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價值投資到瘋狗流

今天有價值投資基金經理人跳樓的新聞,ptt有朋友提到我,說我歸順瘋狗流是因為市場習性改變,我大概解釋一下。

其實我是深思熟慮的。

我也不是一般人想像的,因為這兩年動能好做才換。

只因為一兩年的市場走勢就改變方法是很危險的,方法要我認可,它起碼要經過很長期的考驗。

瘋狗流是我創的詞,實際上是用我朋友的方法,只是朋友想低調,所以不露出他的名字。

朋友的績效則非常穩定,10多年下來都非常好,我看過他每年的績效曲線。

我如果沒有親眼看到有人真的這樣做,也是不敢換的。朋友用10多年的時間,白手到現在幾十億。可說是台灣版cis。

重點是績效回落很低。

就是一直上去,只有盤整跟熊市會淨值震盪,震盪完就再繼續爆賺。

只是要換也是不容易,所以我才會拖那麼久,就像你要一個信耶穌的人忽然改唸阿彌陀佛一樣困難。

價值投資沒有不好,也是能賺,只是老實說,Sharp ratio真的是被瘋狗流屌打,所以我才決心換的。

現在要我回到價值投資,已經很難了,我現在反而覺得以前那種堅守安全邊際,硬撐攤平的風險超高,看錯一次怎麼辦。

我也覺得熊市不躲的人超勇敢,這就跟巴菲特觀念不一樣,他是會去吃大崩盤的,他覺得反正公司營運好,遲早會漲回來,但這過程,能忍受的有幾個,自己的錢可以吧,但說不難受,騙人的吧。

有管別人的錢,壓力更大,所以看到有那種基金經理人跳樓的,我一點也不意外。

我算是很開放心胸,也很願意學,所以轉型很成功,我也知道有些價值投資者現在一定很不屑我,認為我是叛徒。

我只能還是那句老話,如果願意靜下心來,看看不同派別怎麼做,你會發現,世界很不一樣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