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克夏省思文

昨天巴菲特最新的信出來,在一片歌功頌德的氣氛下,身為一個巴粉,我來講點大逆不道的話,理性討論。

巴老晚年不肯放權,只給雙T試一點,錯過太多新經濟和創投,我覺得是個很大的失誤。

過去錢卡在IBM、Walmart、WFC、卡夫亨氏、多年套牢,超級傷。

真的是好在有聽接班人的牌,大力買蘋果,不然整體績效慘。

雙T,其實我現在也是有點看不懂,整個新經濟都曝險不足,買GM、有線電視、傳統銀行…感覺也是老派(雖然沒那麼老派,還是有試亞馬遜跟一點點新創),但整體來說,還是不敢追高估值的創新股,喜歡舊式的股息回購穩定成長股。
如果10年前就意識到自己看不懂高科技,但又覺得高科技重要,用心找磊哥或祿哥等級的,且有關注創新領域的來弄,應該是不難?

不然市值被一個個年輕企業超過,有點哀傷,如果10年前在他們還小的時候就卡個位,現在波克夏市值不敢想。(想想Zoom對李嘉誠的貢獻,去年印象中一度佔到李伯伯總財產三分之一,彌補大本營長實長和的低迷)

Google、Fb、亞馬遜都來求過巴菲特買,但巴老都不要,如果如果,當時找個懂的年輕人評估一下,給他都丟一些,現在會有多好,像現在的企鵝一樣。

好啦,對於巴菲特粉來說,講這些聽起來太大逆不道了,但我只是嘗試站在巴老的角度來檢討,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回到10年前,我會怎麼做。

(下圖是我最接近巴老的一次,不到10公尺,當時我感動的說不出話來)

發表迴響