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在堪薩斯大學的問答

Q:1999 年,您在接受《商業周刊》採訪時說「資金量小是一種得天獨厚的優勢。要是我手裡只有 100 萬,每年差不多能賺 50%。不是差不多,是肯定能,我敢保證。」有兩個問題請教:第一,今天您還會這麼說嗎?第二,從您的回答來看,您會投資小公司,除了投資小盤股,與管理大資金相比,您的投資方法還會有什麼別的不一樣的地方?

A:沒錯,我今天也還會這麼說。其實,我們現在也有一些小規模的投資,收益率就是這個水平。20 世紀 50 年代是我收益率最高的十年,當時我資金規模小,收益率在 50% 以上。今天,給我小資金,我還是能做到這個收益率。或許在今天的環境裡賺這麼多錢反而更容易,因為現在獲取信息也更容易。

你得挖地三尺,才能把那些小規模的異常找出來。你得找那些被拋棄、被冷落、被嚴重忽略的公司。你可能會找到一些根本沒有任何問題的區域性公司。例如,我當年找到的一家是西部保險證券 (Western Insurance Securities),它股價是 3 美元,凈利潤卻是每股 20 美元!當時我想把它的股票全買了。這樣的公司,沒人會告訴你,你就得自己去找。

再舉幾個例子:傑納西谷燃氣 (Genesee Valley Gas),市盈率 2 倍的公共事業公司;政府雇員保險公司 (GEICO);新貝德福德聯合街鐵路 (Union Street Railway of New Bedford),股價 30 美元,帳上躺著的現金就有每股 100 美元;2002 年的高收益債券。這些賺錢的機會,沒人會告訴你,你就得自己去找。

我的回答是肯定的,今天,小資金仍然可以賺到高收益。例如,如果我是小資金,我何必一隻接一隻的買不同的高收益債券。伯克希爾的資金規模太大,沒辦法,那些吸引力不太大的也得買。要是資金量小,我完全可以把所有資金都投到最賺錢的品種上,狠狠地賺一把。

今天,我對商業和投資了解得更多了,但是 50 年代以後,我的收益率就一直在下降。資金規模拖了業績的後腿。以伯克希爾這麼大的規模,如果我們做的是基金或其他形式的投資生意,全世界我們能投的股票不會超過 200 只。

Q:本•格雷厄姆已經不在世了,在當今的投資行業,您看好誰?當今有誰比得上本•格雷厄姆嗎?

A:我們不需要另一個本•格雷厄姆。我們不需要另一個摩西。上帝只傳給了摩西十條戒律,沒有第十一條。格雷厄姆的投資理念仍然在指導我們,格雷厄姆桃李滿天下,但是我們這些學生都是像鸚鵡學舌一樣模仿他。

我後來確實讀過費雪的書,費雪更強調對商業的定性。買股票就是買公司,你要讓市場服務你,不能讓它指揮你。你經常能找到一些低估的公司。找到了,就賺了。

大多數人認為,股價每天的變化包含什麼信息,其實那裡面沒什麼信息。股票不只是股價的上躥下跳。股市是全世界最好玩的地方。你可以賺那些不知道好賴的人的錢。一年之內的最高價和最低價之間相差一倍是常有的事,公司的價值變化哪有這麼大。這簡直就是神經病。股市的波動經常走極端。市場先生天天喊報價。你就等著,等到他發瘋,等到他悲觀過頭了,或是樂觀過頭了。把安全邊際考慮在內。

別開著 9800 磅重的車過最大承重 10,000 磅的橋。做投資,起決定作用的不是智商,是悟性。

不是說,有 10,000 家公司,你就得投 10,000 家公司,找到一個估值錯誤的就行。市場先生是為你服務的。市場先生是你的合伙人,他每天都想把生意賣給你。有時候,他很樂觀,要價很高;有時候,他很悲觀,要價很低。你一定要利用市場先生的這個弱點。股市是全世界最好玩的地方。還有什麼別的地方能像股市這樣,動不動就遠遠脫離現實。

例如,土地的價格波動在 15% 以內,經過談判達成的交易價格波動範圍更小。這東西,有人懂,有人不懂。長點腦子,別犯傻,你就能在股市賺大錢。

Q:現在股票比債券的收益率高 6.5%,您認為這種現象會持續下去嗎?

A:我覺得將來股票的收益率不會比債券高 6.5%。一般來說,股票的收益率高一些,但這不是一成不變的。每隔一段時間,股票就會變得很便宜,但這東西也不是上天註定的。風險溢價基本就是胡說八道,人們才不會算什麼風險溢價。

在格雷厄姆之前,關於股市最好的一本書是埃德加•勞倫斯•史密斯 (Edgar Lawrence Smith) 在 1924 年寫的,書名是《Common Stocks as Long Term Investments》。

這本書比較了此前幾十年債券與股票的表現。那時候上市公司不多。最初,埃德加覺得自己知道會得出什麼樣的結論。他以為他會發現在通貨緊縮的時候,債券跑贏股票;在通過膨脹的時候,股票跑贏債券。結果他發現的是,幾乎在所有情況中,股票都跑贏了債券。

後來,約翰•梅納德•凱恩斯 (John M. Keynes) 解釋了出現這種現象的幾個原因。凱恩斯說,隨著時間推移,給股東賺錢的資本越來越多,股息也越來越高。這種觀點在當時還很新穎,人們聽到這種說法頭腦就發熱了,為了多賺錢,都去買股票。發展到後來,人們就發瘋了,根本不按書里說的合理的投資方法來,書里的理論也就不成立了。就算你因為一個正確的理由買入,也要謹慎,要當心這個理由是否仍然正確。

假如你要買通用汽車,你就把股價和對應的市值寫下來,然後再把自己買入這家公司的理由寫下來。要是寫不出來,就別買。

本•格雷厄姆有句話說得好:「對你危害更大的,不是錯誤的前提,而是正確的前提,因為你能立刻否決錯誤的前提。」

Q:您犯過的最大錯誤是什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