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巴菲特寫給股東的信

致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全體股東:

經結算本公司2003年的淨值增加了136億美元,A股或B股每股的帳面淨值增加了21.0%,累計過去39年以來,也就是自從現有經營階層接手之後,每股淨值由當初的19元成長到現在的50,498美元,年復合成長率約為22.2%*。

我們真正在乎的是實質價值,而非帳面價值,而慶幸的是,從1964年到2003年期間,伯克希爾已經從一家原本搖搖欲墜的北方紡織公司,蛻變成一個涉足各個產業的大型集團,其實質價值大幅超越帳面價值,39年來實質價值的成長率甚至遠超過帳面價值22.2%的成長率,(想要對實質價值與本人與查理芒格經營伯克希爾的原則有更多的了解的人,我建議大家閱讀69頁的股東手冊)。

雖然並非完美,但計算帳面價值仍不失為於衡量實質價值長期成長率的有效工具,只是單一年度淨值的表現與標準普爾500指數的比較(相關比較參閱首頁),其意義已不若以往,主要原因在於我們股票投資部位,包含可轉換特別股在內,占我們淨值的比重已經大幅下降,從1980年代早期的114%,到2000-03年的50%,也因此股市波動對於我們淨值影響的程度已經大不如前。

不過即便如此,伯克希爾相對於標準普爾長期的表現還是頂重要的,因為股東們現在可以非常低的手續費買到指數型基金,間接投資標準普爾,因此除非在未來我們能夠以高於標準普爾的速度累積每股實質價值,否則查理跟我就沒有存在的價值。

如果做不到,我們將沒有任何藉口,因為查理跟我擁有相當理想的工作環境,首先我們背後擁有超級堅強的經營團隊支持我們的營運,如果有企業名人堂,那麼我們旗下許多經理人肯定可以名列其中,所以錯誤一定不會是我們這些明星經理人造成的。

此外,我們在管理上享有極其罕見的自由彈性,大部分的公司身上都背負了組織的包袱,舉例來說,企業過去輝煌的歷史可能使得其受困於前景有限的產業,更常見的問題是來自於股東的壓力,迫使其經理人必須隨著華爾街的基調起舞,雖然多數經理人抗拒,但還是有不少人屈服,被迫改採不同的營運與資金運用政策。

在伯克希爾,我們完全沒有歷史或股東的壓力來妨礙我們做出明智的決定,所以當查理跟我本人犯錯時,套句網球界常用的術語-那肯定是「非受迫性失誤」 。

*在年報中所謂的每股數字係以A級普通股約當數為基礎,這是本公司在1996年以前流通在外唯一的一種股份,B級普通股則擁有A級普通股三十分之一的權利。

當評估出來的價值差不多,我們強烈偏愛擁有一整家企業勝於持有部份股票,當然在我們經營的大多數年頭里,股票往往還是比較便宜的選擇,也因此在我們的資產組合中,股票投資還是佔大多數,其比例如同先前所提到的。

然而近年來,我們發現越來越難再找到股價被低估的股票,尤其是當我們手頭上可運用的資金不斷地大量湧入,時至今日,規模足以撼動伯克希爾績效指針的股票種類已屈指可數,(基金經理人通常依靠累積基金規模而非基金績效而獲益,所以如果有人告訴你基金規模不會影響績效的話,小心點!注意他的鼻子是否開始變長)。

找不到大量價格便宜的股票對我們並不會造成困擾,只要我們能夠找到具備以下三項特點的公司(1)擁有長期競爭優勢;(2)由才德兼具的經理人所經營,以及(3)可以用合理的價格買到。近年來,儘管仍不足以消化源源不斷流入的資金,我們確實買進不少這類的企業,在企業購併方面,我犯過許多可怕的錯誤,不論是已經造成的或是該做未做的,然而總的來說,這些購併案還是讓我們每股盈餘有不錯的表現。

下表足以量化以上的論點,但首先我要提醒大家的是,成長率可能因為基期或末期期間點選擇的不同而有相當大的差異,比如說,如果所選擇的基期盈餘很低,那麼一個尋常的績效也可能讓人覺得很可觀,實際上卻只有少數人能夠受惠,或只是一家賺取微薄利潤的大公司,同樣地,選定偏高的末期也可以讓成長率特別好看。

自1965年現有經營階層取得控制權以來,伯克希爾的規模就已經相當大,但1964年這家公司只不過賺了175,586美元,每股盈餘約當15美分,這幾乎僅僅勉強打平,因此以此基期所計算的成長率可以說毫無意義,但是考量當時的時空背景,如此微薄的盈餘也聊勝於無,自從1955年伯克希爾紡織與哈撒韋工業合併後的十年,該公司累計虧損了1,010萬美元,數千名員工被解僱,這顯然不是天作之合。

基於這樣的背景,我們決定以1968年做為基期,來描述伯克希爾盈餘成長的幅度,並且另外再以每五年為間距計算成長率,一系列不同的計算方式主要是想讓大家得以自行判斷選擇最合理的解釋,之所以選擇1968年,是因為那年是我們開始經營國家產險的年頭,該公司是伯克希爾第一家對外擴張的購併對象。

另外我也不認為選擇2003年為末期就會大幅改變我們的計算結果,雖然當年我們保險事業表現極佳,但是這部份的高獲利,卻被手頭上大量閒置資金賺取的微薄利息所抵消掉(相信這種情況不會維持太久),有一點必須特別說明的是,以下所有顯示的數字並未包含資本利得在內。

往後我們仍將維持過去慣用的資金分配方式,如果買股票比買整家公司便宜,我們就會大肆採購,如果特定的債券夠吸引人,就像是2002年一樣,我們就會買進滿手的這類債券,而不管市場或經濟狀況如何,我們隨時都很樂意買進符合我們標準的企業,而且規模最好越大越好,目前我們的資金並未被充分利用,這種情況時而有之,雖然這讓人感到不太好受,但那總比干蠢事好得多,(這可是我從慘痛的教訓學來的)。

總的來說,可以確定的是伯克希爾往後的表現肯定遠不及過去的績效,但儘管如此,查理跟我還是希望我們的成績能夠高於一般平均,這也是我們存在的意義。

熟悉的讀者都知道,我們的購併案的來源通常都很特殊,但再也沒有比去年買進柯靈頓房屋更特別的了。這件購併案的構想係出自於田納西大學一群財經系的學生以及老師Al Auxier博士,過去五年來,Al 每年都會帶他的學生到Omaha進行參訪,參觀NFM家具店及波仙珠寶店、到Gorat’s吃牛排,之後再到基維特大樓與我一敘,通常學生人數在40位左右。

在經過二小時的你來我往之後,參訪團按例都會贈送一份紀念品給我,(不拿上來,門是不會開的),往年的禮物,不是Phil Fulmer親自簽名的足球,不然就是田納西州著名女子籃球隊的籃球。

不過今年二月,參訪團卻選擇贈送給我一本書- 那是柯靈頓房屋創辦人-柯靈頓當時剛出版的自傳,我很久以前就知道該公司是活動房屋建築業的金字招牌,這源於過去我投資另一家同業Oakwood房屋垃圾債券的慘痛教訓,剛開始在我買進的當頭,我本來不清楚這行業的消費貸款競爭情況是如此的慘烈,不過不用多久,當Oakwood破產後,我就曉得了。

但是有一點必須強調的是,組合房屋業對於購屋者來說,絕對是一大福音,事實上過去數十年來,這行業提供的房屋約佔全美建造房屋的15%,更重要的是,所建造房屋的品質與類型一直不斷在提升當中。然而設計與建造技術的改良,卻遠不及行銷與融資方式的演進,到最後這幾年,這行經營的訣竅逐漸變質成如何將零售商與製造商背負的不良貸款轉嫁到不知情的金主身上,當權益證券化開始在1990年代盛行時,進一步使得資金提供者無法提供借貸,業者的行徑也越加脫軌,導致幾年來許多不該買房子的人進場買房子,不該借錢給人的人借錢給人,最後的結果是大量的房屋產權被收回,即便順利收回也損失不貸。

Oakwood從頭到尾都參與了這場鬧劇,反觀柯靈頓雖然無法完全撇清,但情況比起其它主要競爭對手來說,要輕微許多。在收到柯靈頓的自傳後,我向在場的學生們表示個人相當崇拜他的事蹟,於是他們將這項訊息帶回家鄉諾克斯維爾,那也是田納西大學與柯靈頓房屋的所在地,隨後我打通電話給柯靈頓的兒子,柯靈頓房屋現任總裁-Kevin,直接表達我個人的看法,在我跟Kevin一聊之後,馬上就了解他是一個能幹且有話直說的人。

不久之後,我便出價打算買下這家公司,其判斷依據僅僅基於柯靈頓的自傳、我個人對於Kevin的評價、柯靈頓房屋公開的財務信息以及個人從投資Oakwood所得的經驗,柯靈頓董事會採取接受的態度,因為他們深知未來很難再為柯靈頓找到所需如此大規模的融資來源,金主大舉逃離這產業,至於唯一可行的權益證券化卻必須付出比以往更高昂的成本與更嚴格的條件,這種壓迫的感覺,在盈餘偏向依賴資產證券化的柯靈頓身上尤其明顯。

直到現在,組合房屋建築業乃未擺脫問題的沉岢,逾期放款依舊高漲、收回餘屋量可觀,而中介零售商僅剩一半存活下來,實在有必要發展出一套全新的經營模式,一套可以防止中介商及業務員將注定會違約的交易所得的大筆佣金放入私人口袋的有效方法,這類的交易使得買方與借貸方雙雙陷入困境,另一方面大量湧現的斷頭戶,更將導致新建的成屋去化不易,在這套合理的製度下,買方將必須支付一大筆訂金,並簽訂期間較短的借款合約,雖然此舉將導致整個產業的規模遠較90年代大幅萎縮,但此舉將讓購屋者在日後出售房屋時,真正靠此資產受益,而不是一連串的懊悔。

為了使得交易更加圓滿,柯靈頓也已經同意買下Oakwood的資產,在這項交易完成之後,柯靈頓組合房屋的產能、經營區域以及銷售通路將大幅增長,另外附帶的是,我們當初以大幅折價買進的Oakwood垃圾債券,現在不但債權收回有望,甚至還能小賺一筆。

至於那40位有功的學生,我們十月在克諾斯維爾舉辦了一次特別的畢業典禮,我身著學士帽,親自頒發每位學生一張伯克希爾的博士證書(專門用以表彰對於伯克希爾購併有功人員)外加每人一股伯克希爾B股,至於Al教授則獲贈一股A股,所以如果各位在今年的股東大會上遇到來自田納西州的新股東,請向他們表示感謝,並記得順便問問他們最近讀了什麼新書。

今年初春,高盛證券一位執行董事-Byron Trott告訴我,沃爾瑪超市有意出售其子公司-McLane,該公司專門為便利商店、藥妝店、量販店、快餐店、戲院等銷售場所,提供配送雜貨以及非食品等物流服務,這是一家好公司,可惜卻不是沃爾瑪超市未來發展的核心事業,然而對我們來說,她卻有如量身訂做。

McLane的年營業額高達230億美元,但利潤卻相當微薄,稅前利潤率約當1%,所以其對伯克希爾營收的膨脹將遠大於盈餘的貢獻,在過去,某些零售商礙於McLane為主要對手(沃爾瑪)的子公司而放棄她的服務,然而在該公司傑出經理人Grady Rosier的帶領下,已經成功攻下部份市場,即便是交易完成當頭,他依然在大步邁進當中。

多年來,我個人一直將財富雜誌每年固定舉辦的年度最佳企業獎投給沃爾瑪超市,在McLane的交易完成後,更加加深我的看法,在交易過程中,我只跟沃爾瑪超市的財務長Tom Schoewe有過一次二小時的單獨會面,之後雙方就握手達成共識,(那也是他第一次造訪Bentonville),29天之後,沃爾瑪超市就拿到錢,我們沒有執行任何實地查核程序,我們確信所有情況都會像沃爾瑪所說的那樣,事後證明確實如此,有一點我要特別強調的是,截至目前為止,Byron累計已對三件伯克希爾購併案有所啟發,他比過去任何一位與我們有過接觸的投資銀行家都了解伯克希爾,而且我也不得不承認,他已賺了我們不少顧問費,不過我還是深深期待第四件案子發生,(而我相信他也還期待!)。

2003年5月20號,華盛頓郵報的社論版面刊登了本人關於布什減稅政策的評論,13天后,美國財政部主管稅務政策的助理秘書Pamela Olson,在一場租稅新法令的演講中提到,「這代表,我必須這樣說,某位擅長玩弄稅法的中西部聖人,將可以放心地留住他賺到的所有錢」,我想她講的正是我本人!

可惜的是,我的琴技不要說無法讓我進入卡內基音樂廳,甚至可能連高中音樂會都派不上用場,伯克希爾2003年總計繳了33億美元的所得稅,約佔全美所有企業繳交國庫的2.5%,(相對之下,伯克希爾的市值僅佔全美企業總值的1%),這金額肯定可以讓我們名列全美納稅大戶前十名,沒錯,假使全只要有540個像伯克希爾這樣的納稅人,不論是企業或是個人,其它所有人都可以不必再繳一毛的稅給美國政府,讓我再說一次,全美其餘2.9億的人民以及其它公司不必再支付一毛的所得稅、社會保險費、不動產契稅給聯邦政府,(這裡有一個簡單的數學算式,2003年聯邦政府稅收,包含社會保險費在內,金額為1.782兆美元,只要有540個像伯克希爾,每位繳納33億美元就足矣!)。

2002年(2003年尚未核定)伯克希爾總計繳了17.5億美元,稅務申報書厚達8,905頁,,依規定稅務申報書須附兩份,疊起來有七英呎高,由在伯克希爾的全球總部區區的15.8個人,拼死拼活趕出報告,因此我們可以大聲地說:伯克希爾已經盡到其應盡的納稅義務。但是Olson女士卻有不同的看法,如果這代表查理跟我本人目前所作的努力還不夠的話,我們唯有再加把勁了。

不過我還是希望Olson女士能為我過去所做的努力給予一些讚許,回顧1944年當我還是一個年僅13歲的送報生時,第一次申報所得稅,整個1040表只有三頁,在減除35元的腳踏車扣抵之後,結算出應納稅額為7.1美元,我將支票寄給美國國庫,並於不久之後兌現,一直以來,我們都相安無事。

我可以體會為何財政部現在對於美國企業相當感冒,且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但他們應該做的是將目標鎖定在國會以及行政體系尋求解決之道,而不是將矛頭對準伯克希爾。2003年會計年度,美國企業全體累計繳納所得稅僅佔聯邦稅收的7.4%,遠低於1952年戰後32%的巔峰,除了1983年外,去年的比率是自1934年有統計數字以來最低的一年。

即便如此,企業以及其投資人(尤其是大股東)享有更多的租稅優惠,是2002年及2003年布什政府減稅法案的主軸,如果今天美國發生階級戰爭,則屬於我們這一階級顯然將獲得大勝,相較於其它美國大企業總裁所玩弄的技巧,本人的程度顯然只能算是個三歲小孩,支付的所得稅與法定聯邦所得稅率35%相差無幾。

1985年伯克希爾支付了1.32億美元的聯邦所得稅,而所有美國企業合計繳納了610億美元,相較於1995年,伯克希爾支付了2.86億美元的稅,而所有美國企業合計繳納了1,570億美元,另外剛剛說過,2003年伯克希爾支付了33億美元的聯邦所得稅,但所有美國企業合計繳納的金額卻僅有1,320億美元,我們期望未來伯克希爾繳納的所得稅金額能夠繼續增加,因為那代表我們又賺了更多的錢,但在這同時,我們也希望其它美國企業也能夠向我們看齊,我認為這才是Olson女士應該努力的方向。

在判斷美國企業是否真的有心進行改革,CEO的薪資報酬絕對是最關鍵的指針之一,然而直到現在,其結果顯然令人感到相當失望,少數的CEO包含GE的Jeff Immelt帶頭推動公平對待經理人與股東雙方的方案,然而總的來說,他的示範所獲得表面的讚許顯然遠多於實際的跟進動作。

我們很容易理解薪資給付為何會失去控制,當管理階層聘僱員工或是公司與供貨商討價還價時,雙方的利益屬於零和遊戲,一方得利就等於就是另一方的損失,中間牽涉的利益對彼此都極具意義,所得結果一般相信較公正客觀。但是當CEO(或是其代表)與薪資委員會談到報酬時,則CEO這邊在乎最後敲定的條件的情況遠勝於另一方,比如說,CEO可能會對是否能多爭取到10萬股的認股權或是50萬美元的年薪而耿耿於懷,然而對於另一邊身為配角的委員會來說,這樣的差異看起來似乎無關緊要,尤其是對大部分的公司來說,給或不給對於公司的盈餘報表不會有任何影響,在這樣的情況下,談判的過程往往帶點數字遊戲性質。

CEO越軌的行為在九十年代變本加厲,一旦某個離譜的薪資報酬方案被採納,其它經理人立刻就會跟進比照,這種貪婪習氣的媒介者,往往就是那些人力資源顧問與公關部門,他們很清楚誰才是餵奶給他們喝的娘,就像是一位人力資源顧問曾說的「有兩種客戶是你絕對不願意得罪的,現有的以及潛在的」。

在修正這個失控系統的改革方案中,呼聲最高的是引進”獨立”的董事,但問題是真正促使董事獨立的因素卻反而被忽視了。

為此我特定檢視了一下去年發布的一些年報,看看目前共同基金依照法令設置的獨立董事是如何行使其職權的,獨立董事設置的法源系根據1940年就訂定的投資公司法,這也意味我們可以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來檢視法令訂定後的成果,身為董事,不論是共同基金或是其它行業,有兩項最重要的任務,分別是找到或留住才乾品行兼備的經理人,以及給予其適當合理的報酬,因此我們乃針對基金董事有關這兩項任務的表現記錄進行檢討。

我們調查的結果並不樂觀,年復一年,成千上萬的共同基金,不論其績效有多慘,不斷地續聘現任的基金管理公司,依照慣例,董事們毫不用心地核准遠超過合理程度的管理費用,之後當管理公司被賣掉,通常會以高於實體淨值的價格出售,董事們突然又”幡然悔改”,立刻與新的經理人簽約,並全盤接受其所提出的收費結構,實際上,董事們的考量是谁愿意出最高價買下原有管理公司的人,就可以在未來管理投資人的錢。

儘管這些基金獨立董事有搖擺行為,但不代表我們認為這些人是壞人,他們顯然不是壞人,但董事會的氣氛讓他們的忠誠基因沉寂下來。

2003年5月22日,在伯克希爾的年報公佈不久之後,投資公司協會的主席對其會員發表有關”產業現況”的報告時,在有人問到「衡量我們目前感受到的失敗氣氛」,他半開玩笑地回答,這讓我不禁想到如果我們真的做錯了什麼事時,結果會怎樣。小心你的期望落空!

就在幾個月內,全世界慢慢開始明了許多基金管理公司一直以來,一面進行著傷害其基金投資人權益的程序,一面又大幅膨脹基金經理人的管理費用,必須說明的是,這些基金管理公司在大幅越軌之前,本來就享有比一般美國企業還高的投資報酬率,但為了進一步膨脹獲利,他們竟膽敢以駭世驚人的手法,踐踏投資人的利益。

那麼這些被掠奪的基金,其董事到底做了些什麼?直到我下筆的時刻,我還沒有看到任何一位董事跳出來終止與膽大妄為基金經理公司所簽訂的合約(雖然這些公司會意思意思開除幾個員工),我就不相信當這些董事自身的權益被侵害時,還會採取如此吊兒瑯當的態度。

更慘的是,至少有一家為非作歹的管理公司公開對外標售,明目張膽的意圖將自己掌管的資金出賣給出價最高的競標者,這完全是一場拙劣的鬧劇,為何這些董事就不能選出一個真心替投資人著想的管理公司,同時直接跟對方簽約? 如此得標者就可以省下一筆原本必須給前任經理人的鉅額補償金,因為這位奢言治理原則的經理人根本就不配拿到任何一毛錢,而由於不必承擔這筆購併的成本,接任者肯定會接受以遠比通常管理費率還低的收費來管理公司,我相信任何一位真正獨立的董事都應該堅持採用這種方式選任新的基金經理人。

現實的情況是幾十年規範投資公司董事的老規矩或者是壓倒美國企業的新規定都無法選任出真正具獨立性的董事,在兩種情況下,一旦有人可以百分之百靠收取董事酬勞過活,那麼他一定會想法子再去爭取擔任其它公司的董事,而離譜的是,這樣的做法竟然還可以被視為獨立,這實在完全沒有道理,另一方面,根據相同的規定,在伯克希爾董事之一的Ron Olson律師反而變得不獨立,雖然他從伯克希爾所得的收入僅佔其整體收入的3%,但他不被視為獨立的理由,竟然是因為他領的是法律顧問費而非董事的酬勞,我想大家可以確定的是,不論這3%的來源為何,都不會妨礙到Ron的獨立性,反之我認為不論名目為何,只要你從任何一個地方拿到20 %、30%或50%,那肯定就會影響到獨立性,尤其考量到其它收入相對微薄之時,而我可以相當肯定的是在共同基金界的情況就是如此。

在這裡讓我對共同基金的董事們給予一個衷心的建議,大家為何不在基金年報上做出以下的聲明。:(1)在徵詢過其它基金管理公司後,我們確信目前選定的公司堪稱業界一時之選;(2)我們已經與基金經理人商議過管理費用,並獲得與規模相當同業一致的收費水準。

我想投資人期望基金董事們能夠做到上述這些聲明的要求並不過分,尤其考量這些董事每年平均收到超過十萬美元以上的高額酬勞,而且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他們在處理個人金錢的時候,他們也一定會做到以上這些事情,而如果有董事不願做出以上這兩點聲明,投資人就必須要特別小心,俗諺有云:如果你不確信他是不是站在你這邊,那麼他很可能就是敵人。

最後,是一項聲明,許多基金的運作相當正常良好,即使舞弊的機會確實存在,這些基金的投資人依然因此受惠,經理人也賺取其應得之份,確實如果我擔任某些基金的董事,包含那些我認為收費過高的基金,我一定會積極地做出以上的那些聲明,此外,還有一些收費相當低廉的指數型基金(比如說先鋒基金)其本質相當適合某些投資人,我認為對於某些想要投資股票的人來說,算是相當不錯的選擇。

現在的我就像是站在肥皂箱上,眼見公然露骨的行為不斷發生,背叛了數百萬投資人的信任,許多業內人士都相當清楚事件發生的來龍去脈,但就是沒有人敢站出來說一句公道話,最後還是勞駕史匹哲檢察官以及其它協助辦案的執法同仁,出面來進行一次大清掃,我們敦促這些共同基金董事們繼續執行這些工作,就像是全美其它企業的董事,這些受託的人士必須決定他們到底是為了投資人或是經理人服務。

伯克希爾治理

真正的獨立,代表的是當企業發生錯誤或是愚昧的事情時,董事有勇於挑戰強勢總裁的勇氣,這是擔任董事必須具備最重要的特質之一,可惜這種特質極其罕見,要找到這種特質必須從品格高尚且利益著眼點與一般股東一致的人士,一定要相當一致的才行。

在伯克希爾我們試著從內部尋找這類的人選,我們現在擁有十一位董事,而他們每一位,包含其家族成員在內,加起來總共持有價值超過400萬美元的伯克希爾股票,而且每位持股的時間都相當長,其中六位,其家族持股價值都超過數千萬美元,持有時間甚至長達30年以上,同時所有董事的持股跟其它股東一樣都是從公開市場用錢買來的,我們從來沒有發放過選擇權或是特別股,查理跟我喜歡這種俯仰無愧的持股方式,畢竟沒有人會喜歡去洗外面租來的車。

此外,伯克希爾董事酬勞平平(我兒子-Howard就時常提醒我這件事),換句話說,伯克希爾全體董事的利益按比例與其它任何一位伯克希爾完全一致,一直以來皆是如此。

不過伯克希爾董事們的不利的一面實際上遠高於各位股東,因為我們沒有投保任何的董事主管責任險,因此如果有任何可能的災難發生在董事們身上,他們面臨的損失將遠高於各位。

我們董事們的最後底線是,如果你們贏,他們就大贏,如果你們輸,他們就大輸,我們的方式或許可以被稱之為所有者資本主義,我們不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維持真正的獨立性,(雖然這樣的安排無法保證一定會有完美的結局,但這比起我個人在伯克希爾擁有大量股份的公司董事會擔任董事,當大多數有疑問的提案提出時,董事會往往只能扮演橡皮圖章的角色,要好的太多了)。

除了要維持獨立性,董事們也必須具備豐富的商務經驗、以股東利益為導向再加上在這家公司擁有真正的利益,在這三樣條件中,第一項尤為難得,如果缺乏這一項,其它兩項的作用就不大,社會上有許多聰明、有思想且受人景仰的知名人物,但他們對企業卻沒有充足的了解,這並不是他們的錯,或許他們可以在別的領域發光發亮,但他們並不適合待在企業的董事會內,就像我本人也不適合待在醫學或科學的委員會一樣(雖然我可能也會是一些想要為所欲為的主席所歡迎的對象) ,我個人的名聲或許可以讓董事會的組成更添光彩,但我卻相當清楚自己沒有足夠的能力在這類的董事會上評論所提方案的可行性,更有甚者,為了要掩飾個人的無知,我可能會選擇緊閉雙唇(大家可以想像哪種景況),事實上,如果我的位置可以由一個花盆來取代可能也無傷大雅。

去年,我們著手調整董事會組織,我公開徵求自認符合各項條件的股東自告奮勇擔任伯克希爾董事,儘管沒有董事責任險或者高額的董事報酬,我們還是接到超過20件以上的申請,大部分申請者的條件都相當不錯,許多以股東利益為導向的個人連同家族持股都超過百萬美元,但在考量這些報名者後,查理跟我,在其它現任董事們的同意之下,我們還是邀請其它四位未提名自己擔任董事的人士加入董事會,他們分別是David Gottesman、Charlotte Guyman、Don Keough以及Tom Murphy,這四位都是我個人的好朋友,我很了解他們的能力,他們也會為伯克希爾董事會增添了不少商業色彩。

董事會的主要責任就是選任未來接替我的人選,不管是在我死亡、失去能力或理智之後,(奧美廣告創辦人David Ogilvy曾說,在年輕時應該培養怪僻,這樣等你老了之後,就沒有人會認為你是阿達怪腳),查理跟我本人的家族都覺得我們倆對於Ogilvy的建議反應過度。

在董事會開會時,我們除了例行公事之外,真正實質的討論-不論我有沒有出席-主要的議題就是圍繞在內部可能接替我四位人選各自的優缺點。

我們的董事會相當了解,其功過將由其選定接任我的繼承者實際的成績來論定,他或是她必須要能夠維持伯克希爾的企業文化、分配資金同時讓這群全美最優秀的經理人樂在各位的崗位上,這絕非世界上最困難的任務,因為我們的事業早已步入正軌,而我個人對於目前四位可能接替我的人選都感到相當放心,目前我個人將超過99%的身家都擺在伯克希爾之上,而往後我也很樂見我太太或基金會(這取決於我跟她誰先死)將財產繼續集中在伯克希爾。

身為經理人,查理跟我希望能夠提供給股東,若是角色互換,我們希望經營階層能夠提供給我們所有的財務信息與看法,而隨著伯克希爾的版圖日益擴大,要做到透明化與合理簡潔化其難度越來越高,我們旗下有些企業的經營性質與其它企業截然不同,這也代表著我們合併之後龐雜的數字與報表,實在難以進行任何合理有意義的分析。

因此,在接下來的篇幅,我們將按旗下四大事業分別列示資產負債表與盈餘數字並加以說明,特別要告訴大家的是,只有在罕見的情況下,我們才會舉債經營,基本上我們一向對負債採取迴避的態度,同時我們也不會塞給各位一些對於衡量伯克希爾實質價值毫無意義的信息,因為那樣做只會模糊了真正的焦點,另外要提醒大家,在分析伯克希爾時,記得把它當作是一部正在上演的影片,而不是一張靜止的照片,否則僅靠單一片段的信息有時很可能會得到錯誤的結論。

首先登場的是保險事業,因為這也是真正的重心所在。

我們經營保險事業所取得主要資金的來源就是浮存金,這筆錢並不屬於我們而只是交給我們暫時保管,浮存金的來源包含(1)藉由我們所提供的服務-亦即保險防護時,所收到的保費,期間通常長達一年,(2)損失已經發生但卻不必馬上支付的理賠金,因為有些損失可能要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之後才會被通報、協商乃至於和解(就像是石綿案一樣)。

保險浮存金固然多多益善,但前提是其取得成本不能太高,浮存金的成本取決於核保績效,也就是相對於收到的保費收入,支應損失及費用的比例,產物意外險通常都會產生核保損失,其結果往往導致浮存金的成本不太理想。

總的來說,我們的成績相當出色,確實我們過去曾有五個年頭浮存金的成本超過10%,但是在伯克希爾跨入保險領域的37個年頭中,有18個年頭享有核保利益,這代表我們以收取費用的方式保管這些資金,而這些便宜資金累積的速度遠遠超過當初1967年我介入這個行業時的預期。

去年的表現尤其傑出,累積的浮存金再度創下歷史新高,這些資金不但沒有成本,而且額外還貢獻了17億美元的稅前核保利益。

我們的成績之所以能夠這麼出色,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我們擁有真正傑出的經理人,保險公司販售的是不具任何獨特性的保單,任何人都可以仿製類似的產品,沒有固定的基礎、重要的專利、不動產或任何自然資源來保護現有競爭優勢,而通常品牌的重要性也不那麼明顯。

因此真正關鍵的因素還在於管理者的智能、紀律以及品格,我們旗下的經理人統統具備這樣的特性,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來欣賞這些明星經理人以及他們的營運成果。

通用再保在我們於1998年購併之後,一直就是伯克希爾的問題小孩,更慘的是,他還是一個重達四百磅的巨無霸小孩,所以他的負面效應對我們整體表現的影響極為重大。

不過這已經是過去式,通用再保已經完全恢復,這要感謝Joe Brandon總裁以及他的伙伴Tad Montross為我們所作的一切,當我去年在寫年報的時候,我以為所有核保的紀律以及損失準備的提列都已完全改進,2003年所發生的事件更加加深我這樣的看法。

當然這不代表以後就完全不會再有問題,再保險這行業本來就注定不時會有爆炸性事件發生,但在Joe及Tad的領導下,這家公司將會是伯克希爾未來獲利成長的重要推動力。

通用再保的財務實力,是其它再保同業所無法比擬的,遑論2003年該公司的實力又更上一層樓,相形之下,許多同業在去年的信用評等紛紛被降級,使得通用再保以及其姊妹公司國家產險成為全世界主要再保險公司中,唯一具備三A最高信用評等等級的再保業者。

當保險公司購買再保險時,他們買下的只是一紙承諾,而其有效性可能要在幾十年後才會受到考驗,在再保險世界中,再沒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比通用再保及國家產險更具保障性,此外,不像其它大部分的再保業者,我們幾乎將所有承擔的風險自留下來,因此我們的理賠能力,不必再依賴​​其它再保公司的能力或意願,這種獨立的財務實力,在可預期一定會發生重大災難的保險世界來說尤其重要。

經常閱讀本公司年報的讀者都知道Ajit Jain過去18年對於伯克希爾的貢獻是如此之大,2003年他依然繼續付出,在只有23位同仁的協助之下,Ajit管理全世界最大的再保險業務,專門處理超大型非尋常的風險。

這些業務通常包含承擔一般再保公司無法承擔的災難風險,比如說加州大地震,這也意味Ajit以及伯克希爾的績效變動將會相當的大,所以大家最好有心裡準備,在未來的某些年度,Ajit的表現可能會非常的差,不過就長期而言,大家可以相信,堪稱一時之選的Ajit絕對會是交出優異的成績單。

Ajit簽過許多相當特別的保單,比方說去年百事可樂曾經舉辦過一次摸彩,參加者有機會可以獲得10億美元的大獎,我們可以理解,百事可樂一定會想要分散這樣的風險,而我們正是最合適的人選,就這樣我們簽下了一筆保額10億美元的保單,並獨立承擔所有的風險,依照遊戲規則這筆獎金如果真的被抽到,將會分期支付,因此我們實際承擔的風險現值只有2.5億美元,(我曾希望得獎者可以分10億年領取獎金,不過這樣的提案顯然不被接受),正式的摸彩活動在9月14日舉行,Ajit跟我屏息以待,當然最後的參賽者也一樣,所幸最後笑著離開的是我們,百事可樂打算在2004年再度舉辦這項活動。

在1992年Tony Nicely接手時,蓋可保險就已經是一家相當優秀的保險公司,現在它則蛻變成一家偉大的公司,在他任職期間,保費收入從原先的22億美元成長到目前的81億美元,而我們在小客車保險的市場佔有率從2.1%成長為5.0%,更重要的是,蓋可保險更還擁有優異的核保成績。

自從67年前,在Leo Goodwin的創意下建立了蓋可保險保險公司後,這家公司已為成千上萬的保戶節省了無數的金錢,請上蓋可保險.com網站或是打電話到1-800-847-7536,看看我們能為你做些什麼。

2003年,不論是詢問蓋可保險的電話以及成交率都大幅提升,總計我們特級保戶人數成長了8.2%,標準以及非標準的保單則成長了21.4%。蓋可保險的業務不斷地成長使得我們必須一再擴充人員編制與配備,我很高興向大家報告,最近的一次擴編是在去年12月,我們在水牛城設立一個客戶服務中心,水牛城日報的發行人-Stan Lipsey對於引導蓋可保險進入水牛城有重大貢獻。

這整起事件的主角,當屬州長George Pataki,在他的領導與堅持之下,我們的擴編計劃得以完全實現,水牛城也因此增加了2,500個就業機會,Stan、Tony以及我個人也包含水牛城都衷心感謝他的大力協助。

伯克希爾幾個規模較小的保險事業同樣也締造了驚人的成績,這個由Rod Eldred、John Kizer、Tom Nerney、Don Towle及Don Wurster領導的團體,浮存金成長了41%,同時也維持優良的核保績效,這些人的工作內容或許平淡無奇,但所創造的獲利卻極其驚人。

我們必須再一次指出,一個簽髮長尾型保險的公司(保單理賠範圍通常在損失事件發生好幾年後才會理賠的保單),其經理幾乎可以隨心所欲的操控其短期的盈餘數字,這行業因為負債錯估而導致報表數字不真實可說是司空見慣的事,大部分的錯誤或許都是出於無心,但有時也有可能是故意的,其目的無非是想要誤導投資人以及主管機關,而會計師以及精算師往往無法預防此類的事件發生。

我自己也曾發生過失誤,其中尤以未能發現通用再保幾年前損失準備提列不當的過失,這不但代表我們提供不正確的報表數字給各位,同時也意味我們多支付大量稅金了給政府,啊!(慘叫一聲),去年我不是才告訴各位我們目前提列的準備還是適當嗎?? 目前這樣的判斷可能要暫時候住。

透過美中能源控股公司,我們持有眾多公用事業80.5%(按完全稀釋基礎)的權益,其中主要的項目包括(1)擁有370萬用戶,英國第三大的電力公司約克夏電力以及北方電力(2)在愛荷華州擁有68.9萬用戶的美中能源公司(3)肯特河及北方天然等兩條天然氣輸送管線,約佔全美7.8%的天然氣運能。

剩下的19.5%權益則由伯克希爾三位合作夥伴所持有,分別是Dave Sokol及Greg Abel,他們是美中能源傑出的專業經理人,另外一位是Walter Scott,他是我個人長期的好友,也是他引薦我投資這家公司的,由於美中能源公司受限於公用事業控股公司法(PUHCA)的規定,限制伯克希爾的投票權最高只能達到9.9%,所以Walter他擁有絕對的控制權。

受限的投票權使得我們僅能以相當簡略的方式將美中能源的財務數字列入財務報表,而無法將該公司所有的資產負債以及營收損益列入伯克希爾報表,依照會計原則我們只能按投資比例認列該公司的投資金額及損益,或許在不久的將來,PUHCA會被取消或是會計原則有重大改變,那麼屆時美中能源所有的財務數字就會被列入伯克希爾的合併報表之中,當然也包含其大量的融資負債在內。

美中能源債務的規模(目前不是,以後也不會是伯克希爾的責任)還算是適當,其多元化且穩定的公用事業營運將可以確保即使在最嚴峻的經濟情勢下,都能夠累積足夠的盈餘來支應所有的債務。

截至年底,在美中能源大部分的次順位債券中,15.78億美元是對伯克希爾的債務,這筆債務讓美中能源在進行購併時,可以不必再向其它三位已投入大筆資金的主要大股東掏錢,而藉由收取11%的利息,伯克希爾獲得了提供資金所應得的合理對待,此外其它三位股東也免於稀釋個人在這家公司的持股比例。

美中能源另外還擁有一些非公用事業,那就是全美第二大不動產中介商-美國居家服務,不同於公用事業,這行業的景氣波動相當的大,但我們仍然對其抱予熱烈的期望,我們擁有一位優異的經理人-Ron Peltier,透過其經營及購併長才,正逐漸建立起一個房屋中介王國。

去年居家服務總計參與了486億美元的交易案,較2002年又大大地成長了117億,其中23%的成長來自於四件新的購併案,經由全美各地16個中介公司,他們全都保留原有公司名稱,我們在16個州聘雇了16,343位業務人員,往後在未來十年居家服務仍將藉由購併的方式繼續大幅成長。

這裡有一則相信所有企業自由化支持者都會珍惜的寶貴新聞,1990年3月1日,英國的國營電力事業正式民營化,當時北方與約克夏電力總共有6,800名員工,時至今日,在營運規模絲毫未縮減的情況下,員工降為2,539人,客戶數與國營時相當,而輸送的電力甚至比以往更多。

必須強調的是這並非是自由化的勝利,價格以及盈餘目前仍受到政府合理的管制,這點合情合理,這個勝利係屬於那些相信以營利為導向的經理人,雖然所節省的利益大都回饋到客戶的身上,所能展現以往政府自營時所未有的效率。

財務及金融商品

這個部門包含各種不同的營運,以下擇要說明如下。

我個人所管理的一些三A評等的固定收益證券,過去幾年的獲利都還不錯,這些機會來來去去,但就現階段而言,我們找不到什麼機會,反倒是去年我們主動棄他們而去,這部份的利益約佔表上已實現收益的24%。

雖然不是那麼簡單易懂,但由於這些交易未牽涉到信用風險,且多為流動性極高的有價證券,因此我們幾乎都是以融資的方式買進這些部位,所以當這部份的資產減少,相對應的負債也跟著消失,目前僅存的少數部位意味著在未來這部份的收益將大幅減少,過去持有他們的經驗相當愉快,我相信不久之後,又會輪到我們上場打擊。

至於清理通用再保證券部門的經驗就沒有那麼令人感到愉快了,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部門在我們買進該公司時就已經存在了。

當我們在2002年初開始著手清算通用再保證券時,它還有23,218份合約流通在外,總計有884位交易對象(我甚至不會念某些交易對方的名字,更不用說要去評估這些公司的信用),打從那時起,部門經理人就開始努力小心地清理這些部位,然而經過兩年之後,直到去年底,我們還有7,580份合約流通在外,牽涉453個交易對象,(就像有首鄉村歌曲形容的,如果你不離去,我又如何能想念你呢?)。

清除這個部門的代價相當高,光是2002年及2003年的稅前損失就達到1.73億美元及0.99億美元,必須強調的是,這些損失全部來自於那些已依照一般公認會計原則按時依公平市價,參酌適當的未來信用損失估列以及行政成本的合約,更甚者,在我們清算的過程期間,市場的變動還算相當溫和,處理過程也有條不紊,同時也未發現有任何重大的信用損失,這樣的結局比起萬一發生金融危機,許多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雙方同時無法履約的慘況,已算是不幸的大幸。

如果在看到我們處理衍生性金融商品的經驗,加上Freddie Mac去年被揭發大規模的舞弊行為後,讓你開始懷疑這方面的會計原則,這就表示你變聰明了,不管你具備有多豐富的金融知識,你都無法經由閱讀這些從事衍生性金融商品公司的相關揭露文件來了解它到底背負了多少潛藏的風險,事實上,你越了解這些衍生性金融商品,你就越知道這些制式文件能夠給你的訊息多麼地有限,套句達爾文的話,初生之犢不畏虎,越無知膽子越大,越有經驗就越怕死。

接下來是懺悔時間,如果當初我當機立斷關掉通用再保證券部門,我確信可以為大夥省下稅前1億美元的損失,查理跟我當初在購併通用再保時,就知道其證券部門很令人討厭,只是當時帳面上的盈餘數字誤導了我們,雖然我們總是覺得這部門有極高的風險且無法有效的衡量或限制,更有甚者,我們知道這部份所可能產生的任何重大問題,無論是金融或是保險方面,再再皆與伯克希爾其它營運隱含某些關連,換個角度說明,如果說我們打算繼續支撐衍生性金融商品部門,這代表我們必須放棄伯克希爾本身原來可以運用的資金與信用所創造出潛在的更大利益,(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 1974年我們在保險舞弊案所經歷的慘痛教訓殷鑑不遠,我們無法判斷當時的舞弊事件將會引發多少的成本,這使得我們必須被迫將眾多的資金擺在流動性最高的約當現金之上,若非如此,當時我們大可以趁股市低檔大舉買進更多物廉價美的好股票) 。

要是換查理作主,他肯定會快刀斬亂麻,立即關閉通用再保證券部門,絕對不要懷疑,可惜的是我猶豫不決,也因此導致股東們必須花更高的代價才能擺脫這個事業的糾纏。

雖然我們把通用再保龐大的人壽及健康再保險業務歸類在保險事業之下,另外我們則把Ajit Jain負責的人壽及年金業務歸類在財務及金融商品業務項下,這是因為他的業務大部分都牽涉到套利資金,我們的年金保險的種類,從網絡直接零售到因重大職業傷害而要求我們在70年後付款的協議清償都有。

去年我們在這些業務實現了一些額外的收益,其原因在於我們先前以折價買進某些特定的固定收益證券提前清償本金所致,這樣的現象的發生已經告一段落,換句話說,這部門的盈餘在未來幾年很可能會持續下滑。

目前我們投資了6.04億美元在Value Capital之上,這是由Mark Byrne所領導的合夥企業,他的家族一直以來都是伯克希爾重要的支柱,伯克希爾僅為Value Capital的有限責任合夥人,並未參與實際的營運管理,這家企業主要專精於高度避險的固定收益投資,Mark相當聰明且誠實,他和他的家人在Value Capital同樣有大筆的投資。

由於安隆等公司濫用會計原則的關係,相關規定在近日將會修改,要求我們將Value Capital所有的資產與負債併入伯克希爾合併報表之中,我們認為這樣的要求並不合理,由於Value Capital的負債經常維持在200億美元的高檔,而這顯然不是屬於我們的負債,不過不用過多久,等到其它投資人加入Value Capital後,我們在該公司的權益比例將逐漸下降,合併的條件也就跟著消失。

過去我已跟各位提過Berkadia,這是我們在三年前與Leucadia合資成立的公司,主要目的是用來經營管理並金援一家面臨倒閉的融資公司-Finova,根據當初的計劃,我們將提供大部分的資金而Leucadia則負責出大腦管理,事後證明彼此合作愉快,確實在Leucadia的Joe Steinberg及Ian Cumming的領導之下,Finova順利成功地將原有的資產組合予以清算,這也使得當初我們提供的56億美元的連帶保證隨著取消,如此快速清償唯一的副作用是往後我們可以因此獲得的利益將大幅減少,不過總的來說,Berkadia為我們賺進大把的鈔票,而Joe及Ian實在是不可多得的合夥人。

目前我們的租賃事業包含XTRA(運輸設備)以及CORT(辦公室家具)等,兩者過去兩年的營運都乏善可陳,景氣衰退使得需求下降的幅度超乎預期,不過他們在各自的產業依舊處於領導的地位,而我也預期他們今年的盈餘將會有所改善。

我們資產負債表的實力一向雄厚,從來就不急著將利益提前認列入帳,同時也相信目前手上所持有的客戶債權,其長期的經濟利益肯定優於透過證券化所能得到的收益,基於這樣的理由,柯靈頓目前已開始保留其客戶貸款。

我們認為,應該可以讓一些經過精挑細選的應收帳款,以融資舉債的方式支應(就像是一般銀行的做法一樣),因此伯克希爾將先對外借錢,再將資金轉融通予柯靈頓,利息則按伯克希爾的借貸成本加計一個百分點,這樣的加碼既可以讓伯克希爾超優的債信評等發揮用處取得合理的報酬,同時另一方面,柯靈頓也可以划算的成本取得資金。

2003年,伯克希爾以這樣的方式借了20億美元,並將這筆錢轉借給柯靈頓,柯靈頓則將大部分的資金從有意退出此業務的金主手中買回應收帳款,其餘的資金則用來彌補年前已發行的受益憑證,但由於後續無法繼續發行所產生的資金缺口。

大家或許會覺得奇怪,為何滿手現金的我們還要對外舉債,主要的原因在於,我們奉行一個蘿蔔一個坑的策略,我們認為任何子公司要藉錢,都必須支付一個合理的費率來支應其應收款項,而不是由母公司給予補貼,否則有錢的老爸只會害了兒子,同時我們在伯克希爾累積的現金,原本就是用來做購併或是買進有機會獲利的股票之用,而柯靈頓的貸款組合預估在未來幾年內將會成長到50億美元,相信只要有合理的信用評估程序,應該可以貢獻不錯的盈餘數字。

為了讓事情簡單化,我們將柯靈頓全部的盈餘歸到本項下,雖然有某些部份的獲利並非來自消費金融業務。(in $ millions)

製造、服務及零售業務

這個項目的業務種類相當繁多,但請先看一看簡化的資產負債表以及盈餘報表等合併報表。

Balance Sheet 12/31/03 (in $ millions)

Assets Liabilities and Equity

Cash and equivalents ……. $ 1,250

Notes payable …….. $ 1,593

Accounts and notes receivable ……… 2,796

Other current liabilities…….. 4,300

Inventory …… 3,656

Total current liabilities ……. 5,893

Other current assets …….. 262

Total current assets…….. 7,964

Goodwill and other intangibles……….. 8,351

Deferred taxes…….. 105

Fixed assets ……. 5,898

Term debt and other liabilities……… 1,890

Other assets …….. 1,054

Equity ……. 15,379

$23,267 $23,267

Earnings Statement (in $ millions)

2003 2002

Revenues …… $32,106 $16,970

Operating expenses (including depreciation of $605 in 2003 and $477 in 2002)…… .. 29,885 14,921

Interest expense (net)……… 64 108

Pre-tax income…………. 2,157 1,941

Income taxes……. 813 743

Net income ……. $ 1,344 $ 1,198

這個種類廣泛的族群,所銷售的產品從糖果棒到波音737都有,淨資產報酬率卻高達20.7%,不過由於我們大多以大幅溢價的方式收購這些公司,所以資產負債表上有大量的未攤銷商譽,這使得我們帳面價值報酬率縮減為9.2%。

以下是其中幾個主要項目的稅前盈餘。

Pre-Tax Earnings

(in $ millions)

2003 2002

Building Products …………… $ 559 $ 516

Shaw Industries ……………… 436 424

Apparel ……………………. 289 229

Retail Operations…………….. 224 219

Flight Services……………….. 72 225

McLane *…………………. 150 —

Other businesses ………….427 328

$2,157 $1,941

* From date of acquisition, May 23, 2003.

我們旗下三個建築材料事業,Acme 磚塊、Benjamin Moore油漆以及MiTek,去年的獲利紛紛創下歷史新高,至於第四個事業-Johns Manville的表現也於年底開始提升,總的來說,這些事業的淨值報酬率高達21%。

Shaw地毯-全世界最大鋪地地毯製造商,去年同樣也締造了歷史記錄,在Bob Shaw的領導之下,從一家小公司發展成大企業,一般相信2004年該公司的獲利會持續創新高,同年11月Shaw又透過購併的方式買下年營業額2.4億美元的Dixie集團,使得Shaw的年營業額一舉突破50億美元。

至於我們的服飾事業,規模最大的就屬Fruit of the Loom,該公司主要擁有三項資產,一是148年全世界知名的品牌、一是低製造成本、一是其總裁-John Holland,2003年Fruit囊括沃爾瑪超市、Target及K-mart等大賣場42.3%的男性及兒童內衣,而女性及少女內衣的比例也從2002年的11.3%成長到13.9%。

零售業方面,我們的家具集團總計賺取了1.06億美元的稅前利益、珠寶事業則有5,900萬美元、喜斯糖果包含製造及銷售在內,也賺了5,900萬美元。

RCWilley及NFM在去年所開的新店都極為成功,Willey在拉斯維加斯,NFM則在堪薩斯,實際上我們認為堪薩斯分店將會是全美最大的家具零售店(我們在奧馬哈的業務,在同一個據點上,由三個建築物所組成)。

NFM係由B太太在1937年以500美元所創立,她一直工作到103歲(嗯!這實在是一個不錯的好主意),她灌輸給下一代的一些智能包含,如果你擁有最低的價格,客戶自然會在最偏僻的角落找到你,就像我們的新店服務堪薩斯州廣大的客戶,其座落地點位於該市人口最稀少的地區,就證明了這一點,雖然我們擁有廣達25英畝的停車位,但卻依然時時一位難求。

甘乃迪總統在豬玀灣災難發生後告訴我們,「勝利有成千上萬的父親,但失敗卻是一個孤兒」,在NFM薩斯州分店轟動一時的開幕儀式一個月後,一位勝利者順利誕生,當時一位聲稱自己為父親的人士突然造訪,來賓引用B太太家族的話表示,他們有信心且行政當局也正努力準備提供1,000個就業機會給當地市民,這位在講台上致詞的來賓正是美國現任總統:布什。

在航空服務業方面,負責訓練業務的國際飛安的正常營業利潤從去年的1.83億美元下滑至1.5億美元,(2002年由於出售先前合夥事業與波音公司帳上獲得6,000萬美元的業外利益,2003年由於報廢部份飛行仿真器,而提列3,700萬美元的損失),近年來由於企業航空業務成長趨緩,使得國際飛安的業績受到影響,不過該公司依然處於業界的領導地位,該公司投入飛行仿真器的資金累積已達12億美元,約當是第二名的三倍。

NetJets-我們飛機分時業務,2003年的稅前損失是4,100萬美元,該公司在美國地區享有不錯的經營利潤,但是這些都被3,200萬美元的飛機存貨跌價損失以及歐洲地區的虧損所抵消殆盡。

NetJets依然主宰整個飛機分時業界,且領先的幅度持續拉大,相較於其它三個競爭對手,優勢明顯站在我們這一邊,去年以銷售淨額計算,我們的市場佔有率高達70%。

有個例子足以說明NetJets為何可以拉大與競爭對手的差距,我們所推出與美國著名醫療機構Mayo Clinic合作的主管旅行響應系統,這是NetJets所有客戶都可免費享有的專屬福利,不論是在陸地上或者是在空中,不論是在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不論何時何地,我們的客戶及其家人都可以與ayo醫院取得直接聯繫,一旦意外發生,不論是在國內或者是海外,Mayo都會立即將他們受到最合適的醫院與醫生那裡接受醫療服務,而Mayo所擁有與病人有關的所有醫療記錄也將立即傳送給負責醫療的醫生,在這項服務開始提供之後,許多客戶立即發現其珍貴之處,包含一位曾在東歐地區接受腦部緊急手術的客戶。

我們在2003年認列的3,200萬存貨跌價損失,其發生的原因在於當年度中古飛機價格下滑的因素,其中較特別的是我們以當時的市場價格從一些退訂的客戶手中買回部份所有權,而在我們再度將他們出售之前,市場價格進一步滑落所致,目前市場價格已趨於穩定。

歐洲地區的損失相當令人頭痛,但任何一家放棄歐洲地區業務的公司,(如同我們其它競爭同業的做法),終將成為市場的二軍,許多美國地區的客戶時常飛到歐洲,他們希望NetJets的飛機以及機師也能提供同樣的安全與便利,雖然起步較晚,但我們歐洲地區的客戶數也正穩定地增加中,2001年到2003年的營收成長率分別是88%、61%以及77%,但截至目前為止依然未達到損益兩平的階段。

NetJets傑出的總裁-Rich Santulli以及我本人都有信心歐洲地區會在2004年轉虧為盈,也預期美國地區將持續獲利,更重要的是,我們的客戶愛死了NetJets所提供的服務,一旦客戶嘗試過我們的服務,就很難要他們在回到過去所搭乘傳統的航空公司班機,可以肯定的是就長期而言,NetJets一定可以發展成一個大企業,同時在客戶滿意以及企業獲利上,獲得重大成果,我相信Rich一定可以做到這一點。

下表是伯克希爾2003年市價超過5億美元以上的股票投資。

12/31/03

Shares Company

Percentage of

Company Owned Cost Market

(in $ millions)

151,610,700 American Express Company ……. 11.8 $ 1,470 $ 7,312

200,000,000 The Coca-Cola Company ………. 8.2 1,299 10,150

96,000,000 The Gillette Company ………. 9.5 600 3,526

14,610,900 H&R Block, Inc……………… 8.2 227 809

15,476,500 HCA Inc. ………………… 3.1 492 665

6,708,760 M&T Bank Corporation ………… 5.6 103 659

24,000,000 Moody’s Corporation …………. 16.1 499 1,453

2,338,961,000 PetroChina Company Limited ……… 1.3 488 1,340

1,727,765 The Washington Post Company ……. 18.1 11 1,367

56,448,380 Wells Fargo & Company…………. 3.3 463 3,324

Others ……………………….. 2,863 4,682

Total Common Stocks …………….. $ 8,515 $35,287

去年我們增加了一些Wells Fargo股票,除此之外,在我們六大持股當中,可口可樂最後一次調整持股的時間是1994年、美國運通是1998年、吉列是1989年、華盛頓郵報是1973年,而慕迪信用是2000年,股票營業員實在拿我們沒有辦法。

對於目前手頭持有的這些投資組合,我們既不覺到特別興奮,也沒有抱持負面看法,我們擁有的是一些優質企業的部份所有權,雖然去年這些企業的實質價值都有著長足的進步,可是同樣的其傑出的表現也反應在其股價之上,當然從另一個角度來推論,這也代表個人沒有在股市泡沫化期間出脫這些持股是個重大的錯誤,換句話說,如果這些股票的價值現在都已充分反應的話,我想你一定會聯想到四年前,當它們的實質價值更低,股價更高時,我在做什麼。我也覺得很奇怪。

回顧2002年,當時的垃圾債券價格相當便宜,所以我們一口氣買了80億美元,只是鍾擺顯然擺蕩的很快,目前這方面的投資標的,很顯然地對我們已沒有任何吸引力,昔日的野草如今被人捧為鮮花。

個人一再重申已實現的資本利得,對於分析伯克希爾來說,一點用處都沒有,我們帳上擁有大量的未實現資本利得,何時該實現,其考量點完全與某些特定日期的財務報表完全沒有關連,但有鑑於伯克希爾的投資活動日益多元化,大家或許對於以下表列2003年的數字會感到有興趣。

Category Pre-Tax Gain

(in $ million)

Common Stocks ………… $ 448

US Government Bonds…………. 1,485

Junk Bonds ……………. 1,138

Foreign Exchange Contracts ……… 825

Other………………. 233

$4,129

普通股的獲利主要來自於處分其它一些次要的持股,而非先前提到的那些主要持股,至於政府公債的處分利益主要係出售長期債票(這是政府公債中價格變動最劇烈的券種)以及財務與金融商品部門投資策略上的調整,我們保留大部分的垃圾債券,只出售了其中一少部份,另外垃圾債券的利益還包含了一些到期或是提前贖回的債券。

2002年我們生涯首度進入外匯市場,2003年我們進一步擴大這方面的部位,主要原因在於個人長期看空美元,我必須強調的是,預言家的墓地有一大半都躺著總體經濟分析家,在伯克希爾我們很少對於總體經濟做出預測,我們也很少看到有人可以長期做出準確的預測。

展望未來,我們仍然會將伯克希爾大部分的投資擺在美國資產之上,然而近年來,我們國家的貿易赤字持續強迫全世界其它國家吸收美國的債權與資產,曾經一度,外國對於這類資產的興趣消化了這類供給,但是到了2002年,全世界開始吃撐到吐,使得美元相對於其它貨幣開始貶值,然而匯率的變動卻無法有效地解決貿易的赤字,所以不管外國投資人願意與否,他們手上仍將抱滿美元,其結果大家很容易想像,最後還是會對外匯市場造成困擾。

身為一位美國人,我衷心希望這個問題能夠得到圓滿的解決,我個人就曾提出一個解決之道,這篇文章業已刊登在2003年11月10日財富雜誌之上,然而再一次的,或許我提出的警訊事後很可能證實無效,我們國家的活力以及耐力一再讓唱衰者像個傻瓜,不過伯克希爾手握數百億美元的美金,這也是為何我會想到如果有一些外匯契約可以抵消部份的部位會感到比較安心。

依照會計原則,這些契約的價值若有任何變動都必須立即反應在損益表之上,即便這些契約尚未到期也一樣,我們把這部份的損益歸類到財務與金融商品部門,截至年底,我們簽訂的外匯契約總額累計達到120億美元,分佈在五種外國貨幣,此外當我們在2002年買入垃圾債券時,我們也盡量買進一些以歐元計價的債券,目前這部份投資的金額約有10億美元左右。

當我們找不到什麼可以投資時,我們所設定投資選擇就是美國債券,包含國庫券以及附買回債在內券,不管這些投資的報酬率有多低,我們從來不會因為想要獲得更多利益就降低我們的信用評估標准或延長到期日,除非得到合理的報酬,否則查理跟我痛恨接受任何些微的風險,到目前為止,我們勉強可以接受的最大風險限度就是:吃標示過期一天的乳酪。

2003年投資人可以好好讀的好書,包含Maggie Mahar的「牛市!」,另外兩本推薦好書是Bethany McLean及Peter Elkind合著的「交易室裡最聰明的人」以及Bob Rubin「不確定的年代」,這三本書都寫得相當詳實,文筆也頗佳,此外Jason Zweig去年重編了智能型投資人,這是我個人最鍾愛的投資工具書。

股東指定捐贈計劃

從1981年到2002年,伯克希爾執行了一項股東指定捐贈計劃,股東們可以指定伯克希爾捐贈給其喜愛的慈善機構,這些年下來,在這項計劃下,我們總共捐出1.97億美元,教會是最常被指明的捐贈對象,當然還有其它成千上萬的單位受惠,我們是唯一一家提供這類服務的公開上市公司,查理跟我對於這項計劃相當引以為榮。

不過我們卻不得不在2003年停止這項計劃,其導火線在於對於墮胎問題的爭議,多年來,在股東的指定下,伯克希爾同時捐贈的許多金錢給多家與墮胎議題相關的組織,支持與反對雙方都有,這也使得我們時常收到反對捐贈給敵對陣營的抗議,其中有些組織甚至發動其成員抵制我們關係企業的產品,我們原本並不以為意,我們拒絕了所有限制股東依其喜好捐贈的無理要求,(只要受贈者符合501(c)(3)稅法要求的規定即可)。

然而到了2003年,The Pampered Chef旗下許多獨立的會員卻開始感受到抵制的效應,這樣的演變代表某些信賴我們,但並非我們員工或是在伯克希爾決策過程中無法發言的人將面臨收入銳減的困境。

對於股東來說,相較於自行捐贈,股東指定捐贈在稅法上享有較優惠的效益,此外這樣的計劃符合我們一向倡議的合夥人制度精神,這也是我們在股東手冊中揭示的首要的原則,但這樣的優點在部份白手起家辛苦建立自己事業的死忠成員無端受害之下相形失色,確實,查理跟我認為若僅為了股東自身些許的稅務優惠,就傷害這些正正噹噹、辛勤工作的善良百姓,實在稱不上是什麼慈善之舉。

也因此伯克希爾往後將不在母公司階段進行任何形式的捐贈,至於旗下關係公司仍將維持其各自在併入伯克希爾之前就行之有年的慣例,除非這些捐贈是先前的老闆自行本身負責的個人捐贈計劃,這部份必須要從他們自己的腰包掏錢。

年度股東大會

去年我要大家投票決定股東會在星期六或星期一召開,我個人是比較偏愛星期一,不過最後投票結果,星期六以二比一的比例勝出,我想可能還要好長的一段時間才會再產生下一次的股東式民主。

當然既然股東們都已經說話了,我們還是決定於五月一日星期六在奧馬哈市中心新落成的Qwest中心舉行年度股東大會,Qwest中心這次提供了194,000平方英呎的場地給我們(去年只有65,000平方英呎),同時還增加了許多座位,Qwest中心的大門會在早上七點鐘準時開放、電影短片照例會在八點半播放,正式會議則從九點半開始,扣除中午短暫的休息時間, (會場外有供應三明治等各類點心),除了中午休息時間外,查理跟我本人會在現場一五一十地回答大家各類問題直到下午三點半,我會向各位爆更多的料。

後面附有股東會開會投票的相關資料,向各位解釋如何拿到股東會入場及其它活動必須的識別證,至於有關機位、住宿、租車等預訂服務,我們很高興與美國運通(電話800 -799-6634)再次簽約為您提供相關安排,每年他們都為大家提供非常好的服務,在此謹代表大家向他們說聲謝謝。

一如以往,我們會安排小巴士往來會場與旅館之間,同時在會後小巴士還會載大家回旅館或是到內布拉斯加家具店、波仙珠寶店及機場等地,當然即便如此你可能會覺得如果有一輛車會更方便。

今年會場展示的伯克希爾各項產品及服務,將讓大家眼花撩亂,比如說一樓將會有柯靈頓1,600平方英呎大型的組合式房屋(配有Acme瓷磚、Shaw地毯、Johns- Manville隔熱材料、MiTek扣件、Carefree雨蓬外加NFM各式家具),各位將會發現與以往印像中的活動式房屋有大大的不同。

蓋可保險公司會再度派出各地區最頂尖的業務員,在會場設立攤位,隨時提供股東們汽車保單的報價,在大多數的情況下,蓋可保險都可以提供給你一個相當優惠的股東折扣(大約8%),這個特別優惠在我們有營業據點的全美49州中的41州都有效,各位記得將自己現在的投保資料帶來,看看是否能幫自己省下一筆錢。

星期六在奧馬哈機場,我們仍將展示NetJets@一系列的機隊供大家參觀,請到市立體育館向EJA的業務代表洽詢參觀的事宜,如果你股東會買了一大推相關產品,我相信你一定也需要用自己的飛機把它們帶回家。

位於道奇街與太平洋街的內布拉斯加家具店NFM,再度會有伯克希爾週特賣,我們將特別提供給股東原先只有員工可以享有的優惠價,我們在七年前首次推出這種促銷活動,營業額更一舉從1997年的530萬美元成長到2002年的1,730萬美元,每年的銷售成績持續創新高。

想要享有折扣記得在4/29星期四到5/3星期一間採購,並出示股東開會證明,在這期間的特賣活動也適用於許多原本從不打折的頂級品牌,這可是為了股東會才特別破例,我們很感謝他們的配合,NFM的營業時間平日從早上10點到下午9點,星期六及星期日則從早上10點到下午6點,在今年的星期六,我們將有一個股東會特賣會,時間從下午6點到下午10點,我本人也將出席,順便吃點烤肉配配可樂。

波仙珠寶-全美單店營業額僅次於紐約曼哈頓蒂芬妮的珠寶店,在股東會期間將會有兩場專為股東舉辦的展覽會,第一場是在4/30星期五的雞尾酒會,時間從下午6點到晚上10點,第二場主秀則在5/2星期天舉行,從早上9點到下午5點,記得請查理在你的收據上簽名。

從星期四到星期一的股東會期間,波仙都將提供股東特惠價,所以如果你希望避開星期五晚上到星期天的擁擠人潮,你可以在其它的時間上門光顧,記得表明股東的身分,星期六我們會營業到晚上6點,波仙的營業毛利要比其它主要競爭對手要低20個百分點以上,所以買得越多省得越多,這是我的老婆跟女兒告訴我的,她們兩人都謹記從前一個小男孩的故事,他因為錯過一班公車而走路回家,同時驕傲的表示自己因此省下了五毛錢,他爸爸聽到之後,很生氣的說,要是你錯過的是出租車,不就可以省下十塊錢嗎?

星期天下午,照例會在波仙珠寶店外面大廳為股東們舉辦的一場橋牌大賽,這次我們了邀請兩位世界級橋牌頂尖高手Bob Hamman、Sharon Osberg與大家同樂,此外Patrick Wolff-美國棋兩度冠軍,也會再度在會場蒙著眼與所有挑戰者對奕,去年我特定留意了一下,他確實沒有偷看。

我個人最愛的牛排館-Gorat’s為了伯克希爾股東年會破例在5/2星期天開門營業,從下午4點開始營業,一直到晚上10點,請記得星期天事先若沒有訂位的人請勿前往以免向隅,要預約請在4/1以後打電話(402-551-3733),若訂不到星期天的位子,也可以試試其它晚上,記得跟我一樣,老練一點地點丁骨\牛排加上雙份的牛肉丸。

星期六下午四點到五點,我們也會為來自北美以外地區的股東舉行歡迎會,每年股東年會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參與,查理跟我不想錯過與所有參加過的人會面的機會,任何來自美國與加拿大地區以外的股東事先都會拿到參與這項儀式的證明與註意事項。

每年股東大會查理跟我都相當盡興,而我相信你也一樣,所以再次歡迎大家到Qwest中心參與資本主義家的伍斯達克年度音樂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