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巴菲特寫給股東的信

致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全體股東:

2010年,A股和B股的每股賬面價值都增長了13%。也就是說,自從現任管理層接手公司之後,在過去46年中,每股賬面價值從19美元增長到95,453美元,年復合增長率為20.2% 。

2010年的亮點是公司收購了北伯林頓鐵路公司(Burlington Northern Santa Fe,以下簡稱“BNSF”),該項收購比我預期的要好。現在表明,擁有這條鐵路將提高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正常”盈利水平,稅前盈利將近提高了40%,稅後盈利提高超過30%。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花費220億美元現金來收購該條鐵路。通過該次收購,我們的股份提高了6%。由於我們很快就補充了現金,該項交易的經濟效益證明非常好。

當然,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副總裁(也是我的合夥人),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或者我本人,都無法準確定義“一個正常年份”的內涵。但是,為了估算公司當前的盈利能力,為了保險起見,我們假定“一個正常年份”不存在巨大災難,其一般的商業環境比2010年的商業環境要好,但卻不如2005年或2006年的商業環境。採用這些假設以及我在“投資”章節中所做的一些其他假設,本人估計公司目前所擁有資產的正常稅前盈利能力為170億美元,稅後盈利能力為120億美元,不包括資本損益。查理和我每天都在考慮如何增強公司的盈利能力。

查理和我都對BNSF的前景持樂觀的態度,因為與其主要的競爭對手,汽車運輸相比,鐵路也存在巨大的成本和環境優勢。

2010年,在大家都不看好美國經濟的情況下,我們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公司顯示了對資本投資的熱情,花費了60億美元進行不動產和設備投資,其中90%,即54億美元,是投資在美國境內。當然,公司的業務在將來將會擴張,但是,絕大多數投資還將位於美國境內。在2011年,我們的資本支出將創造新的記錄,80億美元。與2010年相比,所增加的20億美元將全部投資於美國境內。

資本總是在追逐機會,在美國存在大量的機會。如今的評論員經常提及“great uncertainty”。但是,回憶起來,例如,與1941年12月6日,1987年10月18日和2001年9月10日相比,無論今天如何平靜,未來總是存在不確定性。

不要讓現實來告訴你。在我的整個一生中,政客和學者總在為美國所面臨的恐懼問題而痛苦呻吟。然而,與我出生之時相比,美國民眾的生活水平提高了6倍,這讓我們感到很驚訝。世界末日的語言家們忽略了一個最重要的因素,這也是一個確定的因素:人類的潛能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用來釋放這種潛能的美國製度永葆活力和高效(這種美國製度在兩個多世紀裡一直在創造奇蹟,經過由於經濟衰退甚至美國內戰而經常中斷)。

查理和我認為那些受託為他人理財者應該在其工作伊始就確定業績目標。如果缺乏業績標準,管理層將會固步自封,不思進取。

就以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來講,在很久之前,我們就告訴你們我們的工作是增加每股內在價值,其增加速度(包括紅利)超過標準普爾500指數的增加速度。在有些年份,我們實現了業績目標,而在有些年份,我們則落後於業績目標。但是,如果隨著時間的流失,我們無法實現業績目標,對於投資者來講,我們是碌碌無為,投資者本人通過投資指數基金,也可以達到相同的結果,甚至結果更好。

為了讓你們能夠了解我們的長期業績,我們在迎面頁公佈了年度數據,每5年為一期,總共為42期。每一期都是一個有趣的故事。比較來看,我們最好的年份結束於20世紀80年代。然而,接下來的17年是市場的黃金時期。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在此期間的絕對收益是名列前茅的,儘管我們的優勢相對縮小。

1999年之後市場低迷(不知道你們是否注意到這一點?),因此,從那個時候起,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所實現相對於標準普爾500指數的滿意收益率只帶來有限的絕對收益。

展望未來,我們希望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所實現的收益率能夠比標準普爾500指數平均高幾個點,儘管這遠非一件確定的事情。如果我們達到了這個目標,我們幾乎可以肯定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能夠在股票市場糟糕的年份獲得較好的相對結果,而在股票市場堅挺的年份免遭較少的損失。

儘管我們無法準確計算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內在價值,但是,對於其三個關鍵點,我們可以衡量其中的兩個。查理和我在對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價值進行估量的時候,特別依賴這些衡量。

內在價值的第一個成分是我們的投資:包括股票、債券和現金等價物。期末,這些投資的市場價值為1,580億美元。

保險浮存金:在保險業務中,我們所臨時持有的不屬於我們的貨幣,保險浮存金為我們的投資提供了660億美元的資金。只要我們所承銷的保險達到了盈虧平衡點,這種“浮動”就是自由的,也就是說,我們收取的保費等於我們所發生的損失和成本。當然,保險承銷結果在盈利和虧損之間變化多端。然而,縱觀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整個歷史,我們一直是盈利不菲。在將來,我本人也希望我們能夠平均能夠實現盈虧平衡或者實現盈利。如果達到了這一點,我們的所有投資,由保險浮存金和保留收益融資的投資就可以視為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股東們的一項價值要素。

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內在價值的第二個組成部分是來自於投資和保險承銷之外的其他來源的收益。這些收益來自於保險公司之外的其他68家公司。在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成立的早些年間,我們集中於進行投資。然而,在過去20年間,我們逐漸強調開發來自於非保險業務的收益。我們將繼續如此。

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非保險業務每股稅前盈利40年以來的複合年收益增長率為21.0%,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股票價格同期年增長率為22.1%。隨著時間的流失,你就會發現公司的股票價格變動與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投資和收益變動大致一致。市場價格和內在價值的路徑經常不同,有的時候是時期延長,但最終它們將交匯。

查理和我希望我們非保險業務的每股盈利能夠繼續帶來令人滿意的增長。但是,由於數字變得更加龐大,這項工作就越來越困難。我們不僅希望當前業務業績良好,還希望更多主要收購項目的業績良好。我們整裝待發,獵象槍彈藥已經上膛,扣動扳機的手指發癢癢。

我們所具備的一些重要優勢部分抵消了我們的龐大規模。首先,我們有一群業務嫻熟的經理,他們對自身的業務運營以及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忠誠無比。我們的許多首席執行官都是獨立的富裕階層,他們因為喜歡才享受工作。他們是自願的,而非唯利是圖。由於無人能夠向他們提供一份令他們更樂意從事的工作,所以他們不會因為受到誘惑而離開公司。

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們具備多種形式。有些是工商管理碩士,其他的則是大學肄業。有些首席執行官進行預算,循規蹈矩;其他首席執行官則是摸著石頭過河。我們的團隊猶如一支棒球班,其所有明星球員的擊球風格大相徑庭,我們很少要求他們做出改變。

我們的第二個有點關係到我們業務收入的分配。在滿足業務需要之後,有大量的剩餘現金。絕大多數公司將剩餘現金投資局限於自身的業務領域。針對少數機會的競爭變得更加激烈。賣方佔據有力地位,如同在由眾多男孩子參加的聚會上那名唯一的女孩子。這種不平衡的情況將對女孩子有利,卻對男孩子有些恐怖。

在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我們處置資本的時候不會受到製度上的約束。查理和我只是受制於個人的能力,無法理解將來可能發生的潛在收購。如果我們清除了這項障礙(然而往往我們無法清除該項障礙),我們就能夠將一項機會與其他眾多機會進行對比。

我們在資本配置上的靈活性能夠很好地解釋我們迄今為止所取得的大多數成就的原因。

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最後一項優勢是瀰漫在公司內部的難以復制的文化。在業務上,文化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文化是自我推進的。溫斯頓?丘吉爾曾經說道,“你建立自己的房屋,房屋成就了你。”這種智慧適用於業務。只要查理和我視你們的資金為我們自己的資金,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經理人將可能會同樣對待。

我們的薪酬方案、年度股東大會甚而我們的年度報告的設計都關注於增強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文化,使得這種文化擊退帶有不同傾向的經理人。這種文化氛圍逐年增強,即使在查理和我離職之後很久一段時間內,這種文化將完好無缺地保留下來。

GEICO

在過去的60年間,GEICO發生了很多變故,但是,它的核心目標,大幅節省美國人的汽車保險購買成本,卻始終未變。通過關注於該目標,公司發展成為美國第三大汽車保險商,市場佔有率為8.8%。

當GEICO的首席執行官,托尼?萊斯利(Tony Nicely),上任的時候,GEICO的市場佔有率為2.0%。GEICO的市場佔有率曾經在10年中徘徊在該水平。在托尼的領導下,GEICO成長為一家不同的公司,因為托尼發現了一條持續增長的路徑,同時遵守承銷秩序,保持低成本。

讓我來量化一下托尼的成績。當我們在1996年購買我們已經不再持有的GEICO另外50%的股票的時候,成本為23億美元,對應的隱含價值為46億美元,GEICO當時有形資產價值為19億美元。

隱含價值比有形資產價值高27億美元,這27億美元就是我們估算的GEICO的“商譽’在當時的價值。這種商譽代表當時與GEICO發生業務聯繫的保險客戶的經濟價值。在1995年,這些客戶向GEICO支付了28億美元的保險費,而這其中有97%可以作為公司的收入。按照行業標準,這是一個非常高的價格。但是,GEICO不是普通的保險公司。由於公司成本比較低,保險客戶一直是盈利的,並且忠誠度非常高。

在托尼領導下,GEICO已經發展成為美國境內最大的個人保險機構,主要向GEICO汽車保險客戶銷售家庭保單。在該項業務中,我們象徵著眾多與我們不存在關聯關係的保險公司。他們承擔風險,我們只簡單地與客戶簽單。在2010年,我們出售了769,898份新訂單,比2009年增加了34%。該項業務對我們最明顯的幫助是能夠帶來佣金收入。同等重要的是,它進一步增強了我們的保險客戶與我們的關係,有助於我們留住客戶。

我欠托尼和Davy很多(並且,想到這一點,也同樣欠那個看門人很多)。

現在,讓我們來檢查一下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四個主要部門。每個部門的資產負債表即收入特徵各有不同,將它們攪合在一塊則無法進行分析。因此,我們將其分為四項業務進行單獨陳述。

首先來看保險業務,這是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核心業務和發動機。數年以來,是保險業務推動著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擴張。

財產及意外險保險公司預先接受保險費,在事後支付索賠。在極端情況下,例如對於勞工賠償問題所引發的索賠,索賠支付可能拖延數十年。這種“先收錢,後付款”的模式使我們持有大量的現金,我們稱其為“浮存金”,這些“浮存金”最終將流向別處。同時,我們用這種“浮存金”進行投資,從而使得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獲利。儘管個人保單和索賠來去不停,但相對於保險費用,我們持有的浮存金的金額卻特別穩定。因此,隨著公司業務的增長,浮存金也在增長。

如果我們的保險費超過費用與最終虧損的總和,則記為保險利潤,保險利潤將加計入到保險浮存金產生的投資收益之中。如果產生了保險利潤,我們就很享受使用這種自由資金,並且,如果情況良好的話,還因為持有這種自由資金而帶來回報。哎,每個保險公司都希望實現這種結果,結果導致了激烈的競爭。在絕大多數年份,競爭是如此激烈,以至於財產及意外險行業整體遭遇嚴重的保險虧損。保險虧損的實質,是財產及意外險行業持有保險浮存金而招致的成本。例如,State Farm到目前為止是美國最大的保險公司,儘管其經營管理良好,但在過去10年之中,有7年都承受保險損失。在此期間,總保險損失超過200億美元。

在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我們連續八年獲得保險利潤,在此期間的盈利總計達到170億美元。我相信保險業務在將來的絕大多數年份(儘管不是全部年份)繼續盈利。如果我們達到了這個目標,我們不僅可以免費使用保險浮存金,還將獲得利潤。如果當事方將660億美元存入我們公司,並因為我們持有它的資金而向我們支付費用,然後允許我們為了自己獲利使用該筆資金進行投資,我們則將如願所償地的獲利。

我要再次強調一下,免費的保險浮存金不是財產險及意外險行業整體的一個結果。在大多數年份,行業的保險費不足以支付理賠金和其他費用支出。因此,幾十年來,保險業有形資本的總收益遠遠低於其他行業的平均收益,業績乏善可陳,以後肯定也將如此。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擁有雄厚的經濟實力,是因為我們卓越的經理人在經營著非同尋常的業務。GEICO的故事到此結束。除了GEICO外,我們還擁有另外兩家大型保險公司和數家小公司。每個公司都因為自己獨特的地方而熠熠生輝。

實際上,保險業務的健康運營需要遵循四條準則:1、明白任何一項風險承擔都可能造成保險損失;2. 保守地估計任何風險承擔實際造成損失的可能性以及一旦發生損失情況下的可能成本;3. 一般來講,在扣除未來損失和運營費用之後,保險費的確定要確保能夠實現保險利潤;4.如果不能獲得合理的保險費就放棄這項業務。

許多保險公司通過了前三條準則的考驗,卻在第四條碰了壁。華爾街的急功近利、機構和經紀人帶來的壓力,或者是雄心勃勃的首席執行官不肯讓業務規模縮水,導致許多保險公司以低價承攬業務。“別人在做,我們也必須要做”,這種想法讓許多企業身陷困境,但是保險行業尤其如此。

在這些大型的保險公司中,我認為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是全球最好的保險公司。

製造業、服務業和零售業

該組企業銷售的產品範圍很廣,從棒棒糖到直升飛機。有些企業的經濟效益特別好。用非槓桿淨有形資產的收益率來衡量,其稅後收益率最低為25%,有的甚至超過100%。其他企業的收益率介於12-20%之間。不幸的是,少數企業的收益率特別低,這是我在資本配置的工作中所犯下的嚴重錯誤的結果。發生這些錯誤的原因是因為我錯誤判斷了我正在收購的企業的競爭力,或者該企業所在行業的未來經濟效益。我試圖本著十年二十年的長期持有來進行收購,但有時候也難免老眼昏花。

管制及資本密集型商業領域

北伯林頓鐵路公司(BNSF)和中美能源(MidAmerican Energy)是我們旗下兩家最大的企業,這兩家企業都有區別於我們其他企業的共性。

這兩家企業的一個主要特徵是對使用壽命長、受管制資產投資巨大,資產投資是通過長期巨額負債進行融資,且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不提供擔保。這兩個企業不要我們的信用。這兩家企業都擁有盈利能力,即使面臨不利的經營條件,足以滿足盈利對利息的倍數比率的要求。例如,在2010年經濟衰退的情況下,BNSF的車載運輸遠未達到高點,而企業的盈利對利息的倍數比率為6:1。

這兩家企業都是高度管制性的,兩家企業都存在無止境的工廠和設備巨額投資需求,兩家企業都需要提供高效的,客戶滿意的服務來獲得業界的及其管理者的尊重。作為回報,兩家公司都需要確保可以獲准其將來的資本投資獲取合理的收益。

先前我就強調過鐵路對於國家未來的重要性。如果按照噸盈利來衡量的話,美國境內42%的城際貨物運輸是通過鐵路運輸的,其中,大約28%的貨物是BNSF來運輸的,該數據高於其他任何一家鐵路公司。簡單計算一下,你就會發現,美國境內超過11%的城際貨物通過BNSF完成的。鑑於美國人口的西進趨勢,我們在BNSF的股份還要進一步擴大。

重任在肩,我們是美國經濟循環系統中主要的基本組成部分,有義務去不斷改善我們23,000英里的鐵路線,包括輔助性橋樑、隧道、引擎和卡車。為了履行這份職責,我們不應該只是被動作出反應,還要預見社會的需要。為了完成我們的社會責任,除了折舊之外,我們還要額外進行消費支出,2011年該筆金額為20億美元。我們不斷增加的巨大投資會獲得相應的回報,對此我有信心。明智的調控和明智的投資是同一枚硬幣的正反面。

至於中美能源(MidAmerican),我們也享有類似的“社會契約”。為了滿足客戶的未來需要,我們需要不斷增加產量。如果能夠同時兼顧可靠性和高效性,我們會獲得公正的投資回報。

融資和金融產品

這是我們規模最小的部門,包括兩家租賃公司,分別是經營拖車租賃業務的XTRA公司和經營家具租賃的寇特家具(CORT),以及全美最大的預製房屋建造商和融資公司克萊頓( Clayton Homes)。

去年兩家租賃公司的業績都有所改善,儘管基礎較差。XTRA公司的設備利用率從2009年的63%提高至2010年的75%,稅前利潤也隨之從1,700萬美元增加到3,500萬美元;寇特家具的業務也逐步復甦,同時嚴控運營費用,從而使其扭虧為盈,實現1800萬美元稅前利潤。

如果全美各地的住房買家都像我們的客戶那樣行事,美國就不會面臨信貸危機了。我們的成功法則是:收取合理的首付,且將每月還款額度與月度收入固定掛鉤。該政策使克萊頓不致破產,也幫助客戶保住了住宅。

考慮到現今美國的房價和利率都很低,購買住房對大多數美國人來說都是明智的選擇。我自己就把購買住宅看成我第三成功的投資,僅僅花了3.15萬美元,我和家人就獲得了52年的美好回憶,而且今後還將繼續受益。(前兩大成功投資是購買一對婚戒。)

儘管如此,如果購房者的眼光高於其經濟承受能力,而銀行助長了他的幻想,那住房就可能成為災難。我們國家的社會目標不應該是讓家庭享受夢幻住宅,而是住進能夠承擔的住房。

我們在報表中反映的收益只是投資組合公司支付給我們的紅利。然而,2010年,我們在這些被投資公司的未分配盈利超過20億美元。這些留存收益特別重要。根據我們多年的投資經驗,這些未分配盈利已經相當於或超過市場收益。我們預計,本公司持有股份未來的市場收益將和被投資企業的留存收益持平。

我們此前預計了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正常盈利能力,根據未來的投資收益做出了三次調整(尚未考慮到目前的未分配盈利因素)。

總體看來,我們的正常投資收益將和2010年的收入持平,儘管前述的股票回購將減少我們在2011年和2012年的持股份額。

四年以前,我曾經說過,等到我和查理、盧?辛普森都退休後,公司需要聘請年輕的投資經理。關於首席執行官的職位,我們目前有多位傑出的候選人,但是在投資領域,我們還沒有合適的人選。

找到多位績效卓越的投資經理人是件輕而易舉的事。但是過去出色的表現儘管重要,卻不能以此判斷未來的業績。至關重要的是如何取得業績,經理人如何理解和感知風險。在風險評價標準方面,我們希望找到能力超群的候選人,他能夠預計到經濟形勢前所未有的影響。最後,我們需要全身心為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效力的候選人,而不僅僅把這當做一份工作。

我和查理髮現托德?庫姆斯(Todd Combs)的時候,我們就明了他符合我們的各項要求。托德和盧?辛普森的待遇相同,薪金加上和業績相關的額外獎金。我們安排他負責收入延期和抵免業務,防止波動劇烈的投資受到不當支付的影響。對沖基金見證了普通合夥人的可怕行徑,他們在上漲時獲得利潤,在下跌時讓有限合夥人喪失此前的收益。有些普通合夥人會立即開設另一個對沖基金,套取預期利潤,而不顧及過去的損失。把資金託付給這種經理人的投資者實際上成了替罪羊,而不是合夥人。

只要我擔任首席執行官,我就會繼續管理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大部分資產,包括債券和股票。托德將初步管理30億美元的基金,每年會重新安排管理範圍。他主要負責股票,但是不限於投資形式。其他基金顧問可能會分為“長期投資”、“宏觀投資”和“國際股票投資”,而我們在伯克希爾哈撒韋只有一種模式,即“精明投資”。

隨著時間推移,如果能找到合適的人選,我們將增設1-2名投資經理的職務。每位投資經理的績效薪酬,80%來自於他管理的投資組合,20%來自於其他經理人的投資組合。我們希望為每位成功人士建立一套薪酬體系,促進他們之間相互合作而不是競爭。

等到我和查理退休後,我們的投資經理將負責首席執行官和董事會委託的全部投資組合。出色的投資者俱有良好的商業眼光,我們預計他們將在企業併購方面提供諮詢和經驗智慧。當然,董事會將對重大併購案作出決策。

當我們宣告托德將加盟我們的時候,有些評論員指出,托德是無名小卒,對於我們沒有找到聲名顯赫的經理人表示困惑。我想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在1979年聽說過盧?辛普森,在1985年認識阿吉?特傑恩,在1959年聽說過查理。我們的目標是找到一位資歷尚淺的經理人,而不是久經沙場的老將。

金融衍生品

兩年前,在2008年年度報告中,我向你們披露伯克希爾持有251個金融衍生品合約(不包括用於子公司經營的合約,比如中美能源公司,還有一些合約為Gen Re所持有)。截止到目前為止,我們持有203個金融衍生品合約,數字變化是由於我們增加了一些新的投資,一些舊合約已經到期或被解除。

我們繼續持有的這些金融衍生品均由我本人負責,它們主要包括兩種類型。這兩種都屬於和保險相似的投資活動,即我們為他人承擔極力避免的風險而收取費用。實際上,這些交易中我們採用的決策機制也與保險業務相似。此外,我們在締結這些合同時預先收費,因此不會面臨對手風險。這點相當重要。

正如我們之前告訴你們的,幾乎我們所持有的全部衍生品合約免擔保的,這種情況減低了我們收取的保險費。但是,在金融危機期間,我們因此而倍感輕鬆,使得我們能夠在那些日子進行一些有利的收購。前述一些額外衍生品保險費證明是合理的。

報告與誤報:哪些數字在財報中算數?

我和查理髮現了有利於評估伯克希爾、衡量其進展情況的數字,已經在前面提供給大家。

下面我們重點談談被忽略的一個數字:淨利潤,其媒體作用遠大於所有其它數字。這個數字對大多數公司來說很重要,但對伯克希爾來說往往毫無意義。不管業務如何運營,我和查理總能在任何特定時期合法地創造想得到的淨利潤。

我們有大量未實現收益可利用,因此如果確實認為淨收益很重要,我們可以定期在其中加入已實現收益。不過,請放心,我和查理絕不會拋售證券,因為拋售會影響我們即將報告的淨利潤,而且我們都對“玩數字遊戲”深惡痛絕。

總體來看,雖然存在某些缺點,但是營業收入能合理指導我們的經營。不過,它忽視了我們的淨利潤數字。法規要求我們向你們報告這個數字,但是,如果報告者強調這一點,則說明他們的業績比我們的好。

我們的帳面價值計算全面反映了已實現和未實現收益與虧損。你們應該注意度量標準和營業收入過程的變化。

我和查理都認為,在評估長期期權時,布萊克—斯科爾斯期權定價公式產生了非常不相稱的數值。兩年前,我們通過簽訂股票買賣合同含蓄地宣稱,我們的交易對手或其客戶採用的布萊克—斯科爾斯期權定價公式運算有缺點。

但是,我們繼續採用這個公式編制財務報表,因為布萊克—斯科爾斯是公認的期權估價標準,幾乎所有頂級商學院都開設這個課程。我們不得不按它計算,否則會受到指責,還會給審計帶來難以解決的問題。因為我們的交易對手也採用此公式,如果雙方的評估方法相差太大,審計就無法證明他們與我們評估的精確度。

約翰??肯尼思曾經俏皮地評論,經濟學家最節省觀點:他們在研究院學到的觀點能用一輩子。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各大學金融係幾乎都固執地堅持有效市場理論,輕蔑地稱駁倒這一理論的有力事實為“反常現象”。

我們需要重新審視大學教師把布萊克—斯科爾斯公式作為披露真相的現行方法來教授,也要重新審視大學教師詳述期權定價的傾向。即使沒有絲毫評價期權的能力,你一樣可以成為非常成功的投資者。學生們應該學習的是如何評價一個企業,那才是與投資相關的一切。

生活和債務

毫無疑問,有些人通過借錢投資成為巨富,但此類操作同樣可能使你一貧如洗。槓桿操作成功的時候,收益就成倍放大,配偶覺得你很聰明,鄰居也艷羨不已。但它會使人上癮,一旦你從中獲益,就很難回到謹慎行事的老路上去。而我們在三年級(有些人在2008年金融危機中)都學到,不管多大的數字一旦乘以0都會化為烏有。歷史表明,無論操作者多麼聰明,金融槓桿都很可能帶來“0”。

對企業來說,金融槓桿也可能是致命的。許多負債累累的公司認為債務到期時可以靠繼續融資解決,這種假定通常是正常的。可一旦企業本身或者全球信用出現危機,到期債務就必須如約清償,屆時只有現金才靠得住。

信貸就像氧氣,供應充沛時,人們甚至不會加以注意。而一旦氧氣或信貸緊缺,那就成了頭等危機。即使短暫的信貸危機也可能使企業崩潰,事實上,2008年9月一夜之間席捲多個經濟部門的信貸危機使整個美國都瀕臨崩潰。

我和查理不會從事任何可能給伯克希爾帶來絲毫威脅的活動。(我們倆加起來已經167歲,可不想“從頭再來”。)我們永遠銘記在心:你們,也就是我們的合夥人往往將畢生積蓄的很大一部分投入到本公司,信賴我們的謹慎管理。此外,一些重要的慈善活動也依賴於我們的審慎決定。最後,許多因事故致殘的受害人依賴於我們的保險服務。如果為了追求額外的一點利潤而使這麼多人面臨風險,那將是不負責任的。

我們伯克希爾公司承諾,將始終維持最少100億美元的現金儲備,為此我們通常都持有最少200億美元現金。如此我們既可以承受前所未有的保險償付(迄今為止最大的一筆保險償付是因卡特里娜颶風帶來的,高達30億美元,對保險業來說是最昂貴的一次災害),還能抓住收購或投資機會,即使金融危機也不會影響我們。

我們的現金主要以美國國庫券形式存在,而避免持有利率略高幾個基點的其他短期證券。商業債券和貨幣市場基金的脆弱性在2008年9月畢露無疑,而我們在此之前就長期堅持上述原則。

此外,伯克希爾過去40年來從未將現金用於分紅或回購股票,我們將所有的盈利都用於強化業務,現在月度盈利已超過10億美元。在這40年中,我們的淨資產從4,800萬美元增長至1,570億美元,沒有任何其他美國公司像我們這樣重視財務實力。

由於我們對利用金融槓桿持謹慎態度,我們的回報率略受影響,但擁有大量現金使我們得以安枕無憂。在偶爾爆發的經濟危機中,其他公司都為生存而掙扎,而我們擁有充沛資金和精神準備去發動攻勢。2008年雷曼兄弟破產後市場一片恐慌,而我們得以在25天內投資了156億美元。

年會將於4月30日週六召開。今年的主題是飛機、火車和汽車,NetJets、BNSF和比亞迪將有機會表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