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克夏2014年股東會問答錄

【巴菲特:那些有錢的混蛋】

巴菲特回答股東問題前又再次說了這句話:“我認識的那些億萬富翁讓我明白,財富只是讓他們本來就擁有的美德得到彰顯。至於那些本來就是混蛋的人,財富也改變不了什麼,他們只是變成了有錢的混蛋。”

【巴菲特:堅持不派息】

巴菲特:有股東建言派息,但6.6億B股股東投票反對這項提案。看來大家還是相信價值投資,希望股價升值,而非靠股息賺錢。

【巴菲特談可口可樂薪酬計劃】

提問:此前可口可樂準備為高管發新股和期權,這將稀釋現有股東的權益。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巴菲特私下曾對此表示不滿,但作為可口可樂的大股東,股神麾下的伯克希爾沒有對計劃投反對票而是投出了棄權票。這是為什麼?

巴菲特:即便認為此計劃規模過大,存在稀釋作用,但伯克希爾並不打算為此跟可口可樂“宣戰”,且針對該計劃稀釋程度的計算(據稱有16.6%)非常不准確。

【巴菲特、芒格答過去5年表現不及標普指數】

曾向芒格請教如何擇婿的CNBC美女記者Becky Quick提問:你們為何沒有在過去5年中沒有跑贏標普500指數呢?

巴菲特:伯克希爾在大市非常強勁的時候表現會差一些,但在標普500指數表現不好的年份會相對更好,我在2012年的股東信中警告過大家,如果2013年大盤還是表現良好,我們在每個5年時段內都跑贏標普500指數的紀錄可能告終。在每次經濟循環週期中我們都會表現更好,但這一點我們不能打包票。

芒格接茬道:伯克希爾的回報計算是稅後的,而標普500指數不是。因此,戰勝該指數是一個很高難度的事情。

【巴菲特談論與3G公司的合作】

約翰-格雷厄姆(John Graham)提問:伯克希爾公司有收購成功企業然後放棄它們的記錄。3G公司(伯克希爾在亨氏的收購夥伴)更像是維權投資者股東。伯克希爾會不會從3G公司聘請一個人來經營伯克希爾的某個分支機構?

巴菲特:我認為兩者混合效果並不好。但我認為3G表現良好。以前我曾遠遠觀察過它們,最近還特別留意過。無疑它風格迥異,我們混合起來不會有利,但二者合作會帶來更多機會,我因此倍感高興。

【巴菲特看鐵路公司的盈利】

提問:伯克希爾去年投資BNSF鐵路公司,目前表現不錯,另一家鐵路公司UP(聯合太平洋)似乎表現更佳,BNSF面臨什麼挑戰?這兩家鐵路公司有什麼差別,是否會導致盈利表現分化?

巴菲特:北方鐵路存在許多的故障問題,冬季嚴寒造成BNSF出現許多次列車服務中斷。伯克希爾將在鐵路上再投資50億美元,這是其他公司無法相比的,期盼BNSF今年晚些時候的利潤更好。

【巴菲特:旗下公司不會IPO】

巴克萊分析師Jay Gelb提問:如何為股東釋放價值?你們麾下的企業會IPO嗎?

巴菲特:不會IPO。幾乎沒有其他任何一家公司像伯克希爾這樣如此多地探討內在價值,我們認為對伯克希爾的股票來說,內在價值達到賬面價值的1.2倍意味著價值被低估,如果這一比例超過1.2,將回購股票。芒格和他兩個人對伯克希爾內在價值的估計偏差可以達到5%之內,但我們的估計不太可能達到偏差只有1%的水平,因為內在價值天然的存在不確定性。

【巴菲特:誰將接替芒格?】

提問:如果芒格離世,誰將接替他?

巴菲特:芒格已90歲了,但他像“中年”一樣的表現非常鼓勵我。他們老是在談替代我的問題,但從沒有人說過替代他的話題。查理是我們“煤礦中的金絲雀”。煤礦工人通常在地下作業時會帶金絲雀,一旦出現有毒氣體洩露等事故,金絲雀將先被毒死,起到警示作用。一旦芒格身故,我下面可能不會再設置一名新副董事長。

芒格接茬道,這個問題或許很快就會見分曉,“大多數90歲的人走得都很快。

【巴菲特:公開高層的薪資會催生不必要的嫉妒】

提問:伯克希爾是否會加大披露高層的薪資?

巴菲特:我們會按照美國證交會(SEC)的要求來做,公開高層的薪資會催生不必要的嫉妒。

【巴菲特回應能否讓奧巴馬改變經濟政策】

提問:美國這列火車正開向錯誤的方向,奧巴馬是不是把經濟搞砸了?作為一個享有知名度的投資人,巴菲特能否利用自己對奧巴馬總統的影響力,幫助奧巴馬做出一些改變?

巴菲特:目前美國企業幹得很好,眼下的企業稅也不是太高,沒有人想在政治問題上說服彼此。

(股神通常在股東大會上會力圖迴避政治事務,“我不想說服您,您也不要說服我。”)

【巴菲特囑咐太太自己死後要注意投資安】

巴菲特囑咐太太,自己死後要注意投資安全。巴菲特認為,安全是投資的第一要義,今日股東大會上,他告誡妻子在沒有自己的日子裡要注意投資安全。

(巴菲特在今年的股東信裡說,若立遺囑,90%現金將讓託管人購買指數基金。伯克希爾股票呢?巴菲特說,我死後,擁有的每一股都將被分配到5個基金會裡超過10年之久,我告訴受託人不出售任何伯克希爾的股票,直到他們必須這樣做。)

【巴菲特談伯克希爾的弱點:撈錢不力換人太慢】

提問,伯克希爾有哪些弱點?

巴菲特:在從某些子公司獲得現金方面,公司原本可以做得更積極一些。我還有一個明顯的弱點,我在調整人員方面的行動比較慢。

【現金就像氧氣】

提問:為什麼伯克希爾麾下能源集團保留所有的現金?

巴菲特:能源公司有更多收購機會,我們將永遠在手頭留出200億美元現金,不能指望別人和銀行,“現金是氧氣,99%的時間你不會注意它,直到它沒有了”。

【拓展中國私人飛機租賃】

提問:世界上最大公務機運營公司NetJets的前景如何?

巴菲特:這家公司收益不大,從事的卻是一個很體面的產業。旗下的NetJets私人飛機租賃業務即將擴展到中國,這將發揮長期效益。

【巴菲特為伯南克辯護】

提問:美聯儲延續的超低利率政策是否會傷害經濟?

巴菲特為聯儲前主席伯南克辯護,他回顧了2008年金融危機的可怕,表示自己曾公開捍衛政府規避這場災難的做法。現在經濟的複蘇得益於低利率,公司利潤也開始增長,現任聯儲主席耶倫開始逐步縮減QE,但經濟的反應仍有待觀察。

下半場回答精要:

【巴菲特:沒有刻意迴避海外收購】

晨星公司沃倫(Gregg Warren):為什麼不在美國以外進行更多收購?是否美國比其他市場更具吸引力?

巴菲特:我們從來沒有因為一家公司在海外就放棄機會。我們只是運氣不太好,沒有關注到太多的美國以外企業。幾乎美國所有想出售公司的創始人和家族都知道伯克希爾,而其中許多人傾向於賣給伯克希爾,而外國公司沒有如此近地接洽,我對我們在美國之外的地方沒有如此好運氣感到有些失望,但我們將繼續致力於海外的機會。

【巴菲特回顧與反思金融危機期間投資】

巴菲特:公司在金融危機期間使用大多數現金“時機過早”。在金融危機發生最初幾個月匆忙介入,並與一些大型美國公司進行一次性交易,其中包括高盛與通用電氣等。伯克希爾公司也向哈雷戴維森與蒂芙尼等企業進行較小投資。從現在所知來看,我們遠不如將所有資金保留到金融危機真正見底時。時機預測或許能顯著改善,唯一的問題在於我從來不知道如何確定市場何時見底。

【巴菲特:每個人的能力圈要靠自己去丈量】

提問:一個人如何計算出自己的能力圈?(台下笑聲一片)

巴菲特:我非常了解自己能力圈的邊界,但對其他人實在沒有什麼建議,每個人都有必要意識到自己所具有的能力和知識。許多CEO既不知道自己能力圈的起點,也不知道終點。(芒格補充道,能力只是一個相對概念。)

【巴菲特:富到一定程度後消費與幸福負相關】

提問:你們的節儉是否有利於伯克希爾的股東?

巴菲特先問芒格:“我們兩個誰更省?”

芒格答道:“在個人事務方面,沃倫比我節省。”

巴菲特隨後道出了他的消費觀:我的生活不會因為我花更多的錢就變得更快樂。更多的財富和收入使人生變得不同有一個極限,一旦超越這個限制,更多的消費將與幸福負相關。

【巴菲特:我們總部不轉移將紮根美國】

紐約時報Sorkin提問:輝瑞正在收購阿斯利康,將轉移總部減少納稅,伯克希爾會做類似的事情嗎?

巴菲特明確回答:不會。公司不可能在其他任何的地方取得如此的成功,只有在美國才可能,我不能眼瞅著伯克希爾繼續像現在這樣繁榮昌盛而不支付我們應負擔的稅金。這不是說我們志願多交稅,我們只繳納必須交的稅,我們遵守法律。一旦有稅務優惠我們會加以利用。過去多年我們賺了很多錢,也交了很多稅。

【巴菲特、芒格談該不該擔心通膨】

巴菲特:如果一夜之間每個美國人都得到100萬美元,伯克希爾處境將會不妙,伯克希爾的每股收益會增加,但股票價值會顯著下降。

(芒格似乎不像巴菲特自稱的一樣對美聯儲自金融危機以來的行動感到讚歎。他表示,“政客們”無止境印鈔用鈔,總會達到某種極限。他表示:“我永遠不會忘記德國魏瑪共和國。其他人也不應該忘記。”)

【巴菲特:不會買職業體育運動隊】

提問:你們會不會買一支職業體育運動隊?

巴菲特:不會購買,如果大家聽到有人說這方面的消息,那還是換一個話題比較好。

【巴菲特:別拿我們與激進投資者相提並論】

巴菲特:我從來沒有用過衍生品來收購可口可樂股票。

(面對知名的激進投資者艾克曼(Bill Ackman)將自己參與收購眼力健與巴菲特1980年代收購可口可樂股份相提並論的問題時)

巴菲特:這完全沒有可比性,我從來不碰衍生品,迄今也沒有收購剩餘的可口可樂股份在華爾街上,任何事物只要能吸引到資金流似乎就被看做成功,而且會持續下去,直到這種模式不再奏效。(芒格則明確表示:“我認為激進投資者對美國沒有什麼好處。”)

【巴菲特:收購應瞄準更大型公司】

投資者格里高利-沃倫(Greggory Warren)提問:伯克希爾是否應買入許多快速增長型公司?

巴菲特:這個問題第一答案,就是不應預先排除其他答案。如果旗下某個部門對某行業很熟稔的話,可能使用3到4億美元(收購),我們不會忽略任何可能會有實際影響的企業,無論其規模如何。去年我們子公司收購了25家企業,並且還將繼續。從現實角度來說,我們已使伯克希爾增加了不少盈利動力。我們應瞄準一些較大公司。

芒格:我同意這一點。收購數以萬計的小型企業,並不理想。

【芒格:美國教育應向中國學習】

巴菲特股東大會上有來自上海的股東提問:您對中美的教育市場將如何改變未來有什麼看法?

芒格笑稱:這問題真簡單啊!巴菲特搶著說:“不管查理說什麼,我都讚同!”(全場一片哄笑)

隨後芒格正色道:“我認為美國讓公立學校系統墮落是一個巨大的錯誤,中國正力圖不重蹈我們的覆轍,我們應該多向中國學習。”

【巴菲特:孩子理財教育要從父母抓起】

提問:什麼是促進孩子理財素養的最佳途徑?

巴菲特:越早愈好,這不能僅依靠學校,也必須依賴你的家庭。假如沒有學校教育介入,你很難擁有超過父母的理財習慣,我贊成在讀書的很早階段就接受理財教育。

芒格:理財教育的多數責任應由父母承擔,在理財教育方面,大學的問題比小學、中學要大,目前大學教的許多金融課程都是胡說八道。

【巴菲特:將來公司錢會多到不知如何處理】

提問:未來20年伯克希爾會怎樣?

巴菲特:我不完全知道答案,但公司資本多到不知如何處理的時候會到來。我確切知道的是,將來我們擁有的現金會多到我們無法明智的投資。這並不遙遠。距離我們無法明智地處理的數字正在接近。屆時公司可能回購股票,但一些巴菲特主義者會將其言論解釋為最終不排除派息。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股東利益。所有的決定都是基於這個原則。

【巴菲特:公司一拆為四將是巨大錯誤】

提問:是否有合理方式將公司拆分為4家大型公司,更好地向世界展示公司的價值。

巴菲特:這不僅不是一個好主意,而且是個巨大錯誤,我們將失去很大的價值。原因包括資本配置和稅務因素,還有其他一些因素。還有股東不依不饒地問派發股息的問題,巴老在經過了長時間問答後可能有些糊塗,似乎忘記此前公司已公佈股東在這一問題上的壓倒性投票結果,他表示自己對如此多股東滿意當前的不派息政策“感到驚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