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年巴菲特寫給合夥人的信

致合夥人:

1959年股票市場的總體情況

道瓊斯工業股票平均價格指數無疑是被最廣泛使用的指數,我們用它來描述1959年某種程度錯誤的情景。該指數從583漲至679,年回報率為16.46%。如果加上已經發放給股東的紅利,總回報率將達到19.97%。

儘管這顯示了強勁的市場,然而紐約交易所中下跌的股票要多於上漲的股票數量,分別是710比682。無論是道瓊斯鐵路平均價格指數還是公用事業平均價格指數都有不同程度的下跌。

大多數投資信託同工業平均價格指數相比,表現要差得多。Tri-Continental 公司,全國最大的封閉式證券投資公司,總資產達到4億美元,僅僅獲得了5.77 %的收益率。其董事長弗萊德-布朗(Fred Brown)在最近一次分析師協會中的演講中透露了該數據,並以此來描述整個市場特徵。

“不過,即使我們喜歡我們的組合中的股票,但Tri-Continental 公司1959年的市場表現仍然令人失望。投資者的信心和熱情對1959年市場表現發揮了大部分的作用,對於訓練於價值投資和長期投資理念的投資經理來講很難琢磨。也許我們沒有將我們的步伐調整合適,但是,我們認為這樣我們可以將風險控制在有限的範圍內,而這個風險是Tri-Continenta公司投資者的錢所可以承受的。有一個限度的風險比投資的一個機構,例如三,大陸應採取與其股東的錢,而且我們認為該組合是對未來年份的反應。”

馬薩諸塞投資者信託(Massachusetts Investors Trust),是全國最大的共同基金,總資產十五億美元,在當年取得了約9%的平均回報率。

你們大都知道,我已經對股票總體水平表示擔憂好幾年了。迄今為止,這種謹慎看來還是不必要的。按以前的標準,新聞界普遍宣稱的藍籌股,其價格包含了大量的投機成分,存在造成相應的損失風險。也許還有其他估值標準正在進化,將永久地取代舊的標準。但是我不這麼認為。也許我是錯的,但是我寧願接受因為過度保守而招致的懲罰,而不願因為相信樹木將長至天空外這樣的“新時代”哲學觀點而造成的錯誤結果。後者的錯誤將可能給資本帶來的永久性損失。

1959年的經營結果

在以前的信中我一直強調過,我建議使用新的考核業績標準來檢驗相對業績(相對於一般市場指數和流行投資信託基金),在下跌或盤整的股市中是否有好的相對經營結果,而在迅速上漲的股市中可能擁有不是讓人印象深刻的結果。

在1959年我們很幸運地取得相當好的成果,六個合夥企業已取得了總體約在22.3 %至30.0 %之間的收益率,平均是25.97 %。這些合夥企業的投資組合現在有80%的可比較性,但仍然存在一些差異是因為獲取證券或現金的時間、支付給合夥人的資金不同。在過去的幾年中,沒有哪一個合夥企業持續地站在業績的最前或最後。而當投資組合變得可比較時,合夥人之間的收益差異正在縮小。

總收益的計算基於年初至年末的市場價值,並針對資金的支付或獲取進行了修正。該收益率並不是當年實現盈利除以年初資金,這樣將有利於衡量不斷流動的資產價值變化。該收益率是支付合夥人紅利之前的收益率(已在合夥人協議中特別說明),也是支付普通合夥人(巴菲特本人)盈利提成前的收益率,還是扣除營業費用之後的收益率。

主要經營費用扣除準則基於的是Nebraska 無形資產稅法(Nebraska Intangibles Tax ),該稅額所有證券市場市值的0.47%。去年,也就是成立的第一年,這種稅已經有效地執行。這樣也意味著我們失去了資產的0.47%。

投資組合現狀

去年我曾提到涉及各個合夥企業大約25 %的資產一項投資,現在該投資已經上升到約35 %。這是一個非常大且非正常的比例,但我有強有力的理由。實際上,這家公司是一個擁有約三十或四十其他高質量證券的投資信託基金。我們以保守的方法來評估該企業的價值,在資產價值的基礎上大打折扣的市場價格上買入。目前我們是該公司的最大的股東,而其他兩個大股東也贊成我們對該公司的看法,我們預計有利於我們的情況很快就會出現(指該公司的合併),很可能就是今年。我們的其他資產則被投資在被低估的或同時具有WORK-OUT(合併、清算等預期)性質的證券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