是否認為它們對那些大銀行的長期盈利能力構成了威脅?

芒格:好吧,除了知道要遠離避開它們,我對加密貨幣瞭解並不多。順便說一下我的有些工作,我稱它們為過難的文件堆,如果你的問題符合,我會把你的問題扔進這裡。

我現在不會去想它們,每過一段時間,我就會不自覺的沉迷於某些十分困難有挑戰的事情裡面,然後一直繼續做下去,而這只是因為我非常的執迷不悟。

實際上,Daily Journal是一個可笑的企業。真的是太難了,而且我還是個96歲的超級富翁。我非常關心是否夠能運營好它,我很看重事情的結果。這有點瘋狂,但我不想傷害你,為什麼你要來這里和一個像我一樣的瘋子說話呢。

我討厭像比特幣這樣的東西,我是說我討厭本質上反社會的東西。我們當然需要真實的貨幣,目前很有趣的一件事情是美國人偶然間創建了儲備貨幣,美國人創造了世界通用的國際儲備貨幣。可是,在用我們自己的貨幣來承擔對世界其他國家的責任這件事情上,我並沒有感覺到我的美國同胞們有很好的信任和托管意識。

我們目前只做取悅我們自己的事情,這可不是我認為正確的觀點啊,我認為你身上一旦肩負了那些依靠你的人的責任,無論你在做什麼,也都要考慮到對方。

問:我們有創紀錄的預算赤字,有創紀錄的失業率以及創紀錄的資產負債表的擴張。您為什麼認為我們沒有通貨膨脹?第二,您能推薦一些去年讀過的好書嗎?

芒格:世界上的經濟學家總認為他們知道的總比他們確實知道的要多。奇怪的是,為了應對大蕭條,世界上所有的國家都瘋狂地印鈔票,購買各種各樣的投資資產。

在經濟學領域沒有人會建議他們這麼大的規模的做這些事情,甚至會反對。幾年前,通貨膨脹率還很低。我認為,當我們談論經濟時,我們都有太多需要謙虛的地方。林登·約翰遜也說過,在做一個關於經濟的演講時,就像我把尿撒在你的腿上,他說你感覺腳很熱,但對其他人來說,影響不大。恐怕我不能比約翰遜做得更好。

人們寄給我的書比我能讀的還多,所以我只能快速的瀏覽很多書。我不確定我是不是推薦書給大家的合適人選。書對我一生都很重要,我發現我母親讀的書比我讀的少卻讀的更好。因為我看不太清楚,也許你應該找個年輕人談談關於書的推薦。

問:您對全球市場和經濟的展望,特別是在中國經濟驅動的全球經濟放緩和地緣政治風險上升的情況下,市場和經濟如何發展?

芒格:很多原因都讓我對中國持樂觀態度。沒有哪個大國能像中國一樣快速的發展起來。我認為他們做的很多都是對的,所以我非常欣賞那裡發生的一切。

如果你仔細想想,他們阻止了50萬個嬰兒出生,雖然用的方法是我們在美國不受歡迎,但對全世界來說是是幫了大忙,我認為他們所做的是令人欽佩的。總體來說,我對中國沒有這種敵意。我真的很欽佩中國人民取得的成就,考慮到他們一開始就是共產主義者,他們的領導人非常好,想象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創造了這個巨大的增長和繁榮時期,並讓8億人擺脫了貧困,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我喜歡中國發生的事情,我認為美國和中國相處得很好,中國和美國也會相處得很好。至於全球的情況,很奇怪的是他們的利率是負的。

另一件我非常敬佩的事情,也許會讓你覺得奇怪:有一個現代國家已經停滯了25年,為什麼要去欣賞一個停滯了25年的國家?日本人已經用高超的技術和哲學來應對了25年的停滯。他們不喜歡25年的停滯期,但他們像男人一樣對待它。

他們不抱怨,不哭泣,也不像受害者。所以我很欽佩日本人處理逆境的方式,我不認為逆境來自很多錯誤。我認為對日本來說,不幸的是他們是出口強國,後來中國和韓國崛起,他們當然會有一些麻煩。

大家都會遇到問題和麻煩,我們也面臨更激烈的競爭,我不認為日本的停滯是他本身的原因,這只是恰巧碰上了而已。

他們能在這之中的忍耐和堅強,是我很欣賞的一點。在這種停滯的困境之中,日本的製造精神依舊很大程度上引領世界,所以我認為美國有太多要向亞洲學習的地方了。

日本一切都很乾凈,你知道的,當你看到有人在大街上睡覺、大小便的時候,我估計能說到日本的地方還很多。

問:希望您能給我們分享一些例子,告訴我們您是怎樣利用不確定的證據來改變您曾堅信的理念?

芒格:能夠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當然是一件天賜的好事。芒格的財富有相當一部分是通過清算原本買錯的東西得到的。當你犯錯時,你必須學會改變你的想法。

實際上,我也在努力嘗試摒棄錯誤的信念。大多數總是很愛惜自己愚蠢的行為,以為自己的行動一定是正確的,而我卻認為你需要多復盤檢查一下自己之前的想法,特別是當不確定的證據出現的時候。沒有什麼比理性和客觀更重要的了。

想想生活中你曾經做的蠢事,想想那些非常聰明的人他們做了一些最愚蠢的事情。好吧,你想要一些關於這方面的例子?實際上,大多數人都有這樣的時刻,想想去年我們經歷的那些,我們都能舉出一兩個例子,保持理智太難了。

問:我最近看了一個紀錄片,是介紹兩位經濟學大師凱恩斯和哈耶克的。我想知道您對這兩位的看法?您更喜歡哪種經濟理論?進一步來說,如果將其應用於個人目標設定,您建議我們在計劃和靈活性之間遵循哪種模式?

芒格:凱恩斯當然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人,他對經濟學的影響可能比任何人都大,也許亞當·斯密除外。我生活在大蕭條時期,他的想法對於修正大蕭條完全正確,後來我們終於擺脫了困境。

很偶然的,二戰中的希特勒促進了凱恩斯主義的發展,我真不知道如果沒有凱恩斯你要怎麼學習經濟學。哈耶克的理論更復雜,我不認為我是世界上最能理解他的人,我拜讀過他的作品。

我非常欣賞他,但我並不會說我完全同意他的觀點。這對我來說太難了。

問:我想問您的問題關於特斯拉。這家公司市值約1400億,它上周的股票交易量約為2000億美元,期權交易量約為5000億美元,股價每天的浮動約為20%。與此同時,馬斯克先生似乎對這樣的波動感到很興奮。我想知道您對此的想法?尤其是,您對馬斯克的行為是怎麼看的呢?

芒格:我的想法有兩個: 我永遠不會買特斯拉的股票,我也絕不會賣空。我還有第三個想法,洛杉磯有個叫霍華德·阿蒙森的人,曾說過的一句話,深得我心。他說:「永遠不要低估那些會高估自己的人」。我想馬斯克一定就是這樣的人,他是高估了自己,但也可能他並非一直是錯的。

問:你怎麼看待未來五十年甚至是一百年的價值投資?您對行業研究或行業投資有什麼想法嗎?

芒格:我想我對工業投資沒有什麼評論。我確實感覺世界可能會改變。我認為有兩個改變是可能的。人們可能會通過花哨的把戲延長壽命,減少癌症死亡,奇怪的事情就會發生。

再想像一下,科技領域已經發生了什麼?整個網際網路在發展著各種各樣的東西,所有那些老公司,所有的日報都在消亡,所有的製造工藝都在改變,而且變化很大。一些重要的事情很可能已經發生了,有些即將發生。當有足夠的食物,有額外的錢,你能做些什麼?

我這一代人最擅長的是技術革新,孩子不在死亡,生活水平大大提高了,會使用空調,藥物也做了改進,它們可以讓關節不再疼痛。我不認為我們在未來會有這麼大的進步,因為我們已經取得了很大的進步。

問:芒格先生,您之前在媒體中提到了,採取正確的方式對待客戶的好處等等。這也許並不是真的,但有一種感覺是,與西方國家相比,中國企業的道德彈性更高,而對法治的尊重更少,透明度更低。您能談一下看法麼?

芒格:我自然更喜歡我自己國家的商業傳統。我沒有經歷過共產主義的演變。如果你想想中國當時的處境,深陷入馬爾薩斯式的貧困。他們的領導人說無論黑貓白貓,能抓住老鼠的就是好貓。這是一個有遠見的領導者,一代代,他們都有遠見卓識的領導者。

我認為他們會繼續進步,我甚至認為中國人可能會摒棄他們為之瘋狂的賭博喜好。我曾經和一些中國人聊天,告訴他們我對風水的看法——他們應該克服它,因為它純粹是迷信。

問:您有什麼長壽的秘訣麼?您每天工作多少小時? 作為一個終身學習者, 您如何在這麼多的信息中保持這樣好的狀態?

芒格:我不認為我長壽有什麼秘密,它就這麼發生了。我的家族中沒有任何別的男性曾活過我這樣的年齡。我知道這很奇怪,不過在這方面我幫不了你。

問:您在育兒方面的建議?您會建議教孩子準備什麼,才能取得成功?

芒格:我認為父母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做一個好榜樣。說教一點用也沒有。

問:全球有超過10萬億美元的證券收益率為負。通過總統的Twitter消息看來,他想給美國帶來負利率。對此,您是支持負利率還是反對?

芒格:你這個問題讓我緊張。不過,我不認為當局有太多的選擇。迅速地實施大規模刺激在政治上是不可能的。他們在危機中唯一的武器就是印鈔票和調節利率。

我想這可能是他們確實該做的事情。當然,你這麼問讓我很緊張,我認為他們一旦這麼做了了,就會剎不住車,這就是政府以及人的本性,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

問:我的問題是關於低利率對保險的影響。較低的浮動回報率可能會導致保險供應緊張。例如,過去有三家主要的保險商為南加州所有的出租車提供保險,現在只有一家保險商將壟斷南加州所有的商業出租車保險。您能接觸到我夢寐以求的蓋可、韋斯科金融和Rolodex的CEO,您認為10年的低利率會對保險供應構成系統性風險嗎?

芒格:我對「極低利率或負利率」這樣的想法感到不安。更極端的是,這樣的想法持續了很長時間,我不認為所有討論極低利率或負利率的人,真的瞭解它的含義。

如果你對此也感到不安,那咱們就是志同道合的了,歡迎加入我們。我認為這既危險又奇怪。我們就做好必須做的事情就行了,換句話說,我沒有任何好的解決方案。不過我認為你的擔心是對的。

問:在赤字如此之高,利率處於泡沫狀態的階段,我還記得在70年代我們有「漂亮50」(Nifty Fifty),那我們的科技股是否能達到現在的標準呢?感覺就像,我們有1015只股票,每個人都在投資價值。在過去的四五年裡情況一直很糟糕。我還看了幾只你持有的股票,比如Kraft Foods(美國卡夫食品),您持股26%。我不明白為什麼您要收購Kraft呢,是因為價格優勢麼?

芒格:我認為我不能評論,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下一步可能會這麼做。

在漂亮50的瘋狂年代,一家生產家庭縫紉機公司的市盈率可以高達50多倍,這是由摩根銀行創造的,50多倍市盈率的縫紉機公司,一年收入才多少?而我們知道,這樣的公司肯定是要倒閉的。

漂亮50時絕對是瘋狂,目前我們還沒到那個程度, 有些公司很有價值,可能是價格太高了。但我不認為一家領先的科技公司一定會失敗。

問:我的很多同學都在考慮增加私募股權和風險投資。你提到過,你的一些家人在私人股本行業,工作的成本更高。你也提到了你在那個群體中看到了很多過剩。你給家人提了一些建議,能不能對年輕人給些建議。

芒格:我的家人對我對他們職業選擇的看法不是很感興趣,我尊重他們的不感興趣。但我確實認為我們過度。通常,當你開始談論「調整後的EBITDA」時,基本上就是智力欺騙。但很多知名人士會這麼說,並為這種說法收取費用。

我不喜歡這種令人討厭的過度。我不喜歡一家私人股本集團賣給另一家公司,提取的費用越來越高。一些金融業務很自然就會過度技巧,誘惑太大了。我認為這對國家不好,不幸的過剩導致了大蕭條和希特勒的崛起。我們最終會為不幸的過度、愚蠢和貪婪等付出巨大的代價。

問:大家都知道你是個愛讀書的人。你有沒有重讀過以前讀過的書?如果有,你會讀哪些書?

芒格:我會讀啊。給你舉個例子。昨天,我讀到了一篇關於當前形勢的文章,我突然想到八十年前,我讀過一首喬治·薩姆寫的詩。我記得收尾的詩句是:你想放逐我,卻又想讓我回來。

我有點同意這首詩,我想再看一遍。但不知道如何在網上找到,或者有人會寄給我。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我想告訴那些有偏見的政客們,他們談論要消除所有貧困,這是個愚蠢的想法。

在現代文明中,財富是相對的,人們想要的是地位,追求更高的地位。但對於一些人來說無論多麼努力,有多少成功的理由,還是會成為90%的底層之一。我們實際上需要一些強硬的激勵,讓文明發揮作用。

喬治·薩姆是對的,貧窮女神並不全是壞的,她有一部分是好的。當然,希望我的想法不同於他人。我認為,一個億萬富翁談論貧窮女神的榮耀是有貢獻的。但只有像你這樣的書呆子才會欣賞。

問:我你是電動汽車的早期支持者,特別是你在比亞迪的投資。我想知道,站在今天來看,其他技術,如氫燃料電池或其他可能想到的同樣重要的技術,會有什麼作用,可能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芒格:我認為,電動汽車將比氫燃料電池更受歡迎。把太陽的能量轉化為汽車的電能,從長遠來看這是一個好生意。所有技術都會起作用,一些技術正在改進。

我們做了很多電池,實際上是相當安全的,帶來的享受更多,我認為這一切都很好。

我來了加利福尼亞,我們有石油俱樂部,我們有冒險者,有大型石油公司。這有點像德克薩斯,加州政府在幾十年都沒有發現了新的石油。我認為,依靠碳氫化合物作為能源是危險的,我們得直接從太陽那裡獲取更多資源。我認為,德州最終會像加利福尼亞一樣。

問:你認為美國有必要實現貿易順差嗎?在下個世紀保持繁榮?

芒格:答案是否定的。

問:這個問題是給我的五個孩子的,他們可能以後會看,你如何讓你的子孫們盡可能長時間地持有他們的股份?

芒格:我不是一個好榜樣。我的孩子們做很多他們喜歡的事情,我就更快樂了。如果我能把自己做到最好,有能力撫養我的孩子,當他們失敗的時候,我接受結果。我不會為孩子們現在如何持有股票而操心。

問:各國試圖找出如何在不污染環境的情況下發電。能談談您對核能的看法嗎?據我所知,比爾·蓋茲(Bill Gates)一直是它的大力支持者。我讀到沃倫曾在50年代投資鈾礦,最近還資助了一家鈾礦銀行和中亞。如果你對此有何評論?

芒格:我很尊敬比爾蓋茲,他認為有責任砸錢在一些不受歡迎的東西上,這些會對社會有用,這是令人敬佩的事情。

問題是,你想讓一群瘋狂的人類擁有多少可裂變材料?我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他做的其中一件事情我們很快就會做。我們必須直接從太陽那裡獲得更多的能源,這對大家都有好處,每個人都會收益很多。

即便沒有全球變暖的問題,我也贊成太陽能。我贊成現在開始直接從太陽獲取能量來代替化石燃料。節約碳氫化合物和使用更多的太陽能,這是一個好主意。

順便說一句,這對其他人來說不是正常的。我是對的?也許從狹隘的角度,我是錯的。

問:我目前是一名學生。所以我的問題是關於全民基本收入。作為一個政府或公共項目,給每個人定期支付,沒有任何工作要求。你有什麼建議?

芒格:如果做的太多,將完全毀了一切。一點點,我們還能負擔,具體怎麼做,應該通過政治方案來確定。

問:你經常談到,理性是一種道德義務。然而,人類一直背負著阻礙我們理性思考的進化包袱。有沒有什麼工具或行為可以幫助你進行理性思考?

芒格:答案當然是,人類還有別的事嗎?我最喜歡的是反向思考。舉個例子。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是一名氣象學家,我被告知如何繪制天氣圖、預測天氣,我實際是在飛行員提供飛行保障。

反過來想這個問題,如果我想殺掉很多飛行員,最簡單的方法是什麼。讓飛機進入結冰狀態,飛機無法操縱,或者燃料不夠用了,或者找不到下降的地方,讓他們無法降落。

所以,我下定決心,我要遠離殺害飛行員的危險,就是幫助飛行員避免這些情況。

同樣的,如果有人讓我修復印度,我可能會說,我能做什麼?我想出了所有最容易傷害印度的事情,然後避免這些事情。你不會去想你想要什麼,你去想你想要避免什麼和逆轉什麼。

如果你是一個氣象學家,你真的知道如何避免飛行員發生某些事情,結果會很好。代數也是一樣的,偉大的數學家都會反向求解。日常生活也如此。當你去避免一些東西時,你也會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彼得·考夫曼今天在這里,他喜歡這個想法:你要知道世界從上往下看是什麼樣子,現在看起來就像是從下往上看。你要同時擁有這兩種觀點。

對現實的認識也是如此,這麼一個簡單的小把戲,想想從上面的人是怎麼看的,下麵看的樣子是怎麼樣的。我怎麼能傷害我想幫助的上面和下麵的人,避免去做這些事情。

好吧,我聽說有人想幫我。所有這些事情都能幫你想清楚。它們是如此簡單的把戲。但就像情人一樣,他們真的很有幫助。我們偉大的教育體系,在教導你取得優異成績時,並沒有教你這些簡單的技巧,這是大錯特錯。

問:如何去研究一家你從未聽說過的新公司?研究一個公司的內在價值,你會花多少時間?公司很貴,但你仍然繼續密切跟蹤該公司並對其進行研究,或嘗試快速實現估值,而繼續研究的代價不低。你如何平衡你花在研究公司的時間?

芒格:複雜的事情,我不做。對於那些我無法超越其他人的事情,我不參與,別人與我無關。

「你有製藥公司嗎?」「你猜猜什麼新藥是有效的?」我沒有優勢,別人都比我強。我不玩任何別人聰明、而我愚蠢的游戲。我在蠢人扎堆的地方找自己的優勢,相信我,這樣更好。上帝保佑我們愚蠢的競爭對手,是他們讓我們變得富有。你應當學會對自己說,「這對我來說太難了」,我很擅長這麼做。

問:電動汽車的銷量下降了50%到70%,而特斯拉卻增長了50%。電動汽車的未來是什麼?

芒格:我不是電動汽車未來的專家,除了我知道它們正在到來。比亞迪的銷量下降,是因為中國減少了補貼。特斯拉的銷量上升了,因為埃隆讓人們相信他能治癒癌症。

問:人們普遍認為,技術加快了變革的步伐,它的影響遍及大多數行業,顛覆了傳統模式。你有漫長的職業生涯,我在想,你認為傳統產業正在以異於以往的速度被削弱嗎?

芒格:我想,原有模式已經一次又一次地被攻破了。想象一下伊士曼化學公司破產的情景,偉大的百貨公司瀕臨滅絕,新聞的壁壘被打掉了。

現在美國汽車工業的實力,與1950年相比,舊的經典模式很快就消失了,這可能是現代經濟體系中自然的一部分,很多模式都不起作用了。

問:你會給那些對商業和金融有熱情的年輕人什麼建議。你認為,讓自己瞭解商業世界、更好地的工作方式是什麼?我怎樣才能通過現在所做的工作,最大限度地發揮我在未來合作中的潛在價值?

芒格: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很多人想通過金融課程來瞭解我們,這些人不會都變得富有。99%的人將會排在底層的99%。這就是商業世界的運作方式。

我這一代的人,是有耐心和理性的書呆子,他們靠自己的收入生活,最終做得很好。

當看到機會時,非常迅猛地抓住它,這適用於新世界的主人和成功者,他們是有魅力的明星銷售員。我不是那種人,所以我不知道該怎麼做,如果你不是書呆子,我幫不了你。最有可能的情況是,大多數人都不會成功,容易賺到的錢會導致可悲的過剩。

就像自然界里,一群非洲動物在屍體上進食,這是大自然故意選擇的。我也不認為它有多好,我也不認為現代金融有多精彩。在我那個年代,所有金融從業者都更像是工程師,經歷大蕭條中的失敗,他們試圖讓一切變得超級安全,這與現在是完全不同的。

我不知道,如果我在你的世界開始,我會做得多好。這比我剛來的時候,在這個商業世界里嶄露頭角要困難得多。

我最好的建議是,降低你的期望,你會更快樂。總的來說,這聽起來很傻,卻是一個非常好的主意。但很明顯,這里有多少人滿足於相當成功?這是值得知道的,因為這是我們大多數人都會得到的。

問:我有兩個問題:首先,你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談人類誤判心理學了。你最近有沒有看到什麼新東西。第二,你提到,在你的一生中保持理性是多麼重要,我們可以採取哪些步驟來變得更加理性?

芒格: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任何人都不能指望別人告訴你,大喊一聲理性,然後你就得到一個好結果。理性是一種慢慢得到東西,存在變數,淡有比沒有好。

你會發現沒有理性的人是多麼的糟糕,他們很容易生氣,而且總認為自己是對的。隨著世界更加繁榮,社會安全網正在迅速建立,這是令人嚮往的好事。共和黨人總是反對它是錯誤的,民主黨人把它推得太遠也是錯誤的。兩黨都沒有完全控制政府。我們擁有我們想要擁有的結果,這是接近正確的。

權力確實會導致腐敗。美國制度的天才在於,沒有人會得到太大的權力。任何一方擁有所有的權力太大了,美國文明不會運作如此良好。

問:你能詳細說明一下天堂計劃嗎?你們是如何確切地或具體地改善醫療保健的?

芒格:這是非常有趣的項目。從很多方面來看美國的醫療保健,它是全世界最好的。我們的醫學院、制藥公司有更多的人才,比世界其他地方的總數或者人均都要多。

但另一方面,如果你真的走進美國的醫院和醫生的辦公室,也許你會發現大量適得其反、不必要的東西。某些沒有好處的成本,實質上是有害的。你會發現,如果有些人他們如果沒有賺錢的動機,你不會得到很多適得其反的醫療護理。

像凱澤這樣的人,不會做很多不必要的蠢事,我的小女兒不會為了賺更多的錢而去做別人做的壞事。由於醫院和醫生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他們做了大量的浪費和愚蠢行為。一些制藥公司的行為完全令人無法容忍,每月收費10000元或什麼的,這是荒謬的。

這應該改變,我覺得會改變的。現在有太多可悲的過度醫療,真正可悲的是,做這件事的人沒有意識到,有些人決定去做,是為了賺錢嗎?他們說認為,這樣做對病人有好處。

在某人身上做不必要的背部手術,這是一件大壞事。但做這件事的人,真的認為是為病人好。他的大腦成了捲心菜,這不是一件好事。我認為必須改變內在的一些東西。

美國有些地方是非常令人欽佩的。不要做很多不必要的事情,其他地方也是。我們得換個系統了。拿新加坡的醫療系統來說,它的成本是我們的成本的20%,而且有更好的統計數據。
它不是不透明的,它是開放的。我們整個行業都試圖讓它不透明,這樣他們就可以占人們的便宜。他們認為這是自由企業。我認為這是偷竊。

問:我一直在金融服務業工作。令我驚訝的是,過去五年裡,我的同行中有多少人開始進入市場。而我持有現金,因為預期市場會下跌。

考慮到我們已經快30歲了,積累了存款,有希望在未來的幾十年裡,正確的做法是是否現在開始投資?你同意這個說法嗎?如果同意,你會怎麼說服你的朋友開始投資?

芒格:顯而易見,一些沖動的孩子花錢買勞力士手錶或其他東西,延遲滿足者會長期表現得更好。每個成年人都應該知道,不應該愚蠢地花錢,延遲滿足能得到更多。

本傑明·富蘭克林教給我們的所有好的東西,包括節儉。奇怪的是,人們是不是延遲滿足者是天生的。

最近有個關於這個主題的心理學研究。如果你是一個沖動的人,你必須馬上得到滿足,你可能不會有一個很好的生活,我們不能治好你。但是,如果你有一種輕微的延遲滿足的傾向,並且你能滿足這種傾向,你就在通往繁榮和幸福的道路上。

問:我畢業於伯克利商學院。我想回到新加坡,問你一個有關李光耀的問題,特別是他的住房政策。你認為加州應該如何解決瘋狂的建設成本?如何加州建造社會經濟領域都能負擔得起的住房?

芒格:這就像問醉鬼,他能不能想出愛因斯坦發明的東西。

李光耀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好的建設者。考慮到他起步的艱難情況,你會覺得,新加坡所取得的成就奇跡。當然,我不知道其他各地怎麼創造這樣的奇跡。如果沒有一群中國人在那裡,我不確定他是否能做到。

順便說一個有趣的故事。他剛掌權的時候,需要一支軍隊,沒有人願意幫助他,全世界只有一個國家願意幫助他,那就是以色列。他說,我怎麼能接受呢?我周圍都是討厭我的穆斯林。我怎麼能接受以色列的軍事建議呢?

他終於想明白了,他接受了幫助,並告訴大家他們是墨西哥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