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克夏2016年股東會問答錄

巴菲特開場白:大家早上好,我是巴菲特,他是查理(芒格)。現場觀眾喊:巴菲特我愛你!

巴菲特:今年是第一次網絡直播,全世界都看到了,並且有中文翻譯,我們很高興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到。

巴菲特:我七個月大的小孫子也來了,他可能會經常哭,但我只是想讓他知道我關於接班人的考慮。

巴菲特:伯克希爾第一財季淨利潤上升到55.9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51.6億美元有所上升。他還介紹了董事會成員,包括微軟前CEO比爾-蓋茨。

問答環節開始。

第一個問題:在你1987年一封信裡講到,說伯克希爾特別喜歡買的公司是一些比較小規模的資產,單單這些資產就能持續增長,而且賺來的資金能進行其他配置。現在公司已改變戰略了,很多收購需要非常大的花費和資產,而賺回來的可用資金非常低,為什麼會這樣呢?

芒格:早期的時候,我們好幾次買了一些業務,每年都可以獲得大概百分之百的收益,這是非常好的投資,我們還是希望能這麼做,但現在沒有辦法了,不見得會有這樣的好結果,於是我們就開始B計劃,我們該怎樣進行靈活的資本運用呢?有時候投資計劃是需要變更的。

第二個問題:為什麼花這麼多的錢購買精密鑄件公司?它以後是否會更成功,如果是家私有公司,能繼續支持他的客戶及做的投資項目,不上市是不是更好?

巴菲特:我們現在已經做了。精密鑄件最重要的資產就是,CEO馬克能把這個公司經營得非常好。查理跟我這麼多年常看到很多經理人,馬克主要優勢就是能讓公司經營好,我想這麼好的優勢、這麼好的經理,它能成為伯克希爾的子公司,絕對是有優勢的。我們不關注不具備生產力的東西,這些等於是浪費時間。精密鑄件也許之前分的股息不多,但以後一定是有前途的,它如果在我們伯克希爾治下,經營也會很好。

第三個問題:你是如何追尋快樂的?有什麼後悔的事情、最喜歡的事情?

巴菲特:我最喜歡的員工是我自己,我最喜歡的是和喜歡的人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芒格:我最後悔的大概就是沒有變聰明得更快一點,但我現在92歲了我還能繼續幹下去。

第4問:為什麼伯克希爾把德國最大再保險公司賣掉了,為什麼這麼做呢?這個公司上市的話,你是不是會擴大您的運營?

巴菲特:我在報告裡面也講了,再保險業務,以後10年跟過去10年差不多的,但這只是我自己的判斷,鑑於現在市場的競爭及競爭動力,跟10年、20年之後的結果,於是我們去年把他賣掉了,我想他們的生意對我來說,10年後也沒有太大吸引力。最重要的事情是利息方面的變化,在保險方面很多你的收入是跟利率相關,因為它們沒有巨大的緩沖地帶。相反伯克希爾有很多空間可利用,比我們的對手更多的空間,所以我們盈利的能力就比對手要強。我們對這兩個公司不是對公司、管理層有任何負面判斷,只是說我們對這個生意模式有一點負面看法。

巴菲特:我們伯克希爾的強項在於,我們可調整自己的商業結構,可調整背後的模型。世界上目前大的再保險公司,除了伯克希爾,保險模型都相對固定,不像伯克希爾有很多調整的空間。很早以前我打了個賭,賭Getco和Progressive的生意模式。Progressive以前的市場比我們多得多,但現在我們更多。我希望在我100歲的時候能夠超越Statefarm。當然,我要活到100歲。

芒格:我從來不會因為別人說我有個好對手就產生憂慮。

第5問:Geico去年的表現很好,你認為是什麼原因?

巴菲特:就像我剛才說的,保險公司的利潤主要來自利差,美國負利率對保險業影響很大,但對伯克希爾旗下的保險公司影響不大,因為伯克希爾資本非常充足,可以從其他很多地方補充資本,所以我不是很擔心。

6問:您應開展這種按需的保險業務:到理髮店你掏1塊錢,如果發生龍捲風賠你100萬,我們看到這樣的公司飛速成長,它們的市場推廣發生了很大變化,從過去大量發廣告,到現在變成客戶自己尋找他們需要的產品,亞馬遜式的這種轉變對我們公司來說意味著什麼?

巴菲特:你的這個問題是很大的一個問題,亞馬遜作為一家公司,在短時間這種成長的速率是令人驚嘆的,我們不光是做製造業還是零售業,我和查理不會在對手擅長的領域裡面來打敗他們,對我們來說我們不會為這個感到焦慮,因為我們絕大多數的生意代表了經濟上的巨大趨勢。事實上不光是亞馬遜,這是一種非常龐大的力量,能顛覆所有的事情。

芒格:以前我工作的時候零售業還是非常年輕的,現在的零售業肯定被互聯網滲透了,這也引導了我們受到互聯網更多的影響,能夠用互聯網增加市場份額,這是肯定的事。

7問:可口可樂不利的影響是什麼?你就說了一些非常的結果,你就告訴大家你一天喝多少可樂對你並沒有不利影響。我們的大學講到,蘇打水或者糖,1年會造成大概十幾萬人死亡,因為糖吃太多了,可能招致糖尿病或心血管疾病,或者還有大概60多萬人得癌症等。現在伯克希爾為什麼還這麼驕傲地說還擁有大量可口可樂的股份呢?

巴菲特:我想這樣講吧,說到底要消耗多少卡路里是個問題,我希望每天光喝可樂就有700多個卡路里,所以我1/4的熱量都是來自可樂的。所以我想有些人如果在講,你一天如果消耗3500卡路里,中間有1/4是可口可樂的話,你可能就得了肥胖症,或生病是因為你喝了可樂,這絕對不是事實,你可以選擇到底要消耗多少卡路里或吃多少東西,我做了這個選擇。我還吃花生糖,這些都是我最喜歡吃的,我吃了這些東西,我就變成非常快樂,所以我誠懇地跟你講,當然我沒有辦法讓你每天感覺到很愉快。我有一個朋友,他​​告訴我,美國有1萬人已活到100歲,還有4萬5千名女性活到100歲,光看數據是不對的,1萬個男性跟4萬5女性,真的要長壽的話就變性嗎?你就有4倍大的可能性更長壽,變女人你就可以了,這是我們得出來的研究結果嗎?

芒格:我喝健怡可樂,今天有人提出這樣的問題,主要是你沒有想到事情的益處,就想到壞處,光想到壞處的時候就說,因為可能一年100多人空難就不坐飛機?這簡直是瘋狂的想法。每一個人,他每天要喝8、9杯水才能生活。如果水里面再加點口味,是非常好的,而且對你個人來講、對你的身體來講都是好的。

提問:我們知道現在鐵道行業經濟狀況欠佳,比較慘痛,特別是汽車業也被連累到,所以現在到底這種衰退的現象,你覺得是季節性的嗎?它的周期到底是怎麼樣?而且我們現在回調35%,這樣的簫條是不是會更多?你是不是能在選擇更多的一些物資使用鐵路運輸,能夠在短期之內進行補足呢?

巴菲特:我們現在因為知道煤炭運量的減少,大概減少了20%的收入,這是非常重要的狀況,其他的一些因素也包含在內,能影響到我們現在衰退的現象。當然我們的冬天並不是那麼的寒冷,也是因素之一。鐵道受到的不利影響基本上跟煤炭有關,而且20%的衰退是現實狀況,當然是非常嚴重的。但是你講的是事實,很多人也在在談論這些事情,鐵路運輸也簫條了不少。但是,我們買到鐵道的時候價錢非常吸引人,如果有機會我們還是會繼續進行投資的,但這種起伏的狀況我們是沒有辦法預測的,或者是能由我們來主導。

問:你說金融衍生品非常危險,投資者沒法理解其含義,你怎麼看伯克希在這方面有投資?

巴老:衍生品是一個危險因素,最大的問題是很難去評估價值,所以我認為大量衍生品肯定是危險的,會讓你徹夜難眠,就像一個定時炸彈一樣。我們在美銀只有一些優先股了,我們不會再去考慮衍生品。

問:我的小孩都在家看你們直播,投資方面,大家的投資週期越來越短,他們的股票觀念應該怎樣?

巴菲特:百分富翁沒有秘訣!能夠賺錢或建立友誼,這就是作為好公民一個更好的目標,所以我想這是一個比較容易做到的事情。

芒格:能把自己的錢投資到股票和基金上面都是很好的,但是很多人在這種情況之下,一般來講都會有失敗的一些情況,所以需要一些知識。他們現在的問題比較簡單,父母不用太擔心金融業對孩子的影響。父母應教導孩子看待股票更重要的是關注股票背後的商業價值,以及如何增加商業的價值。

問:內華達州新的規則和限制,對於可再生能源方面有何影響?

巴菲特:內華達州的問題是,過去幾年中,如果有能源或太陽能發電相關事業,價格是超出我們實際承受能力的。那麼誰來支付這些可再生能源帶來的賬單,就成為了一個問題。聯邦政府政策是全美納稅人承擔,內華達州認為這樣就不值得。這是一個政治問題,我個人認為,社區通過減排得到益處,應由整個社區來負擔費用。

問:您支持希拉里,如果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伯克希爾會有什麼風險?

巴菲特:這不是問題。政府的政策法規會在廣泛範圍內會影響所有公司。我們希望希拉里當選,但無論誰當選,我們都會繼續成長,我們公司都會做得很好。美國的商業和社會配合得非常好,讓人願意把錢投資在這個地方。

問:我了解伯克希爾沒有對賭原油價格,但在這方面有沒有投資呢?

巴菲特:沒有,我不認為我能預測是原油或其他大宗商品的價格,也從來不會基於這些預測做任何交易決定。

問:美國利率變成像歐日那樣為負的話,對我們會帶來何等影響?

巴菲特:在歐洲,短債裡面涉及負利率的話,會影響到我們公司,因為我們有很多現金。到某個程度上,其他保險公司沒辦法做的事情,我們會找到一些事情來做。負利率是十幾年前大家都沒有預料到的事,但錢還是一定要賺的。

問:投資銀行等,包括富國銀行(49.98, -0.43, -0.85%)未來的走向如何?

巴菲特:一般來說銀行並非指投資銀行,富國銀行是經營非常良好的銀行。但談及投資銀行,並不是我們投資很多的地方。我們2008年投資高盛(164.11, -0.18, -0.11%)時也賺了很多錢。我們有各種收益來源,對於投資銀行我們害怕多於喜愛。

問:租賃業務是伯克希爾很大的盈利來源,可否談一下?

巴菲特:罐裝卡車租賃是很好的業務,我們有上十億美元投資,這不單純是一個盈利的業務,還是將方便帶給人們的服務。飛機租賃我們一直沒有涉入,航空業我們覺得是可怕的業務。

問:我自己的生意麵臨很多競爭,如果你有一個名額,可以把某個競爭者消滅掉,你選擇哪家?

巴菲特:哪一種生意或哪個競爭者嗎?我沒有一個很好的答案,查理是個律師,讓他回答這個問題。

芒格:我們不是想消滅對手,我們只是想我們自己如何做的更好。巴菲特:聽起來像反壟斷法律師說的。

問:關於美國伯靈頓北方聖太菲鐵路運輸公司(BNSF)的收益。

巴菲特:第一季度BNSF的收益下降顯著,而且這種趨勢將在今年繼續。BNSF已被更低廉的煤炭貨運影響,這是因為電廠改用天然氣,對煤炭的需求下降。更重要的是,暖冬意味著較低的取暖需求。不過,我們愛BNSF,伯克希爾以極具吸引力的價格買下了它。

中午休息時間快到了,巴菲特放出一些重要數據:8年來標普500股指基金收益與對沖基金收益對比,標普完胜。巴菲特展示了他與紐約對沖基金Protege Partners之間十年賭局的最新進展。

賭局始於2008年,由Protege Partners挑起的,聲稱在十年內其挑選的五隻組合型基金的累積回報率將跑贏標普500指數,目前距賭局結束還有不到兩年時間。巴菲特展示的圖表顯示,2008年至2015年底,標普500指數的累積回報率為65.7%,而Protege Partners挑選的基金回報率只有21.9%。

巴菲特:這對對沖基金來說似乎是個可怕的結果,但對對沖基金經理並非如此。這是因為對沖基金和其他資金管理者經常採用2-20的收費模式(2%的資產管理費和20%的盈利提成)。

巴菲特:如果我和自己的兩位投資經理:Todd Combs和Ted Weschler也有類似協議,這兩人在伯克希爾各管理著90億美元資金,那麼他們吹口氣就能每人得到1.80億美元。這種薪酬機制對我來說簡直難以置信,這也是我打這個賭局的原因之一。

【午休一小時】早上場次已經結束,巴菲特和芒格已退場。巴菲特在早上會議開始前,就宣布今天上午的會議將在11:45結束(北京時間12:45),中午有一小時午餐時間,下午1點(北京時間凌晨2點)繼續回答問題。

中國投資者在巴菲特股東大會間隙接受雅虎採訪,採訪視頻在大屏幕上播出。雅虎:你們什麼時候買的伯克希爾股票?中國股東:去年。雅虎:巴菲特在中國受歡迎嗎?股東:非常受歡迎,他的股東大會在中國就像NBA一樣受歡迎。雅虎:為什麼喜歡巴菲特?中國股東:我最喜歡巴菲特的性格,他總是非常謙遜。

股東陸續進場,伯克希爾股東大會下半場即將開始。

問:伯克希爾的人才好像沒有很多元化,是否會影響公司價值?

巴菲特:董事會和管理人員已建立並會繼續伯克希爾的文化,股東們歡迎這些文化的建立。這些文化不會被輕易改變。我們的文化沒有問題,將會補足我們每個人的理念和價值。

芒格:我比巴菲特更樂觀,我根本沒有覺得有這些問題。我們的人員流動率非常低。現在很多董事都不是為了錢來當我們的董事的。

巴菲特:我們選擇主管人才時考慮很多方面,他們必須有專業技能,並且是適合作為管理人員的。我覺得現在我們的董事是最好的。有些諮詢公司會打電話給我,向我推薦候選人名單。但我們對董事的要求首先是,他能夠顯示我們的誠信度,他們不是來這裡賺錢的,也不是為了高職位。他要具備專業知識,以股東利益優先。還有要對伯克希爾公司有興趣,有和公司一致的理念。我們沒有年度股東大會的專門部門或委員會之類的,我們所有員工都是自己捲起袖子來做這次大會。

問:現在有保險業務通過網絡平台進行,伯克希爾會考慮嗎?

巴菲特:你會希望嘗試很多事情,讓我很驚訝的是,保險業務在過去從電話平台向網絡平台的轉變。我們會嘗試很多事情,會犯一些錯誤。但二三十年後,相信會有很大的不同。

問:是否擔心激進投資者對伯克希爾的威脅,特別是在他不再掌管公司之後?

巴菲特:並不擔心這樣的投資者威脅到伯克希爾,在我死後也是如此。在伯克希爾規模較小時,我更擔心激進投資者的攻擊,但隨著公司成為一家市值超過3000億美元的大集團,我在這方面的擔心減少了,更重要的是,伯克希爾總是可以大量回購自己的股票,這樣就不會招來公司不想要的投資者,同時可推高伯克希爾的股價。此外,如果伯克希爾被迫拆分,股東將會遭受損失,因為BH Energy這樣的公司如果失去伯克希爾這樣的母公司,不可能完成現在在可再生能源方面已完成的工作,因此我並不認為公司有什麼讓這類投資者感興趣的地方。

巴菲特:另一個原因,我雖然將所持的大部分伯克希爾股份捐給慈善,但這將在自己死後的幾年內分階段逐步進行,我的股份將由遺產基金會持有,這些股票依然擁有公司事務很大的投票權,這將對激進投資者構成巨大的警告。

問:以2015年伯克希爾的股價出現下跌來說,您認為是否應回購股票?

巴菲特:股價下跌一定沒有跌至賬面價值的1.2倍以下,1.2是我的指標,是我很關注的一個數字。我認為下降至1.2或1.1時購回是非常合適的。但我並不認同股價下跌就買入,我也不吹噓我買股票都會賺錢。

問:是否應該資助立法,防止生化襲擊、核爆炸等?

巴菲特:這些問題可能會發生的。我當然希望不發生,但一旦發生,我希望這些影響會被減少到最低。全世界有70億的人,每個人想法不同,彼此間的關係可能​​會受到威脅,很多精神不正常的人也會做出很多瘋狂的事情。在聯邦準備金方面關注可能發生的風險,這應該是政府的關注焦點。我們經歷了好的時代,也經歷了動蕩的時代。911後,有些人收到了含有病菌的信件,如果你的心態不好,就會把帶有病毒的信件發給其他人,這是非常糟糕的。如果有任何事可以杜絕這些做法,我一定會這麼做。

問:去年油田化學品公司收購案的情況可不可以講一下?

巴菲特:在油田方面的併購案,是一個很好的業務,但不是一個合適的時間。我特別關注細節方面。決定買與不買,不光依據興趣,還要評估可行性。

問:伯克希爾的一些投資好像是我們作為個人而言不太理解的。伯克希爾的投資決策是誰做出的,我們到底怎樣能看到您自己的投資?

巴菲特:我的想法是,如果目標公司達到可以令伯克希爾購買的規模,並為伯克希爾帶來益處,我們就會考慮購買。我個人當然也有一些資產,但這些資產並不是伯克希爾公司有興趣的。如果這些資產和伯克希爾有衝突,我是不會投資的。我寧願讓伯克希爾賺錢,因為我想賺的錢都賺到了。我完全站在伯克希爾這一邊。

芒格:我和巴菲特沒有在伯克希爾之外很顯著的投資。我們不會做任何和伯克希爾有衝突的事情。

問:伯克希爾現在有一兩百億現金流,怎樣把控現金流動?

巴菲特:美國的商業模式已很成熟了。不需要太聰明才可以獲得豐厚回報。只要有遠見就好了。

問:哪些事情令你和芒格成功建立伯克希爾,哪些事情是你們不認同的?

巴菲特:我和以前的導師學到很多,從芒格身上我也學到很多。我一生都在觀察哪些東西可以進行商業運作。你要了解哪些事情是自己可以做到,哪些是無力做到的。這並不復雜,你不需要有很高的智商來進行投資,但必須有情感控制。很聰明的人有時候會做一些很愚蠢的事情,避免自我摧毀就好。

芒格:情緒和機會有時候相輔相成,所以是可以從錯誤中學習的。我現在已經是祖父了,我經常講的就是,不要羨慕別人的成功,只要中規中矩的做事。如果伯克希爾真的很聰明,可能還不會像今天這樣成功。

回:對基金巨頭紅杉及紅杉大額投資於瓦倫特醫藥(Valeant)有什麼看法?

巴菲特:我其實是“紅杉之父”,因為當年我關閉自己的投資合夥企業後,將早期投資者轉給了Ruane, Cunniff & Goldfarb公司,而後者建立了紅杉來管理資金。(注:本文的紅杉並非中國人更熟悉的知名VC紅杉資本,而是美國價值型基金的代表紅杉基金。)

巴菲特:紅杉擁有良好的長期投資紀錄,依然是美國共同基金史上最好的基金之一,雖然近來該基金遭遇了一些困難。但是,紅杉非同尋常的大額持倉瓦倫特是一個錯誤,因為這樣紅杉就過分地陷入瓦倫特的商業模式之中,個人還是建議投資者不要離開紅杉,認為基金領導人Ruane Cunniff依然是業內一個很聰明很正派的人士。

巴菲特:瓦倫特的商業模式存在巨大缺陷,這家公司曾向我們推銷吹噓過,有中間人請求我會晤瓦倫特的CEO佩爾森(Michael Pearson)。瓦倫特存在的問題凸顯了我一位朋友下面一句話的無比正確,如果你要找一家公司的經理人,要找聰明、奮進而且正直的,如果他不具備最後一點,那麼你必須確保他既不聰明也不勤奮。

芒格:在復甦的紅杉依然是一隻值得尊敬的基金,而瓦倫特毫無疑問是下三濫的臭水溝,那些管理層都是自取其辱罪有應得。

問:伯克希爾在進行交易時,好像不太做盡職調查?

巴菲特:我們在併購時曾犯下很多錯誤,但多數是有關錯誤的經濟評估,這些錯誤即使做了更多的盡職調查好像也解決不了。世界上沒有任何清單可以涵蓋所有事項。如果有些東西我們漏掉了,我們要關注怎樣把這些問題彌補回來。

芒格:有時我看到一些交易項目失敗,但我們想做的項目基本都可以做成。我們更關注項目的質量和人的品質,這些是必須做盡職調查的。

問:在子公司和管理者更換方面有什麼安排?

巴菲特:我們沒有宣布一個名字,因為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情況。我們不在名稱或職位上花很多功夫。我的兒子Howard將繼承董事主席職位,這樣才能保持住公司文化,並在CEO不稱職的時候,兒子能夠出面換掉他。

巴菲特:至於未來的CEO,就像往常一樣這個問題將在周一召開的會議上進行討論,之所以不披露下任CEO或候選人的名字,是出於兩個原因:一個是沒有人知道繼承計劃具體到底會在什麼時候執行,二是隨著計劃必須執行時間的變化,接任者的個人狀況也會改變,在這樣的情況下,董事會會挑選下一順位的候選人。

問:伯克希爾是一家管理正常的公司,但為什麼信貸評級不高?

巴菲特:這種信貸評級根本是錯誤的機制,而且是阻礙企業前進的機制,他們對待我們的方式和我們實際情況是不同的。

問:關於巴西私募公司3G Capital Partners的商業模式和運營理念。近年來,包括成立卡夫亨氏公司的交易在內,伯克希爾被視為是反對裁員的,但3G在削減成本方面毫不留情。

巴菲特:3G及其合夥人給出的裁員建議是必要的,他們在成本削減方面一直做的很聰明。我們關注裁員可能對產品包裝行業造成的影響,但目前我沒有看到任何損害。我們從來不裁員,是因為我們從來不僱傭多餘的人。

問:伯克希爾是否會重新評估持有的美國運通股票?

巴菲特:美國運通確實遭遇打擊,也是因為他們的業務太吸引人。但即使美國運通不如之前那樣有吸引力,仍然是非常值得持有的良好業務。我和查理不斷地重新評估我們的投資,評估企業面臨的威脅是項艱難的任務。

問:負利率對公司決策有什麼影響?

巴菲特:利率確實是一個需要考慮的問題。在錢的成本低的時候,你買東西會付出更多的錢。利率高的時候,錢的代價就高。現在是一個特殊時期,當然,負利率持續太久,肯定會造成很大影響,以前根本沒有這種問題。對我們的下一代來講,他們還會遇到更多的情況。

芒格:這種情況真有趣,可以拍一部電影了。

問:讓BNSF經營持續的話,要做些什麼?

巴菲特:鐵路運輸的繼續折舊方面,必須要投入更多資金,這和前一年的情況不可同日而語,但任何鐵路運輸公司都必須如此。對BNSF而言,我們會花費比現在折舊更多的錢,對現在而言是負面的,但我們會隨時尋找途徑來調整現有狀況。當時我們不知道油價會跌的這麼厲害,不過,煤炭行業的低迷和我們投資的方向其實並不是太相關的。我們做了很久研究,我們希望未來把鐵道運輸行業做得更好。

問:休斯敦很多原油業工人失業,油價低迷對美國未來公共政策會不會有很大影響?

巴菲特:沒有多大影響。油價低迷當然會影響上億消費者,但整體而言,美國沒有什麼問題。我們以前是原油進口國,在淨買入的情況下我們都沒有問題。很多消費者還能從油價較低的情況下受益。如果能預測到油價低迷會持續多久當然好。

問:為什麼投資菲利普66(代碼PSX)和其他依賴石油的公司或行業?賭油價的漲跌嗎?

巴菲特:我們兩個老傢伙不能預測大豆、玉米或石油的價格。我或者公司的資產經理人庫姆斯、惠斯勒在進行這些投資都是基於商品價格下跌了。在我們作出這些決定是,我們考慮的是其他的問題,而不是油價走向。我自己對長期油價走向可謂一無所知,連最微弱的線索都沒有。

芒格:在這方面我比你還愚昧無知。

問:如何管理剩餘現金流?

巴菲特:和另一些公司不同,我們從來沒有低於200億美元的現金,我喜歡這種情況。在這個範圍內,我們不會在現金流方面有任何擔憂。我們不會做任何舉動來改變現在的情況。如果將供應商付款週期延長,我們就有更充足的資本。但我們不需要,也不想破壞和供應商之間的關係和雙贏局面。

問:美國房地產市場仍然不太穩定,您怎麼看?

巴菲特:現在利息很低,很有吸引力,很多房地產投資者都是這樣認為,但這一點不見得是對的。雖然現在沒有2012年那麼有吸引力,但我沒有看到全國范圍內的房地產泡沫。比如在奧馬哈及美國大部分地區,購房者都沒有支付泡沫價格。我想,下一次重大危機出現時,不會是因為房地產泡沫。

問:如何解釋對IBM的投資?

巴菲特:IBM有著某些優勢的同時,也有某些弱點。

芒格:這和計算機行業的變化有直接關係。沒有人知道IBM是否會成功還是失敗,但這是一個很多有智慧的人取得成功的領域。

最後一問:在年度股東信中,您的幽默感總是給我們帶來很多樂趣。您的幽默感從何而來?

巴菲特:我覺得查理比我更有幽默感。

芒格:如果你準確地看透這個世界,必然是幽默的,因為這個世界實在是太荒謬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