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巴菲特寫給股東的信

致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全體股東:

經過兩年的慘淡業績之後,1976年經營業績獲得了明顯改善。去年我們預計保險承保業的進程將決定我們收益的大小。最終,收益超過了我們的最高預期。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國家賠償公司Phil Liesche管理團隊的傑出成績。

以美元計,我們的營業利潤達到1607.3萬美元,或說每股盈利16.47美元。儘管這是個創記錄的數字,我們仍然認為股權回報率是衡量財務業績的更重要的指標。本年我們的股權回報率為17.3%,稍高於我們的長期平均收益,甚至還高於美國工業的平均股權回報率,但遠低於我們在1972年19.8%的股權回報率。

考慮到所有可能的不利因素,目前我們預計1977年的經營收益可能會有所改善,但股權回報率可能會比1976年稍低一點。

1976年我們紡織部門經營業績慘淡。無論以銷售利潤率還是資本回報率來衡量,紡織部門的業績都很差。在某種程度上,這是由於行業狀況沒有達到一年前的預期,但我們自身的不足同樣重要。在我們新開的Waumbec運營中,營銷和產能沒能很好的匹配。對機器和員工能力判斷的不當導致了不利於我們的生產成本上的差異。Ken Chace一如既往地坦誠匯報問題並一直通過勤奮的努力來糾正它們。他以工作為樂,即使經營環境非常困難。

雖然一季度預期會虧損。我們初步預計1977年紡織業務的盈利將等於或稍超過1976年的水平。儘管目前的業績不盡如人意,我們仍在尋找發展紡織業務的方法並正在考慮一個中等規模的收購。應當承認紡織業務無法提供一個高的投資回報預期。然而,我們恪守著社會責任——它是新貝德福德和曼徹斯特的重要雇主——並相信未來獲得平均的合理回報是可能的。

保險承保業務

由於1975年的災難使最終費率的增加超過了殘酷的成本的增加,意外險公司從1975年災難導致的困難運營中有所恢復。初步結果我們所擁有的財產和意外險公司1976年的綜合賠付率為103,1975年為108.3。(100是承保的盈虧平衡點,綜合賠付率高於100代表承保虧損)我們非常關注車險業務。本年其他車險公司的綜合賠付率從113.5下降到107.4,我們自己的車險公司整體業績的改進更有戲劇性,綜合賠付率從115.4下降到98.7。

我們在保險業最主要的業務,國家賠償公司的傳統車險和一般責任險今年業績非常好,實現利潤顯著高於行業平均水平。這要歸功於Phil Liesche及承保方面的Roland Miller和索賠方面的Bill Lyons的出色工作。

1976年,競爭者終於意識到以往費率過低,因此國家賠償公司的承保量大增。但正如去年年報中所提到的,我們非常關注那些很容易受到經濟和社會通脹影響的產品線。目前的費率充足,明天就不一定了。我們的看法是不久以後,可能在1978年,隨著市場的短期繁榮造成的不明智的競爭可能使整個行業在費率上落後於通脹水平。如果那樣,我們就要準備好迎接又一波定價不足的衝擊,那樣我們的成交量會大幅下降。

再保險業務中定價錯誤的影響比直接保險業務定價中犯類似錯誤的影響要長。George Young,一個優秀的經理人,一直通過不斷的努力來達到使其承保業務有利可圖的目標,他取消了許多費率不能進行合理調整的保單。像直接險一樣,我們在再保險業務中不得不關注已遭到通脹影響重創的意外險業務。短期來看,我們的再保險業務仍不會有太大發展。

我們的本土化公司業務在John Ringwalt的管理下繼續取得了實質性進展。綜合賠付率從1975年的108.4下降到1976年的102.7。綜合賠付率裡反映出由於一些公司規模太小導致仍然存在多餘的成本。內布拉斯加州居民財險公司,本土化公司中歷史最久、規模最大的公司是1​​976年本土化公司中業績最好的一個,它在這些公司中賠付率最低。同時,內布拉斯加州公司94.4的綜合賠付率也是史上最低的,這是它成立六年來第五次綜合賠付率在100以下了。1976年隨著市場地位的顯著提升,本土化公司保費收入增長率達到了78%。目前我們計劃在今年晚些時候成立一家新的本土化公司。

我們的附屬公司,佔據伊利諾伊州庫克縣地區汽車保險業務主要地位的家庭和汽車保險公司,在1976年經歷了一個強勁復甦。這要直接歸功於John Seward。John在他任職的第一年就對市場營銷和承保評定方法進行了顯著改革。我們的車險業務已經轉移到一個六個月的直接險中,這樣我們就能對承保趨勢有更快的反應了。我們家庭和汽車保險公司的一般責任險業務也顯著擴大並取得了很好的業績。雖然家庭和汽車保險公司能否取得持續的承保盈利仍有待證明,我們對John Seward所取得的業績已經非常滿意了。

總的來說,我們預計1977年保險業會有個不錯的業績。目前承保量很高且費率應該可以獲得承保盈利。然而長遠來看,保險行業有很多不利因素。特別是車險業務,它看起來極易受公司控制外的政策和社會因素所引發的定價和管理問題的影響。

1976年隨著可投資資產在更高的保費收入和更好的盈利之下的顯著增長,保險投資的稅前投資收入從8,918,000美元上升到10,820,000美元,。在最近的報告中,我們提到了債券賬戶上的未實現貶值,但我們認為這些市場波動的影響是次要的,因為我們的流動性和財務實力使我們不太可能在不恰當的時機賣出這些債券。在1976年,債券市場大幅上揚,這使得我們的銀行和保險公司擁有的債券組合的年末未實現收益有微幅上升。這也是次要的,因為我們打算把大部分債券持有到期。較高債券價格的必然結果是再投資收益的下降。總的來說,我們更喜歡我們的債券市值小於其賬面價值。這樣再投資時就能獲得更有吸引力的利率。

去年,我們提到我們期望1976年會實現資本收益。事實上,我們在1976年獲得了主要來自股票投資的996.2萬美元的稅前資本收益。現在看來,1977年同樣是實現淨資本收益的一年。目前我們的股票組合中有一大筆未實現資本收益,而幾年前我們的股票組合中有大筆的未實現虧損。我們依然認為每年都在發生的市場波動相對而言是不重要的;我們股票組合中的未實現資本收益,年終高達45700萬美元,在我們3月21日寫這封信時已經下降了500萬美元。

然而,我們認為所投資公司業務的進展是重要的。1976年,我們對所投資公司的優秀業績表示滿意。如果公司未來幾年業績繼續如此出色的話,我們肯定能從股票投資中取得豐厚的回報,而每年的股市波動是無關緊要的。

我們在1976年12月31日持有的一筆超過300萬美元的投資如下:

你會發現,我們的主要持股相對較少。我們基於公司的長期表現進行投資,並會仔細考慮如果整個收購公司所要考慮的因素:(1)對公司有利的長期經濟因素;(2)有能力且忠誠的管理層;(3)以整個收購企業的標準來度量,價格有吸引力;(4)是我們所熟悉的行業,我們能判斷其長期的經濟特徵。尋找到符合我們標準的公司很困難,這也是我們喜歡集中持股的原因之一。我們無法找到一百隻滿足我們投資標準的股票。然而,我們覺得集中持有少量我們已確認有吸引力的股票是非常舒適的。

我們打算長期持股,但有時我們也做短線投資,如對凱撒工業的投資。該公司預計1977年母公司將進行現金紅利和股票紅利的分配。在該公司管理層宣布了紅利分配方案後,我們在1976年買入了這家公司的股票。

Eugene Abegg我們附屬銀行伊利諾伊國民銀行和伊利諾伊州的羅克福德信託投資公司的總裁繼續引領銀行界——正如他在1931年銀行剛成立時所做的一樣。

最近,克利夫蘭國民城市公司,一家擁有真正出色管理的銀行在一則廣告中寫道“1976年我們平均資產收益率為1.34%,我們相信這是在所有主要銀行公司中的最好水平。”在真正的大銀行中這是最好的盈利業績,但伊利諾伊國民銀行的盈利比國民城市公司的盈利水平要高出接近50%,平均資產收益率大約為2%。

這一優秀的盈利記錄在以下措施的作用下再次被實現了:

(1)對所有消費儲蓄支付了最大利率(定期存款超過了總存款的三分之二);(2)保持了良好的流動性(出售的聯邦基金加上目前買入的六個月以下美國政府債券大約等於活期存款總額);(3)避免高利率的低劣貸款(1976年貸款壞賬約為12000美元,或著說0.02%的壞賬率。這與1976年的銀行界的現行壞賬率相比非常小)。

成本控制是銀行成功的重要因素。該銀行的僱員數量仍然保持在1969年購買它時的水平,儘管消費定期存款從3000萬上升到9000萬並在信託、旅行支票和數據處理等其他業務上有顯著的擴張。

藍籌印花公司

1976年我們增加了在藍籌印花公司的權益,年底前我們已持有該公司33%的流通股。藍籌印花的股權對我們日益重要。藍籌印花的財務報告摘要在我們所附的財務報表的腳註裡。另外,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股東可以從藍籌印花公司的董事長秘書Robert H.那裡得到現在和後續的年報。他的地址是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東南大道5801號藍籌印花公司,郵編90040。

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子公司K & W第一年已表現出不錯的業績,銷售額和利潤較之1975年均有適度增長。

我們只有不到四年的時間按規定的在1980年12月31日之前把我們的銀行部門剝離出去。我們打算以一種對我們銀行部門損害最小的方式完成這種剝離並為股東贏得最大利益。最大的可能是我們以分拆上市的辦法在1980年把我們的銀行部門剝離出去。

我們也希望在合適的時候對多元化零售公司進行合併。無論對藍籌印花公司的整合還是持股的增加都使這次併購有利可圖。然而,希望與併購相關的各項任務都在1977年推行是不可能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