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與8所大學生的問答

2013年11月15日,沃倫·巴菲特會見了來自包括馬里蘭州立大學在內的8所大學的MBA學生,對於學生提出的問題,巴菲特一一詳盡作答。具體內容如下:

問: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下稱“BRK” )有因為規模逐漸增大的原因而下調最低資本回報率嗎?

巴菲特: BRK沒有設定最低資本回報率。隨著資產逐漸增加,BRK獲得超額回報愈發艱難。如果我管理100萬美元,我會獲得比管理2100億美元(BRK淨資產)更高的回報。規模是業績的敵人。但我還是寧願管理2100億美元的資產,而不是100萬美元。

問:過去,您說您的投資風格是85%的格雷厄姆和15%的費舍。這個比例改變了嗎?

巴菲特:我的投資策略起源於格雷厄姆,我去哥倫比亞大學正是為了向格雷厄姆學習。運用格雷厄姆的方法,隨著時間的推移,你不可能賠錢。本質上講,這是非常量化的投資方式,而你只需理性的執行。但另一方面,當你的公司規模越來越大,資金量逐漸增加的時候,這種方法就越來越難以發揮作用了。這時,以合理的價格購買偉大的企業就要好於以低廉的價格買入普普通通的公司了。

採用撿“煙蒂”的辦法,可以找到地面上剩下的半截雪茄,撿起來後點著它,就可以免費的吸幾口。這樣繼續做下去,有機會獲得更多免費的煙蒂。這是一種方法,以前我就是這麼做的,我找了很多很便宜的股票。遇到費雪和查理後,我開始尋找更好的公司。

剛開始我兩種方式都做。現在,我們只尋找優秀的公司,而不是便宜的公司。鐵路運輸是巨無霸,它們的好日子會長達10年、100年。北伯靈頓鐵路現在稅前盈利60億美元,而幾年前我們買它時才30億美元。我們現在的風格偏向於少些格雷厄姆,而多向費舍轉變,這是因為我們管理資產的數額所要求。如果管理的資產較小,我們會買更有安全邊際、更便宜的股票。

畢業以後,我逐頁瀏覽穆迪手冊,翻到第1433頁時,我明白了,好的都在後面。西部保險(放心保)公司在1951年每股盈利29.09美元,一年前(1950年)每股盈利21.66美元,而股票價格在過去12個月內(1951年)在3美元和13美元之間徘徊。當價格為16美元時,我發現了它,此時市盈率不到1。

幾年前(2004年),有人告訴我,我應該看看韓國市場。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從花旗集團得到了一本書,這本書描述了所有在韓國公開上市的公司。快速瀏覽後,我發現了約20家公司(如天漢花紙廠),於是我看了它們的賬面價值、每股盈利和持有的證券,此外我並沒有了解關於這些股票其他方面的任何東西。那天下午發現大約20隻股票,我在並沒有足夠的了解它們的情況下就買了部分股權。如果你買的20隻股,它們只有兩倍的市盈率,你就會賺錢。這是本·格雷厄姆教我的,你們也可以這麼做。

但如果你管理著更大數量的資金,這時候你則要採用費雪/查理的模式,購買大企業。伯克希爾現在的目標是規模大、實力雄厚的公司。就像我在1983年買的內布拉斯加家具店,我們可能獲利20倍之多。查理跟我說:“你永遠不會不同意我,因為你很聰明,我永遠是對的。”

問:您在寫年度致股東信時遵循什麼樣的流程?您如何決定書寫內容呢?

巴菲特:我已經完成了2013年寫給股東的信,將在2月28日送上。我已經知道了我要說的話,我只需要填寫一些數字,然後把它寄出。

我把我的股東看作合作夥伴。我在想,如果我是股東,管理企業的是他們。這時候寫信給股東,他們會給我寫什麼呢?我想知道什麼呢?這些就是我將告訴股東的。在第一稿中,我寫給不知道多少金融知識的姐妹,“親愛的姐妹”。我也喜歡寫一些基礎知識章節,雖然它不直接適用於伯克希爾。

今年,關於投資的一些思考,我寫了2600字(總共11500字)。我講給所有思考投資的人聽,也告訴他們應如何去做。我每年都選一個主題,然後在年報上書寫一個章節。可能有些人有興趣,有些人沒有。但如果他們將大部分的錢投資給我,我就喜歡和他們說說話,就好像他們和我在同一個房間裡(這是BRK的經濟原則)。這樣人們就會知道我們是怎麼一回事。

1956年我花0.49美元買了兩頁紙,用來寫年報給我的合作夥伴,我壓根兒就不用擔心合作協議。我用半頁紙的篇幅解釋基本規則:這是我能做到的,這是我不能做的,這是我打算如何去了解的,這是我的衡量標準。如果這看起來對你來說很好,那麼你買吧;如果你不想購買,那就算了,但我們仍然可以做朋友。這些基本規則寫在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報告的後面,給特定的投資者瀏覽。這就是我們的基本規則,雖然我們的管理是企業製度,但我們的原則卻是合作關係。把股東當做合作夥伴,需要有共同的觀念,就像婚姻一樣。當觀念在重要的方面不一致時,這種結合近似愚蠢。

2013年度股東信已經完成。BRK有著與眾不同的股東,他們中許多人將80%的淨資產投給了BRK,而我幾乎將我身家的100%投給了BRK。但如果市場下跌了50%,我們可能改了這條規則(笑聲) 。

問:您為什麼要將高盛認股權證轉換成公司普通股?

巴菲特:2008年,我們對高盛和GE(通用電氣)進行了投資。我做夢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想像一下,GE打電話給你,說他們需要你的資金資助)。BRK購買了附有5年(注:行權時間)認股權證(2013年9月到期)的優先股。認股權證讓我們有權購買價值50億高盛的普通股和300億通用電氣的普通股。如果我們行權,我們將不得不投入額外80億美元。但這兩家公司不想發這些新股。今年早些時候,我們達成共識:他們不發行所有該等股份,我們也不需要耗資80億美元行權。讓我們算一算,可能大家都想听我們算算。我們不需要支出現金了,他們也並不需要發行該等股份。BRK獲得了高盛價值接近20億美元的股票,而沒有支出一分錢的現金。而GE我們則只花了兩億美元的現金。BRK現在只剩下一個美國銀行發行的權證了:我們有權在2021年8月前以每股7.14元購買7億股(注:共計5億美元)美國銀行股票。我們會持有權證,除非股息變高,或者權證到期。

我們與高盛、GE的交易非常有趣,當然誰又能猜到5年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因為雷曼,貨幣市場幾近坍塌。而貨幣市場基金持有大量雷曼權證。一夜之間,雷曼倒閉,30多萬原以為貨幣市場十分安全的投資者損失慘重。這造成主要的貨幣市場基金破產、貶值。貨幣市場頓時鴉雀無聲。在雷曼倒閉後的起初三天,3.5萬億美元的貨幣市場基金和1750億美元的基金資產資金流出。所有貨幣市場基金都持有商業票據。與GE類似的公司也持有很多的商業票據。此後,美國工業運轉進入了名義上的停止狀態。布什總統說,“如果貨幣政策不放鬆,這些混蛋都會倒閉。” 我相信這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經濟陳述。這就是為什麼他支持保爾森和伯南克。企業都對商業票據市場十分依賴。

2008年9月,我們來到了地獄。如果保爾森和伯南克沒有乾預,兩日內所有的一切都將完蛋。BRK一直保持著200億美元或更多的現金,這聽起來很瘋狂。需要這麼多現金幹嘛?在未來100年裡,若有一天當世界再次停止運轉時,我們已經做好準備。總會有一些事件會發生,也許明天就會發生。這個時候,你就需要現金。現金這個時候就像是氧氣!當你不需要它時,你不會注意到它。當你迫切需要它時,它將是你唯一需要的東西。我們的流動性管理或許以你想像不到的方式進行著。我們不像銀行那樣操作。當局沒有以美國國債的形式擔保貨幣市場基金,他們的權力來自國會。

2008年9月,保爾森設立外匯平準基金,為貨幣市場基金擔保。這一措施終止了貨幣市場基金的運行。一切都結束了。在有生之年,這樣的事情可能多次發生。當類似的事情再次發生時,注意兩點:1.不要讓它毀了你;2.如果你有資金或膽量,你將有機會以意想不到的價格買到寶貝。

恐懼迅速蔓延,它是會傳染的。這與智商無關。信心不可能立馬恢復,只能逐漸好轉。有時候,恐懼能使投資世界癱瘓。這時候你不要欠錢,如果你有錢,你應該在這個時候買入。“別人恐懼時我貪婪,別人貪婪時我恐懼。”

問:您對市場的理解是如何提升您的政治主張的?

巴菲特:我不想說我對市場的理解了。我的政治觀點的形成是這樣一個過程:試想一下,你出生前的24小時,一個精靈來了,對還在媽媽肚子裡面的你說: “你看起來像一個認真負責的、有智慧的、有潛力的人。在你出生前的24小時內,我將給你安排一個艱鉅的任務:在來到你即將降生的社會之前,確立你的政治體系、經濟體系和社會體系。你可以設置規則,包括任何政治制度、民主制度、議會制度等等,無論你怎麼想;可以設置經濟結構、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在你腦海中設定的任何東西,我向你保證,你、你的孩子、你的孫子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都將存在。”這樣有什麼隱患嗎?有一個隱患是:你出生時必須經過一個盛有70億張籤的巨大容器,來到這個世界的人每人一張(注:世界人口總數約70億)。伸出你的手抽籤吧。這時你可能得到:在出生的時候,你可能聰明或不聰明;你可能健康或殘疾;你可能是黑人或白人;你也可能出生在美國,也可能是孟加拉。等等。但你不知道你會得到哪張簽。你都不知道你會得到哪張簽,你又怎樣設計這個世界呢?你希望男人圍著女人打轉嗎?你有女孩的概率是50%。如果你思考政治世界,你將希望建立一個勞有所得的體系。你期望產出越多越好,因為這樣你將擁有更多能與身邊的人分享的財富。美國就是這樣一個偉大的體系,它人均GDP達50000美元,是我剛出生那時候的6倍。由於你不知道你將抽中哪張簽,這樣你就會期望建立這樣一個體系:對於體系的每一份產出,任何人都不會被棄之腦後;你想激勵表現最佳者,並不想平均分配,但記得讓那些得到差門票的人仍然有一個體面的生活;你也不想為人們心中的那些恐懼擔憂:他們擔心老來缺錢,恐懼醫療開支。我把這稱為“卵巢彩票”。

但我的姐姐們並沒有得到同樣的票。世界對她們的期望是她們會嫁得好,或者如果她們工作,當一個護士、教師等。如果你正在設計這個世界,且知道男性或女性各佔50%,相信你也不希望女性在這個世界中是這樣—你也有可能是女性啊!建立這樣的一個世界,這才是你應該擁有的哲學。

我看福布斯400富豪榜,看看他們的財富,看著它在過去的30年是如何增長的。底層的美國人財富也在不斷提高,這是偉大的事情。但我們不希望看到不平等。只有政府才能糾正這種錯誤。當你不知道你是誰的時候,用一種正確的方式來看待這個世界。如果你不願意參與這種100%隨機的賭博,你就是幸運的!70億人中的前1%的人!每個人都扮演著不同的角色。你不能說你做的一切都是為你自己。我們每個人都有老師,也有站在我們面前、將我們指引到這的人。我們不能讓人們過於落後!大家肯定拿著好簽!

問:您是為數不多的、在職場上讓女性掌權的男性CEO。您能談談您的理由嗎?還有,我們如何讓我們的智慧在工作中得到發揮?

巴菲特:1776年,我們在《獨立宣言》上宣告“人人生而平等”等。在1789年,我們頒布憲法,再三仔細地考慮呃,黑人是3/5的人。不過他們耍滑頭了。他們採用了不使用性別代詞這樣一種方式。在他們自己的任職期內,他們出賣了自己,他們只說“HE”(雖然HE是男性的意思,但這裡,巴菲特先生應該有隱喻:he是they的一半,也意味著他們所說的沒完全執行)。很快,所有的人生而平等變成了所有男性平等。

歷史前進到葛底斯堡演說,林肯反復強調所有的人生而平等。但還是漏掉了一些內容,婦女依然不能投票,甚至在一些州,女性無法繼承財產。最後,在1920年,進入這個新的危險統治方式131年後, “哦,是啊,女人應該有公平的投票權。”在此之後,O’Connor法官之前,許多女法官被任命。作為一個孩子,每個人都有與我相同的期望,但和我同樣聰明的姐姐,她被委派了不同的角色。這就是這個國家,想想我們離使用自己另一半的天賦還有多遠吧。

現在,我們開始使用另一半的潛力(注:意思是女性的能力逐步得到展現的舞台)。如果我們只是讓5尺10以上的人成為公司的CEO、會計師或律師, 5尺10以下的人必須成為護士等,這是多麼愚蠢。我們將不能釋放已有的潛力。對女性而言,也同樣如此。沒有人意識到這種歧視,我的爸爸、我的老師,他們都沒有。女性顯然跟男性一樣的聰明和吃苦耐勞。在籌辦我們的股東年會時,沒有人比嘉莉(Carrie)做得更好。

我認為,作為一個CEO,因為性別而錯過最有才華的人,這是多麼愚蠢。好在我們正走在正確的大道上。我們正在朝著我們設定的理想前進。這一理想,杰弗遜總統很早之前就設定了,但直到很久以後(今天)才開始實踐。

問:收購一家公司時,您如何評價管理層?

巴菲特與8所大學生的問答” 有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巴菲特寫給股東的信 (價值投資者必讀) – 升鴻投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