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Daily Journal問答錄

2017年2月15日,查理·芒格在位於洛杉磯的每日期刊公司(Daily Journal Corporation)總部主持了2017年年會。和往年一樣,芒格在年會上對參會的人的提問一一作回答,芒格認為如果他是中國人,他會投資中國,而不是美國“那裡的果實掛的更低,有些公司已經站穩腳跟。”

問:如何看待富國銀行醜聞?

答:他們犯了錯,是判斷失誤,而不是根本上的錯誤。他們沉浸在營銷交叉銷售和激勵機制中,有些人就做了不該做的事情。這並不代表富國銀行的長期吸引力出了問題(注:2016年問答時芒格講述了富國銀行的與眾不同之處,也是他和巴菲特為什麼要投資的原因)。

他們犯了個很容易去犯的錯誤,雖然我並不認為提出激進的激勵機制是個錯誤。我認為錯在事情爆發後,他們沒有直接面對和處理。這不僅不會影響富國銀行的未來,而且會讓他們變得更好,做這樣的傻事以後就很可能避免。Henry Singleton是我見過的最聰明的人(注:被巴菲特和芒格推崇的資本運作高手,開創回購和分拆先河,從1963年到1990年,年復合回報達到20.4%。他的案例被收錄在伯克希爾哈撒韋年會推薦的Outsiders一書中),他也在Teledyne犯過錯,他當時的客戶是ZF部門,在激勵機製作用下,兩三家分支機構跟ZF打交道是不老實,而Henry也沒有發現。所以這樣的事情在誰身上都可能發生。資本主義的好處就在於自我修正,犯錯的人很快會被清理出局。

再說,如果不經過推行,你怎麼知道激勵機製過於激進呢?他們的錯誤在於負面新聞曝光後沒有即使採取行動。

問:應該怎樣選擇人生目標?

答:我人生的全部經驗告訴我,我只有做自己感興趣的事情才能成功。如果不喜歡的事情還要做到很好,那對人性的要求過高。你還要選擇自己有過人之處的領域,比如身高不高就不要去打籃球。也不要認為這個世界應該按照你認為的特有的方式去運轉,否則就太“骯髒”,你不要被“污染”所以不做事。那些極度左翼的學校還是離遠點。我的偶像是Maimonides (注:偉大的猶太哲學家)。他所有的作品都是在白天行醫十小時之後寫就的。也就是他跟真實世界的人工作生活,這些滋養了他的哲學和作品。我們要向他學習,而不是Bernie Sanders。

問:如何看清運通(支付行業)的未來?

答:我給你一個對你很有幫助的答案,我也很困惑。要是有人說能看到支付行業未來十年的變化,那他一定出於某種錯覺中。如果你也感到困惑,歡迎加入我們的行列,我也不知道比如IBM的Watson賣得怎麼樣。只要你堅持做正確的事情而且不斷努力,做贏得概率會變大,但這些關於未來的事情確實不可知。

問:如何像你一樣博學?

答:像我這樣同時跨多個學科的做法對很多人並不適用。對他們來講正確的方式是專注,找到社會認可的領域,然後做出彩。同時要記住花10-20%的時間關注專業以外的big ideas,否則你就像生活在山洞一樣,會因為自己的局限性無法達到目標。

big ideas,是說你要不斷提升自己。big ideas那麼明顯,何必還要在小問題上浪費時間。你面前的問題,只要你肯把視野放寬到其他領域,很可能就能得到解決。我在就醫這件事上就從來不按照醫生的限定來,我就當著醫生的面劃掉了PSA(前列腺癌特異標誌物)檢測這一項,我就不會給醫生做愚蠢的事情的機會。如果是早期,那麼怎樣三個月後我也發現了,如果癌細胞發展的太快,你告訴我幹什麼。反正我建議在我這個年紀涉及到PSA完全可以突破限制。

Lollapalooza效應,這是我自己發明的詞,當我意識到我不懂心理學的時候,我就去買了三本書最全面的心理學教材,後來發現他們還不如我,比如如果三四種趨勢同時發揮作用,結果就不是線性的,這麼明顯的問題,被學者們忽略是因為他們無法跨學科或者部門合作,就無法把問題綜合起來考慮,這方面我是孤獨的,但是我是對的。

問:如何看待天然氣?

答:關於石油和天然氣開採我的想法跟絕大多數美國人都不一樣。我希望我們都不要進行開採,就這樣留給後人,如果阿拉伯石油用完我們多付些錢就好了。保留儲量就像保存表層土不會流失一樣,你不會把表層土壤出口到其他國家吧。這方面我們真的應該更加提倡延遲享受。各種化學品也是,要減少減慢使用。我覺得我是對的,而99%的美國人這件事的看法上是錯的。其他行業都是要靠提高產量才能取得成功,而埃克森美孚去通過減產獲得成功,油價上漲的速度會快於減產,所以他們會越做越好。這就是特例,如果我是個仁慈的暴君,我一定不會把天然氣這些出口。

我是一個相信延遲享受的人。我周圍也都是些這樣的人,他們的生活沒什麼樂趣,但是他們都很富有,他們死得時候也會很富有,這有什麼好呢?但確實可行,你的墓碑看起來會很好,也能惹人羨慕。

延遲享受是說對待自己的身體不要做傻事,對待錢也不要做傻事。成功的唯一辦法是找到一份不那麼容易的事情,堅持工作下去。

問:年齡閱歷是否使巴菲特成為更好的投資者?

答:如果你所在的領域可以通過不斷學習,磨練技能,那麼你當然會越做越好。伯克希爾如果沒有巴菲特不斷學習,現在規模要小得多。我們當年不止買股票,而是去收購整個業務鏈,這些時格雷厄姆都不會做。現在大家都在談論我們買了航空股和蘋果。2013年的時候我們覺得航空業就是個笑話,但現在你把我們倉位加在一起可能都相當於小型航空公司了。當時投資鐵路也是一樣,行業低迷了八十年,一直擔心卡車運輸帶來的競爭。我們屬於在桶裡捕魚,而且還要等水更平靜才下手。這也很有意思呀,我們當時買入埃克森美孚是作為現金的替代物,覺得總應該比現金收益要好,這些做法早期我們都不可能用。我們沒有瘋,只是在適應這個越來越難做的行業,我們畢竟手裡這麼多錢,還是有一定優勢,就要好好利用,而且形勢對我們有利。

問:如何看待特朗普?

答:我現在更圓滑了(成熟),要看好的方面。他對稅收方面的舉措是有建設性意義的,而且他很明智沒有去碰社保體系。他也不是什麼都錯,不能因為他跟我們不一樣就怎樣。再說,就算有些危險信號,管他呢,反正我們又不會長生不老。

問:指數化投資會帶來危機麼?

答:指數型產品會不會發展到某一個時點帶來系統性風險。當然,如果所有人都去買指數型產品肯定不行。一定要買的話,我只買大型,小型就是自欺欺人。當年摩根大通兜售漂亮五十的概念,鼓動所有人不計後果去買這五十隻股票,把市盈率推到六十多倍,最後很多人虧得一無所有。我無法想像指數基金占到市場75%會是什麼樣子,但在未來相當長的時間內會繼續發展。很多從業人員對於跑(不)贏指數這件事迴避,就像我不希望討論死亡。但95%的基金經理都跑不贏指數。現在管理費也大幅下滑,讓這一代基金經理面臨很困難的處境。讓我拿一大筆錢(只能投大票),還要跑贏指數,我也會恨,而且我覺得我做不到。我們在伯克希爾哈撒韋每年也就最多兩個成功的投資,50年不過積攢下100個。總之對年輕基金經理真的是很頭疼的問題,可生活本來不就該如此麼?再加上算法的加入戰局,收益率會不斷降低,這是整個行業面臨的問題,下一代(兒子)的進步讓你的生活更加艱難。

問:請推荐一本書。

答:最近的一本是Edward Thorp的A Man for All Markets,他的交易很成功,在拉斯維加斯賭城贏了4000萬,華爾街賺了40個億。

問:你有哪些被自己否掉的想法?

答:因為我總是產生想法,所以也總是忙著否定掉愚蠢的想法,這是我的責任。很多人最主要的問題是總是用陳舊的想法取代更新和更好的想法。德國有句話,總是老得太快,聰明的太晚。在婚姻中這可能時間好事,但在大多數領域不是。既然很多人是錯的,那麼如果養成接受新觀點的習慣其實是人生非常大的優勢。每個人能夠說服的只有自己。我從來不會像美聯儲那樣,到處告訴別人這個世界應該運轉,因為我知道一旦我那樣做,就意味著我只不過在把想法強加給自己。年輕人明明有很多東西要去學,卻被一些政見固化思維,這非常不好。我每次擺脫一個不好的想法,都會自己(拍拍肩)鼓勵一下自己。人們為了能夠接受新生事物會付出巨大的代價,甚至生命。

問:你現在還發現什麼類似Valeant公司的案例麼?

答:我沒有發現那麼極端的案例。其實去年本來不該說那些批評的話,但你們大老遠跑來。Valeant給外界描繪的太美好,他們又太激進,而且是藥品。次貸危機中大量房主被銀行宣布喪失抵押品贖回權,80%的通告是通過Daily Journal刊登的,我們完全可以提價,但我們沒有那麼做,資本主義的本質是滿足與更少的獲取,讓自己的所作所為稱得上得體。Valeant沒有考慮到現實,他們只看中錢和名。去年我們在這個房間說的話被媒體大肆報導,我可不想明年這裡多一倍人,或者我自己不在。

(注:在2016年年會上,芒格被問到對Valeant公司,有什麼新的想法?他當時的回答是:我真是給自己找了不少麻煩,但既然你們大老遠趕來,我還是多說幾句。這是一個不當行為和貪婪的極端案例,我才呼籲大家要注意,如果誰對我接下來要說的話感到不滿,你們去找沃倫,他心理素質好,他會用辯證方式化解。此事件體現的是美國整個金融系統的問題,這裡要引用我不太認同的一個人Elizabeth Warren(參議員,曾是著名哈佛法學教授),她說美國金融已經失控,對我們所有人都不是好事。混淆視聽的財務報表,瘋狂的交易文化,而金融體系的過度發展,導致我們對出現的問題無能為力。人類有賭博的傳統,當年英國地主們沒事做(管家們做事),就會聚到倫敦的各個俱樂部賭博,一進一出,世界人均財富增長三十倍。現在這樣的賭博文化合法化,而且很體面。沒有比每天交易的公開市場更完美的賭場了。有多少人想開賭場,這樣就不用擔心庫存,信貸,和各種糟心事,穩賺不賠多好。不管是開賭場,還是在賭場贏錢,新的財富就這樣創造出來,而且比比皆是。我並不認為把這個群體抬到很高的地位是件好事,雖然我自己也是其中一員。我一直很擔心自己成為年輕人不好的榜樣,只顧賺錢,不為他人,整天鑽研炒股票,看誰更精明。就算是堂堂正正的方式致富,我也不認為這是生命全部的意義。所以我和沃倫做慈善,而且我們實實在在經營實業,而不是僅僅買賣股票。因為這些瘋狂帶來的後果就是泡沫破滅帶來的傷害遠大於牛市帶來的好處。很多人認為希特勒崛起是因為魏瑪共和國通脹,其實是大蕭條使人們士氣極度低落。這讓我想到格林斯潘,怎麼能夠讓一個視Ayn Rand(蘭德,小說家,信奉極度利己主義)為偶像的人領導美聯儲。人們認為在自由市場發生持斧砍人事件是沒問題的,因為自由市場是沒問題的。很多人這樣想。)

問:投資需不需要多元化?你說過你只要三隻股票好。

答:我自己的賬戶主要就是伯克希爾哈撒韋,Costco,和李錄(投資中國)的基金。這三個里面有一個失敗的可能性就幾乎為零,三個同時失敗的可能性沒有。多元化是教給什麼都不懂的人,按照定義也只能得到平均收益。在大學裡面,教授是拿工資要教給年輕人這些東西的。如果其他人都相信,而你又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對你是好事。如果你有位有錢的叔叔有一項穩健的業務要交給你經營,你肯定不會去找教授吧。如果已經掌握了一項真理,你還需要其他麼?我總說我從先哲那裡學到的最多,和他們“交朋友”,又不用考慮交通這些瑣事,你們很多人都幫不上我,而亞當斯密幫了我很多。

問:對愛爾蘭銀行危機怎麼看,你們2009年在那裡的投資犯過

答:不要相信銀行給你的數據,太容易造假了,誘惑在那裡擺著。如果你真的擅長一件事,你應該讓其他人跟著你的思路走。這是個說英語的免稅國家,經歷了長達六十年的內戰,靠免稅獲得繁榮。比爾蓋茨這些人最早去到那裡,如果所有國家都以免稅來吸引外資,當然行不通,但愛爾蘭先一步成功了。

問:對李光耀如何評價,為什麼不看好印度?

答:李光耀在當時的各種不利條件下創造了現代的新加坡,我家裡有兩個人的塑像,李光耀和富蘭克林。鄧小平當年學習新加坡模式,所以李對現代中國也有貢獻。我今天寧願跟中國人做生意也不願意跟印度人,印度學習了美國民主最不好的一面,這也是李光耀當年極力避免的,所以今天的印度貧窮,腐敗,再加上瘋狂的民主。韓國的浦項製鐵想從印度的一個省進口鐵和煤,對方也答應了,但就是因為有人到街上去抗議,合同就被取消了,這樣機會就給了馬來西亞,中國和新加坡。從這件事可以看出印度自己用鎖鏈束縛了自己。

問:怎樣找到優秀的合夥人?

答:自己先成為優秀的合夥人?

問:是不是投資工具很重要?比如伯克希爾哈撒韋。

答:已經知道答案了。比起投資合夥制,投資普通股票肯定是瘋了。雙重徵稅不合邏輯,我不會考慮,總之要迴避。

問:如何看待中國?

答:我喜歡中國有一些公司已經做強,還能夠以低價銷售,員工也都很能幹。中國ZF在做各種努力讓中國公司不會成為印度。中國解決15億人口的貧困是偉大成就。中國的高鐵直通城市中心,而且他們不是通過想歐美借錢,而是靠自己攢錢,延遲享受。中國人的問題是他們愛賭,他們相信運氣,這就愚蠢了。你應該相信概率,而不是運氣。好賭成為了這個國家的缺陷。

問:給剛進入美國的中國投資者提建議?

答:給剛進入美國的中國投資者提建議?如果我是中國人,我會投資中國,而不是美國。那裡的果實掛的更低,有些公司已經站穩腳跟。懷裡明明有個大餡餅,還盯著天上的那個,是不對的。以目前的價位,他們投資中國比美國更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