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9年巴菲特寫給合夥人的信

致合夥人:

大概在18個月以前,我曾經給你們致信,認為投資環境和我個人情況的變化將導致我對我們未來業績預期做出調整。

我當時所討論的投資環境,已經變得更加的惡劣且令人沮喪。也許我僅僅是缺乏從精神層面進行調整的能力。(正如一位評論家對超過40歲的證券分析師所評價的那樣:“他們知道太多如今已不再適用的東西。”)

雖然如此,就我看來:(1)在過去的二十年中,對於數量(定量)分析方法所能把握的機會之水已經逐漸乾涸,到今天可以說是已經完全枯竭了;(2)我們的資金基數已經達到一個億,也就是說不超過三百萬的投資量對於我們淨資產的影響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實際上我們的投資標的的市值已經不能低於一億美元;(3)大量地對於投資的專注已經導致市場的交易行為變得極度追求短期的利潤,市場的投機性大大增加。

在1967年10月的信中我亦提到個人境遇的變化是我調整我們未來收益預期的最重要的原因。我表達了自己不想再在合夥公司上註入我100%的精力的願望。然而在過去的18個月中我完全沒有做到這一點。我曾經寫到:“希望隨著預期的降低,我的對此投入的個人努力也可以隨之降低。”然而實際上完全不是這樣,我發現只要我一天還在管理合夥企業,我就完全無法讓自己投入到其它與之無關的東西上去。我不想讓自己成為一個永遠管理著資金,追逐著投資收益的瘋狂的兔子,而唯一讓我放緩腳步的辦法,就是將其停止。

所以,在年底之前,我希望所有的有限合夥人都能正式地得知我的退休願望。

沃倫·巴菲特

1969年5月29日


致合夥人:

以下是接下來我認為對於我的退休將要涉及的事情:

(1)向你們介紹一下Bill Ruane(注:比爾·魯安,紅杉基金創始人),一位非常優秀的資金管理人。

(2)十一月底,按要求我將提前三十天正式通知各位我的退休意願。

(3)關於我們解散的方案的選擇,你們將收到目前合夥公司控股企業的資料,請詳細研究這些資料並考慮接下來的選擇。

(4)在大約1月5日- (a)約佔超過我們淨資產56%的現金將會分配給各位;(b)按照你們的持股比例,DRC和BERKSHIRE的股份也將分配給各位,如果各位選擇直接變現股份的話,那麼將會為你帶來佔各位1969年底淨資產30-35%的現金。

我們可能會進一步出售我們的資產,這樣在年底的現金分配比例將會超過56%。

(5) ……

(6) 我們將花一點時間進行合夥公司的清算。

對於一個人類在未來不確定環境中的判斷顯然並不容易,不過有時我們只能在不確定的情況下做出選擇。我認為BILL是一個可以在未來預期其有優異表現的資金管理人,而且在可以預見的將來他仍然將繼續從事該項事業。

如果各位有意將錢交給BILL打理,我將會記錄下各位的名字,同時他也會與各位聯繫。

BILL擁有非常好的投資業績,在1956-1961年,以及1964-1968年,他的投資組合的年均回報率達到了驚人的40%。不過在1962年他的資產亦曾遭受50%的損失。然而他的投資組合中並沒有控股公司和WORKOUTS,並且在普通股上的投資他的投資標的有不少跟我的是重合的。

目前BILL管理的資金量約為兩千萬到三千萬,資金預計還會增加。對於各位的不利因素是,資金基數的擴大會造成投資業績的相對下滑。另外由於BILL最近開了一家公司(NEW YORK STOCK EXCHANGE FIRM),公司的日常事物亦可能分散他的精力。最後,優異的管理人往往也只能取得略勝於市場平均水平的業績。

最後的忠告是,跟隨BILL的投資可能將會整體市場的未來表現密切相關,這一點請各位注意。

在我整個的投資生涯中,我第一次感到對於一般的投資者而言,對於被動地投資債券和投資有專業人士管理的股票,幾乎沒有太大的差別。如果我的這種感覺是正確的,那麼其中就有著重要的暗示。讓我在此進行簡要的敘述:

(1)收入稅的問題。我所說的情況是,聯邦政府收入稅達到40%之多,除此之外還包括其它的州政府的收入稅。

(2)我所講的是指未來十年的情況。

(3)目前純粹被動地投資債券的收益可以達到每年6.5%。

(4)綜合的公司股票的預期收益為每年9%,包括3%的紅利收入和6%的價值增長。考慮到稅收,實際收益與債券無異。

(5)對於好像Bill管理的表現優異的基金而言,可能會取得高於市場3%左右的年均複合收益,因此如果你們足夠幸運的話,也許將會因此取得約9.5%的年收益率。

(6)所以最後得出的驚人的結論就是在今天的奇特環境下,債券的收益跟股票的未來收益幾乎持平,而也只是略遜於表現優異管理上佳的股票基金。

對於未來的估計顯然未必正確,然而這其實是我目前的想法。

最後還是要靠你們自己來選擇是持有股票還是債券,如果你們想就此跟我談一下的話,鄙人亦樂意效勞。

沃倫·巴菲特

1969年10月9日


致合夥人:

此信將提供給你們一些關於我們的兩個控股公司(以及它們的四個主要的營運構成)的公開信息。我亦將同時對其營運情況給出我自己的評價。

到年底,合夥公司將擁有80萬到100萬Diversified Retailing Company 的已發行股票。第一曼哈頓公司和Wheeler, Munger & Company 將各自擁有10萬股。DRC之前擁有100%的Hochschild, Kohn & Company of Baltimore,而目前擁有100%的聯合零售百貨(之前的名稱是聯合棉花店)。在12月1日,DRC賣掉了其HK的所有權益給Supermarkets General Corp,作價$5,045,205現金以及SGC的價值2百萬的,於70年1月2日償付的無息票據和價值$4,540,000的,於71年1月2日償付的無息票據。這些票據的現值大概為6百萬,所以總共的賣出價約為11百萬。

聯合零售公司的淨資產值大概是7.5百萬。它是一個非常好的,同時具有強勁財務狀況的公司。其營運邊際利潤良好,近年來還實現了歷史上最好的銷售和利潤的增長。去年其銷售額約為37.5百萬而淨利潤約為1百萬。今年將會出現銷售和利潤的新紀錄,據我估計大概會有1.1百萬的稅後利潤。

DRC有6.6百萬的已發行債券,這些債券有一個特殊的附加條款,即如果我本人或任何一個我控制的公司不是DRC的最大持股人的或,那麼債券持有人便有權將債券兌現。

DRC的淨資產值約為每股$11.5-12,這是一個運營優異的生意,其產生的利潤足以讓我用來投資其它的營運生意。

Berkshire Hathway, Inc。有著983,582股的已發行股份,合夥公司擁有其中的691,441股。

BH主要有三方面的業務,紡織業務,保險業務(由國民賠付公司和國民火災及海事保險公司執行,以下統稱保險公司),以及伊利諾亞國民銀行和伊利諾亞羅科福德信託公司。BH亦擁有太陽報,布萊克印刷公司和70%的Gateway Underwriter, 不過這些業務對BH的總體貢獻有限。

紡織業務目前大概每股值$16。雖然我認為相對紡織業的整體情況而言公司是有進步的,但是該業務仍算不上是令人滿意的生意。其資本回報率尚不足以覆蓋該業務所需的新增資產,而且其未來的表現估計也不會比現在及過去要好。相較而言,當我們在四年半前買下該企業時,它正處於最好的時期。來自其它業務的資金則被成功地重新分配,開始時是被暫時地分配到了可交易的證券上,現在則被永久性地用到了保險和銀行業務上去。我喜歡從事紡織業務的員工,他們努力地在困難地情況下改善該業務,只要紡織業務的情況能夠維持在接近目前的水平,我們就將繼續將此業務做下去。

BH擁有100%權益的保險業務和擁有97.7%的銀行業務則有著令人愉悅的畫面。這些都是我們一流的生意,給我們提供了非常好的資本回報,同時其營運數據不論是從絕對還是相對的分析角度都是不錯的。銀行業務對於BH來說大概值每股$17,保險業務則為$15。我預計它們目前的盈利能力大概是每股$4(1968年大概是$3.4),預期其總值$32的淨資產也有望在未來繼續增長。總體而言,BH每股的有形淨資產約為$43,賬面價值約為$45。

在DRC和BH之間,我們有四個主要的業務,而其中的三個就我看來無論根據任何常有的評判標準而言都是一流的業務。這三個優異的業務都是由超過60歲的人經營著。這些人都工作勤奮,富有且表現非常傑出。他們的年齡固然是一個弱點,但這也就是他們唯一的不足之處了。我能高興地持有相當大的資產在這些業務上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這些業務被他們掌管著。

DRC和BH沒有分配股息,而且在未來也很可能不會分配或者只分配有限的股息。這是有多種原因的。這兩個母公司都有借貸,而我們想為我們的銀行及保險業務的客戶提供一個良好水平的保護,而且其中的一些公司有著良好的利用增量資金的方式-我們亦有希望發現新的,可以使我們的投資更加多元化且可進一步放大我們的盈利能力的生意。

就我的個人觀點而言,我認為DRC和BH的內含價值將會隨著年份增長。當然無人知道未來的情況,但如果未來它們取得的年均增長率低於10%的話,我將會感到失望。隨著市場的價值會圍繞內含價值出現很大的波動,就是長期而言公司的內含價值終將在某個時刻被市場價值正確地反映出來。因此我認為它們會有良好的長期表現,我亦願意將我個人淨資產的相當一部分投資在它們上面。當你直接擁有這些證券時,你應當對無視其短期內的價格表現,就如同你通過BH間接持有它們一樣。我把它們視為實業,而非股票,如果長期而言實業的業績良好,那麼股票也會有著同樣的表現。

我認為我仍將在相當長的時間內維持對DRC和BH投資,但我不會對此做出道德上的絕對承諾。我們目前準備在明年1月5日進行合夥企業的現金分配,分配量將至少不低於1969年1月1日合夥企業所擁有的資金減去1969年所分配的資金後的總量的64% 。由於我們還有一項懸而未決的對於我們的Blue Chip Stamps holdings公開發售,如果其能在這個月底前完成,則我們分配的資金比例將達到至少70%。

沃倫·巴菲特

1969年12月5日


致合夥人:

就上一次的信各位提出了不少問題,現分別回答如下:

(1)既然我們在BH的紡織業務上沒有好的回報,為何還要繼續營運下去呢?

主要是因為我在之前的信中提到的觀點。我不想解散一個僱傭了1100人的生意,尤其在管理層已經在努力改善公司相對整體行業的表現,而且也取得了合理結果的時候,同時該業務目前尚不需要額外的資本投入。但是如果未來我們面臨需要投入大量資本,或者該業務遭受相當程度的損失時,我將做出不同的決定。

(2)我們在太陽報等的投資量有多大?我們有進一步進入報紙、廣播和電視領域的意圖嗎?

我們在太陽報、布萊克印刷和Gateway Underwriters的投資大概略多於$1的每股BH股票,每股收益大概略少於10美分。我們對於進入上述領域未有具體的計劃。

(3)Gateway Underwriters是乾什麼的?

Gateway Underwriters主要是作為國民償付公司在密蘇里州的一般代理人存在的。

(4)對於管理著三塊優秀業務的人而言,是否有相應的接班人?

相應的二把手是非常難去評估的,唯一能夠證明某人是否具備營運某個企業的方法就是讓他去實際營運這個企業。雖然如此,我們的一些業務也確實並不是單靠一個人來營運的,所以從長遠看來,我們確實會有相應的人選。

(注:共有13問,之後的問題主要涉及清算問題等等,不在此翻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