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克夏省思文補充

昨天因為寫了那篇波克夏省思文,昨晚被找去clubhouse講這個主題,有些地方我覺得沒講好,Jay也說聽我講才更了解我為什麼昨天會寫那篇,所以我再把想法補充的完整一點。

多年前,我的前老闆K跟我聊到巴菲特買IBM,當時巴菲特已經買了100多億美金,K斬釘截鐵地跟我說他這筆一定買錯,他說雲是個很長很棒的賽道,但IBM競爭不過亞馬遜和Google這些人。

我當時嗤之以鼻,覺得媽的巴菲特也敢嘴,我講了很多我覺得巴菲特買IBM的理由:硬體賣給聯想了,只剩toB顧問服務,很穩,而且雲也在成長,又有股息和回購,買價也便宜(PE不到13倍)。

但K只是搖搖頭說:要買亞馬遜和Google。

當時對我這個純價投的學徒來說,很難接受這樣的說法,因為我們一直被灌輸買價很重要,要夠便宜。

幾年後,巴菲特停損了IBM,然後說他後悔沒買亞馬遜和Google…

這次經驗對我是個震撼教育,K這種業內人士,很容易比巴菲特有更深的洞見。

從那之後,我雖然沒有鼓起勇氣追高這些高估值的科技巨頭,但我會避開那些被巨頭攻擊的傳統業者。我也開始理解,巴菲特其實不是神,他真的對高科技太陌生了。

後來波克夏重倉的多家銀行股,我也開始有所警覺,認為是不是有可能被這些Fintech顛覆,K也是回我:20年後銀行的這些金雞母業務,一定會消失一大半。

所以看著波克夏滿手銀行,我開始替巴老擔心。結果巴老在去年谷底的時候,砍掉一堆銀行股…老實說,反應有點晚了。

為什麼波克夏的新經濟投那麼少, Jenny昨天說,會不會是巴菲特老了,想守成,我認為不是,巴菲特一直都說他想幹到120歲,所以絕對不是想休息了,而是這些新經濟的投法,顛覆他以往的概念。

老人家非常害怕賠錢,他一直以來都要求極高勝率,業務確定性要夠,然而,凱利公式教我們,只要是賠率夠好的機會,就算是勝率沒那麼大,你也應該根據凱利公式來決定下注比例。

這些網路科技,在當時或許不一定像現在看的那麼清楚,但只要賽道夠長,倍數夠高,你就必須根據凱利來參與。

我昨天那篇說了那麼多,其實重點只有一個,就是我覺得巴老如果認為自己實在是無法理解年輕人的東西,他應該找年輕人來幫他弄,現在看看波克夏比較成功案例比亞迪,就是李祿推給他的,他自己也說過就跟單。

李嘉誠在這方面就做的不錯,他撥一些資源給年輕人搞新創,結果被他搞到Zoom,印象中去年一度Zoom佔李嘉誠的總資產三分之一,有夠扯,李伯伯搞了一輩子的中國政商關係,買下半個香港和一堆英國,竟然是Zoom這把,救了他近年來低迷的長實和長和控股。

但沒辦法,我覺得巴老就愛自幹,巴老的確絕頂聰明(連天才索普都說巴老是天才,五星吹吹吹),但自幹王在年輕時有拚勁,績效一流,老了拚勁不再,學習能力極降,自幹的習慣就成了缺點。

我給點小小建議,波克夏砍掉一些沒成長或潛在的價值陷阱業務,去矽谷頂尖新創,找Jeff和威宇這樣優秀的年輕人,選10個人,各給50億美金,叫他們天羅地網撒下幾百個機會,找下一個FAANG。20年後,我認為波克夏會很不一樣。

昨天寫那篇,其實我很抖,因為我覺得一定有一堆價投朋友會跟幾年前的我一樣,覺得幹媽的巴菲特是你能嘴的嗎。

再次重申,巴菲特是我的啟蒙老師,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絕不敢對巴老有任何不敬,就像巴老永遠都是在稱讚葛拉漢一樣。

只是活在新時代,如何更適應新的環境,甚至青出於藍,是我們的功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