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承認買PCP是個錯誤

巴菲特在今年首度承認幾年前用300億美金買精密鑄件pcp 的錯,連結有完整的分析文,值得讀。

我個人的啟發是:
1.別對自己眼光太自信,連巴老都會錯了,再怎麼看好的投資,要給自己設個比例上限,不然錯一次太傷。
2. 如果該筆投資流動性差,買的量要控制好,我曾經當過幾次中小型股的主力,用一個月的時間慢慢收貨,結果過幾個月,基本面不如預期,想賣,馬的買單五檔掛單有夠薄,盤不好買單還都抽掉,砍起來真是夢魘。

連流動性差的小股票都有這個問題,更別說收購或創投那種。所以我後來這塊放棄,以後再看看,等我有改善公司基本面的能力再說。

佩服那些轉往創投的大大們,做這個已經不只是為了錢,而是為社會做貢獻。
——-
首先,油氣行業七年都沒有恢復,反而變成了夕陽行業,預期未來十年原油的需求年化增速在1%左右。而精密鑄件公司鍛造類產品中的22%,鑄造類產品中的30%銷量都是能源板塊供應的,因此這個板塊的估值要大打折扣。

其次,特朗普大打貿易戰,嚴重挫傷了全球工業增長,這導致過去幾年投資工業股的投資人基本都是在蹚水。如巴菲特2010年買入的特殊化工品公司路博潤,當時作價90億並承擔了7億債務,當年銷量54億,稅前利潤大概9億左右,淨利潤7億;十年過去了,2020年路博潤的銷量是65億,稅前利潤大概10億左右。這意味著,路博潤銷量和利潤的增長,連通脹都沒有跑贏!關稅也對精密鑄件的銷售造成了負面影響。

另外,因全球工業供應鏈的連結程度,在一定程度上超過了互聯網,因此去全球化的過程,對於工業企業更具挑戰性,精密鑄件的工業燃氣輪機(IGT)更是自2016年以來銷量逐年下滑。

第三,波音737MAX於2019年停飛,導致2019年的新機增量下滑比較明顯。

第四,與公司本身運營相關,新機型對生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很多工廠需要更新或修改裝備,成本高企,同時產出銷率下滑,而美國新冠之前50年以來最低的失業率造成藍領工人工資上漲,兩頭抬升成本,對盈利能力形成壓力。

第五,結合波克夏的看多邏輯之四,自從併購以來,精密鑄件公司不斷將工業燃氣輪機生產器械轉換成飛機燃氣渦輪制造設備,這個過程需要時間和成本。就在轉型完成後的2020年3月,新冠疫情暴發,徹底摧毀了航空業,也徹底摧毀了巴菲特的看多邏輯。如果我們看一下2001年以後航空業的復甦情況,復甦花了整三年。新冠對航空業的影響更加劇烈,因此復甦過程可能更加漫長。或者用巴菲特的話說,或許,“航空業再也不一樣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